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葫蘆島教養院:電棍捅私處 變態獄警觀刑為樂(圖)

——私設刑堂 一號打手成「省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9日】(大紀元記者何清心綜合報導)2003年,一個叫張斌的普通勞教人員在遼寧省葫蘆島教養院被獄警活活毒打致死,隨後教養院有關責任人被告上法庭,中國新聞媒體對此事進行曝光,當時「張斌事件」轟動全國。2003年下半年,原葫蘆島市司法局副局長兼教養院院長王春元,副院長姚闖因此被免職回家。


迫害死多名法輪功學員的遼寧省葫蘆島教養院

  
葫蘆島教養院(電話:0429-3125626)打死普通勞教人員遭媒體曝光後,責任人被免職。但是毒打、虐待法輪功學員卻反而會受獎。據不完全統計,幾年來至少有400多人次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受非人折磨,至少有兩名學員武國良、陳德文被迫害致死。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私設地下刑堂、出動防暴警察集體施暴、變態獄警用電棍捅私處等血腥暴力始終被官方極力掩蓋。
  
教養院第一號打手、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長劉國華(電話:0429-3182979(宅)0429-3110974(辦),手機:13352399697)不但沒有受到任何處罰,反而被評為「省級模範」。
  
據最近消息,2004年的5月,姚彥會、張繼洪、尤月紅、黃力忠、胡寶純等5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獄警暴行,有的絕食時間長達100多天,其中姚彥會、黃力忠多次發生生命危險。

* 地下刑堂上演血腥暴力
  
2003年1月6、7、8連續三天,在葫蘆島市勞教所上演血腥暴力,為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進行了三天三夜的迫害。
  
從1月6日開始,所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帶進專設的地下刑堂。獄警將法輪功學員的衣服剝光,只留內褲,用寬布帶把嘴纏緊的,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電刑、吊銬、用塑料管子,條子和電話線(折三折)抽打、狼牙棒和老虎凳伺候等等,用多達十幾根電棍電擊全身及生殖器,肉皮已經燒焦,地下刑堂滿屋瀰漫著肉皮燒焦的味道。此外還有的法輪功學員還被強行灌了一種不明藥物(片狀)。
  
劉萬立滿臉被電焦糊,一塊好肉也沒有;王忠濤遭用六根電棍電擊,生殖器周圍被電得紅腫,右耳被電破;梁國滿的脖子、臉焦糊得像毀容一樣;裴忠華先後兩次遭電刑,最多用十多根電棍電擊,還被強行灌了兩次藥,每次7片;鄧文興前後被折磨26小時,用遍了各種酷刑,脖子和臉被電得焦糊腫大;張利國被打得心率過速,高血壓180─250;王海青的頭部、腋下、後背、腳底等均遭電擊
  
葫蘆島市鋅廠大學生、30多歲的李廣海,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送去醫院搶救。據醫院人士透露,李廣海送來時已生命垂危,手臂黑紫色,不能吃東西。在醫院約住十天,又被送回教養院繼續迫害。

* 電棍捅私處 變態獄警以觀刑為樂
  
電棍是江氏爪牙折磨法輪功學員時用的最多的刑具。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一些獄警在變態心理的驅使下,把折磨別人、看別人受刑時的痛苦為樂,有時竟用6、7根電棍對付一個學員,像烙餅一樣:電完前面翻過來電後面,連60多歲的老太太和未婚的女孩都不能倖免。
  
高壓電棍碰到人身上,碰一下就是一個水泡或黑點,在電流的作用下,人身上的肌肉會被電得一蹦一蹦的,四肢會不自覺地抽動,即使在電棍停下之後,肌肉仍然會蹦很長時間,施行電刑的房間以至整個走廊都會充滿肉皮燒焦的氣味。那種撕心裂肺的難受,是沒受過電刑的人無論如何想像不到的。
  
獄警變換花樣使用各種刑具,專電人的腳心、腋下等敏感部位,葫蘆島教養院經常用的手段是用電棍電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生殖器,或把電棍插到男學員的肛門和女學員的陰道中。
  
2000年6月,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鋼屯鎮30多歲的趙連新由於堅持煉功,被扔進嚴管室。以劉國華為首,王勝利、張福勝等十多名獄警逼迫趙連新等看攻擊法輪功的錄像,被嚴詞拒絕後,獄警就逐個對他們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
  
趙連新第一個被拽出去,4、5個獄警用腳踩住他的身子,用鞋底狠命抽打耳光,劉國華等用電棍在趙的背後上連電帶捅,趙連新的後背被扎破,鮮血浸透了衣衫;褲子被脫掉,用電棍捅私處,將電棍插入肛門,折磨的死去活來。獄警仍不罷休,用冷水潑在他身上,接著電。致使趙的頭上到處是青紫、瘀血,眼睛腫得連縫都沒有了,慘不忍睹,連認識趙的人都不認識他了。
  
包括趙共六位法輪功學員個個被折磨得遍體鱗傷,折磨後還一個連一個銬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劉國華為首的幾名獄警衝進屋,不由分說又挨個進行血腥迫害,拳打腳踢,揪頭髮往地上撞,電棍電……。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持續4天。

* 調動防暴警察酷刑鎮壓 一號打手成「省模」
  
2001年11月29日教養院一樓25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29日上午,獄警劉國華當眾宣讀他自己編造的假經文,遭到法輪功學員田讚良的嚴厲抵制,午後,劉加文大隊長把田讚良叫出,遭電棍毒打數小時,打得半身不能動,肋骨打折,咳嗽時得叫別人頂住肋骨才能咳出。另一名學員叢國志也被帶出談話。其他學員怕叢國志再遭毒打,強烈抗議要求放回叢國志。
  
葫蘆島教養院上報市委,政法委書記周鳳鳴親自指揮,調動防暴警察,在30日晚將一樓西側號幢的8名學員從被窩中帶走,多人沒有穿鞋和外衣。東側和號幢也有3名學員被強行帶走。
  
由葫蘆島教養院院長坐鎮,所有幹警都到場,動用了30根高壓電棍,對其餘法輪功學員集體施用酷刑。
  
學員李廣海被電擊得臉嚴重變形,回來後沒有人認出他是誰,不能吃飯,只能用吸管進食,在床上臥了20多天;王紅庭被電棍、皮帶抽打超過40分鐘,背出屋開門時,走廊裏都聞到肉皮的燒焦味,第二天遭強行灌食,牙被掰掉一顆連根拔掉;50多歲的王月琪衣服被剝光,後背嚴重受傷,趴著睡覺;錢朋被電棍打了3起,充電兩次,被打時全身潑上水。
  
餘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後,單手扣在床上。
  
在這次迫害中,知道名字的打手有:劉國華,管教科王勝利、張福勝、宋幹事、郭幹事、一大隊的李劍、宋大隊。普教二大隊的楊隊長、王住真、張國柱,生活科的楊科長,及崔小東等二十多人。
  
葫蘆島市教養院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長劉國華,因迫害「有功」並導致兩名法輪功學員死亡,被評為「省級模範」,屢次受到表彰和獎勵。

* 2名學員遭迫害致死
  
1998年南方洪水泛濫成災,遼寧省葫蘆島鋼屯鎮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武國良與妻子杜麗將5000元人民幣捐獻給了災區人民。
  
1999年10月31日,武國良因不放棄信仰被劫持到葫蘆島市教養院,在各種折磨的摧殘下,武國良的身體極度虛弱,到12月被送到醫院時已是危在旦夕。經醫院診斷為肺結核晚期,無法醫治。葫蘆島市教養院為推卸責任給武辦理了保外就醫,武國良由家屬接回後僅10餘天即死亡,終年35歲。他的妻子杜麗曾被劫持到馬三家勞教三年,現況不詳。
  
陳德文,男,57歲,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葛家鄉陳村人。2001年3月1日,葫蘆島市教養院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長劉國華、獄警王勝利、張幹事、郭幹事等人,將包括陳德文在內的四名法輪功學員手腳銬在床上,灌鹽水,獄醫王大柱在灌食稀釋時放了一袋一斤的食鹽。10天後,陳德文被抬往醫院,死在醫院。隨後獄警作假證說是死於心臟病。


陳德文在葫蘆島市教養院被迫害致死

* 妻子慘死馬三家 丈夫葫蘆島受折磨
  
胡寶純,48歲,遼寧省葫蘆島市楊家杖子經濟開發區人。他的妻子劉麗雲因堅持修煉和講真象於2001年12月6日被判刑4年,送至遼寧省女子監獄,2002年7月23日死於監獄,監獄強行將屍體火化,胡寶純連妻子屍首都沒見到。據知情人說劉是被獄警打死。
  
胡寶純本人三次被勞教,現仍關押於葫蘆島教養院,遭殘酷折磨。胡寶純在看守所絕食抗議,身體十分虛弱。獄警魏國中、劉俊科、獄醫陳某等人打他的耳光,上老虎凳、雙手背銬,並命令死刑犯折磨他。死刑犯捏胡寶純的睪丸,胡寶純痛得死去活來。灌食時,獄警把胡寶純銬在鐵椅子上,用鐵絲扣住他的手腳、用鉗子撬開嘴、再把鉗子塞到他的嘴裏亂捅、胡寶純的嘴和喉嚨都被捅破了。
  
胡寶純68歲的母親受不了接二連三的打擊,一下患上了腦血栓、高血壓、小腦萎縮、半身不遂等多種疾病,生活已經不能自理了、神智也不太清楚了。她靠著她自己微薄的退休金和胡寶純年僅20歲的兒子相依為命。

* 善惡有報
  
王勝利,原教養院管理科科長,無數次電擊、毒打法輪功學員。王勝利後來調到專管法輪功的大隊當教導員,身體惡化,患嚴重肝炎,住院動了手術。
  
張福勝,原教養院管理科幹事,人稱「教養院第一大狠人」,因迫害法輪功有功升為管理科副科長,2003年張福勝因貪污受賄,被開除警籍,免去公職。
  
郭愛民,教養院管理科幹事,多次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據傳郭與其未滿10歲的兒子均得了大病,遭開刀手術。
  
吳樹山,教養院副政委,曾縱容屬下迫害法輪功學員。約2000年末,吳患腦血栓臥病在床,此後再沒來上班。
  
徐國良,葫蘆島教養院二大隊中隊長。2003年初毆打法輪功學員,幾天後出工時一個鐵渣炸進了他的頸動脈,葫蘆島和瀋陽醫院都沒治好,最後去北京治療時瘀血已經快淤到胸腔了,差點兒喪命。從那以後,徐國良不打人、罵人了,對別人也比以前客氣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