讀《美國第一次講法》,想起很多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2日】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中講到「可能在你前幾世,甚至於十幾世、幾十世中都在為了得這個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為了得這個法掉過頭。修煉中我苦口婆心的勸善、帶你們,是因為我知道歷史上的你們是誰,也知道你們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這樣教你也對不起你自己呀。」

因為每個人的經歷都不同,在這裏我講一講我所了解的一些情況。我基本上是幾乎看不到另外空間的。但是有很多情況在這些年中,都慢慢地了解了一些。有些是在夢中、有些是在定中,很多是靠悟的。因為很多情況都是陸續知道的,因此在這裏我不想詳細講,否則要浪費大家很多時間。

很多人在人間的歷史要追溯起來是比較長的。比如我吧,在中國做過官、在西方當過黑人奴隸(我現在的愛人是當時我的奴隸主吧,一個好奴隸主)、在歐洲做過職業音樂者,等等。

這幾年,我曾經不止一次被關押。每次都是公司出面保我出來的,以至於公安局的人都懷疑我的直接領導也是煉大法的。在這期間,我公司的主要領導換了好幾次。保我的人基本都被升職了(當然他們是不知道原因的)。其實,這些人在歷史上,曾經是一個大家族的,有點類似宋朝著名的「楊家將」那個家族。因為主要的男性都戰死疆場,所以在朝廷中很有地位。但是後來差點被朝廷給治罪,因為我的幫助而免了。所以在這一世,她們就來報答了,都做了官,能夠幫到我,使我屢次平安無事,而且從來沒有扣我的工資(只漲不降)。那個家族的家長,是我現在的一個親人,幫了我們很多呀。

按照舊勢力的觀念,光靠這個還不行,有些罪還要遭。有些大法弟子就是被安排在這時要被迫害死的。但是我們又不能承認這個東西,如何解決呢?那只有在歷史上先遭這些罪,把這些事先過一遍,就像韓信被害、楊六郎被害、岳飛被害那樣。那就是苦!所以我曾經被處死、被害得發瘋。這一世還留有當時的痕跡,修了很長時間才擺平。據說我曾經做過提督,因為給一個人寫信幫他,反而被這個人惡意告到皇帝那裏,說我有反心,儘管後來皇帝醒悟了,但是已經被殺了,家破人亡,妻子瘋了,兒子小,後來變壞了。苦!也過來了!

還有很多故事。

往往有些大法弟子有些方面(在常人看來)有點特別。但是很多是他們為了防止自己到時候走不出那一步,而在內心深處埋下的深深的種子。到時候這個東西就起作用。如果你能夠做好,有些生命會發自內心的讚美你「我的主、我的王」。

這些事情不一定每個人都相信,真的?假的?那你就當故事聽吧。我只是認為,像我這樣的人在常人中是屬於比較聰明、精明的(就好像《岳飛傳》中張保和王橫的對比)。用常人中的邏輯來推理,經常有些修煉中的事情使我困惑。但是我都不管它,所以才能夠走到今天。因為這宇宙太複雜了。希望像我這樣的人,聽聽我的故事。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功成圓滿!否則將來後悔就來不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