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蘆島勞教院惡警暴行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2日】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非法關押過數百名來自葫蘆島地區男法輪功學員,有的一年,有的兩年,更多的則是三年,還有超期關押的。特別是在初期,說是上邊有精神(原葫蘆島政法委書記周鳳明曾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講過),到期的如果不洗腦,就給加期;如果加期又到期了,還不洗腦,就送往當地派出所,再勞教,如此反覆迫害。就這個問題,法輪功學員在抗議非法關押的同時,曾多次與勞教院警察交涉,其中有警察表示:「不僅你們接受不了,就連我都理解不了。」還有許多讓人難以理解的呢。比如在初期,法輪功學員被勞教的理由,填寫的全是「法輪功」。後來上邊來令了,全部讓改成「擾亂公共秩序」,完全是誣蔑陷害。

勞教院為了追求所謂的「轉化率」,從院長至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惡事幹絕。下面僅舉幾例。

2000年5月30日上午9時,勞教院管教科的惡警張福勝,讓南票區大法弟子張璇讀誹謗大法的書,遭到張璇的拒絕。張福勝惱羞成怒、拳腳相加,將張璇打得鼻口出血。張福勝打完後去洗手,為了出氣就把洗手水全部潑到張璇身上。接下來惡警又讓大法弟子王茁、姚彥會、蘇洪濤去讀,同樣遭到三人的拒絕。張福勝氣急敗壞,強迫他們四人跪拖布把兒(把拖布把兒放在地上,膝蓋跪在上面,難受程度可想而知),並指使六、七個犯人看著,這些犯人也時不時地拳打腳踢。四名法輪功學員這一天被整整迫害了12小時。

5月31日,犯人王濤、劉亮等用木板、拖布、鞋等毒打大法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王茁前胸、後背變為黑紫色,雙臂、雙手失去知覺,雙膝麻木。下午3時,犯人王濤等暴徒將姚彥會毒打至昏死。惡警還以為姚在裝死,就用電棍電,一看沒有反應,這才將姚送往醫院。

2000年11月29日晚,副院長姚闖在食堂二樓坐陣指揮,管教科的王勝利、張福勝、佟利勇等氣勢洶洶,床上擺滿了大小電棍,對大法學員郭俊偉、於英楠、梁國滿、龐明遠、陳立權、王承德等進行長時間的毒打與電擊,目的就是想強迫他們轉化。梁國滿在三天之內被毒打與電擊多次,全身到處傷痕累累,其中陰部被電擊紅腫,導致小便異常困難。於英楠三天之內被毒打與電擊六次,用鞋底使勁抽嘴巴,將衣服扒光,用電棍電擊身體各處,其中陰部被電擊兩次,疼痛難忍。而此時在一旁指揮的姚闖則大聲叫喊:「今天你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就是)轉化也得加期一年。」

葫蘆島勞教院惡警們在電擊法輪功學員的時候,經常是往他們身上先潑水,然後數根電棍同時電。等到惡警打累了,晚上就把學員們銬在一起,睡在冰涼的水泥地上。

2003年1月6、7、8日,葫蘆島市勞教院突然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輪的血腥迫害。鄧文興被張福勝等惡警用4-5根電棍同時猛電,並毒打。鄧頸部被電出很大的水泡,面部腫得很高、變形,幾乎認不出來了。鄧文興被折磨長達24小時之久,其間惡警一直不許他睡覺。

1月6日晚,劉萬利被惡警用2、3根電棍電擊。電過後,劉的臉部、頸部腫得很高,渾身多次受傷。由於劉在被毒打與電擊期間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把電棍強行塞到劉的嘴裏,致使他牙齒鬆動,嘴裏腫爛。

1月7日,大法弟子裴忠華遭到張福勝、宋中天等惡警的迫害。惡警強行給裴灌了幾粒藥,然後用數根電棍電擊、毒打折磨數小時之久,又對其強行灌了藥。灌完後,惡警張福勝咬牙切齒地說:「我非把你灌迷糊了。」接著又毒打、電擊裴忠華2個多小時,其間還使用過木板、膠皮棒等刑具。裴被打得小便紅腫,遍體鱗傷。

葫蘆島鋅廠的李廣海,大學畢業,30多歲,當時被惡警折磨得奄奄一息,送去市醫院搶救。據醫院人士透露:李被送來時已經生命垂危,手臂變成黑紫色,不能吃東西,心臟受損,渾身無力,在醫院大約住了10天,然後又被遣送回教養院。

以上列舉的只是受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葫蘆島市勞教院的酷刑遠遠不止這些,江××集團就是這樣不計後果、慘無人道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人的惡毒迫害,與它們所宣稱的甚麼「春風化雨」、「感化」、「挽救」之類的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希望善良的人們不要被江××集團的謊言所欺騙。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貼標語等行為,是在揭露迫害的邪惡,呼籲有正義的人關注,而不是參與政治。任何有正義與良知的人、團體都會支持善良制止這場針對「真善忍「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