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學員的差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4日】有一位老學員,他曾參加過師父的講法班,在迫害開始之前,他用學一年半左右的時間,把《轉法輪》這部法背得如流水一般,非常熟煉。在勞教所時我們在一起,在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和邪悟最瘋狂的日子裏,只要有機會,我們就請他為我們背法,那真是指哪背哪,而且基本上沒有漏掉字句的地方,我為他而稱奇。正是由於這些老學員在當時惡劣的環境下所發揮的正面作用,才使得我們一批同修在高壓面前沒有邪悟,也使得很多邪悟了的同修清醒過來。

我98年得法,悟性不高,99年初才出來煉功,步入實修。接著就是「4.25」、「7.20」、上訪和勞教,出來後被迫流離失所,投入正法洪流。細想起來,其實根本就沒有像老學員那樣,有一個紮實學法、煉功、集體熔煉和精進實修的過程,「7.20」後,師父把我們推到了位,而不是修到了位,也正是由於「基本功」的問題,才停留在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性認識上,才在兩年勞教期滿的最後時刻害怕加期,放不下根本執著,違心的妥協了,記得當時也是這位老學員在嚴酷的環境下悄聲對我說了一句:「一念之差呀!」……。這就是差距。

師父為我們講過和四五個大道思想聯在一起時的那種感受這一段法,那種「靜」的狀態,完全是「空」的,是「無為」的,非一日之功能達到那種程度的,用人的語言也無法說明。我們有很多老學員是修得非常紮實的,長年的學法修心性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無論環境怎麼變化,對師父、對大法堅信的這個根本問題解決的很好,反映在平時的學法、煉功、發正念、講清真象的過程中,反映在平時的言談舉動處理事務中,都是修煉人的那種特有的狀態,「心性多高功多高」「這個人功有多高,一眼就看到他的功柱有多高」(《轉法輪》)。沒有長期的、踏踏實實的實修過程是達不到的,那種慈悲和祥和、那種「純」和「靜」,那種心性和狀態是長期紮實地修出來的,裝是無法裝出來的。

我周圍有幾位這樣的老學員同修,都在政府部門工作,有的還身居要職,迫害之前就是煉功點上學法煉功的帶頭人,迫害發生後到現在,一直長年不懈堅持講清真象,周圍的環境幾年來被他(她)們正的很好,當地政府官員、610頭目換了一批又一批,他(她)們講了一批又一批,同時,他(她)們身體力行,理智、智慧和慈悲地講真象,處處體現了法輪大法修煉人正的形像,使得很多眾生不但明白了真象,有的還走上了修煉道路。當地的正法環境也相對寬鬆,從沒有辦過甚麼班的,就連目前的610主要官員明白了真象後對我們的同修說:「你們真正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而相鄰的市區情況就截然不同。

不僅如此,這些老學員還長期支持其他大法的工作,由於修得紮實,幾年來一直正念正行,所以也從末遭受過常人式的那些迫害,可是按常人理他(她)們應該是迫害的重點。這裏不是說老學員就修得很完美了,沒有一點執著了,他(她)們也還存在問題,就是那位背法很熟悉的老學員也是一樣,只是在我現在看來,他(她)們的「神體特徵」越來越明顯了。

和老學員的最大差距就是在學法上的差距。至少讀《轉法輪》的遍數就沒有老學員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是一個長年累月不懈的積累,也是一個由人體向神體轉化程度的過程,沒有捷徑可走。前一段時間,我在一次正法活動中受挫,師父又一次慈悲地保護了我,才免於魔難,之後我反覆悟道,痛定思過,在同修的幫助下才深深的明白了,其實就是法學的不紮實,修煉基礎差。

為了彌補這個「先天不足」,縮小與老學員的差距,儘快的提高上來,我選擇了背法這種學法方式,以前也背過幾次但最後都放棄了,究其原因還是被自己給障礙住了,甚麼年齡偏大、記憶力不好、文化程度不高、沒有時間等等,其實都是干擾。真正地把這些心放下的時候,橫下一條心背法時情景就不一樣了,「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師父會為我們重新安排,常人中的那些因素根本就不起作用。

貴在堅持。剛開始背法時的阻力是很大的,除發正念清除外還要找到適合自己特徵的一個背法的方法,才能更好地提高背法的效率。比如我是每一個自然段反覆通讀十數遍,然後再把每一句法的頭一個字和標點句號寫下來再反覆讀背,直至背下來再進入下一自然段,背完一節後再把這一節連起來背幾遍就基本上行了。背第一遍時可能有漏掉字句或背了後面忘了前面的現象,這是正常的,因為還有第二遍、第三遍…直到完全背下來。這種「笨」辦法對我還行,習慣了之後進度也不慢,我現在已背到第五講了。寫出來對中老年有心背法的同修可能有借鑑。其實,《轉法輪》我們已經讀學了幾十遍了、上百遍了、幾百遍了,已經非常熟悉了,為甚麼不更上一層樓,把這部宇宙大法背記下來呢?我曾問過上面提到的那位背法的老學員:你怎麼背得如此熟悉得不可思議?他當時回答道:進入到書(法)裏面去了,順著書(法)裏面的法理、老師講法時的神態和語氣就能背下來。這還是2000年底的事。

讀法和背法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背法也不是目地,是學法深入的一種方式,也適應現在的正法形勢,真正的同化大法才是目地。這方面的交流體會文章網上很多,有一位同修這樣講過,如果正法有結束的那一天(當然是肯定的),那麼我們的學法、修煉是不是同樣有結束的那一天呢?很有道理,而且這一天我們都知道不遠了,是到了深入背法的時候了。其實在我周圍的同修中,都基本上在背法了,有的同修已背了很多遍數了,寫出了很多很好的體會文章。大家都明白,只有紮紮實實地學好法、同化大法,才能夠更好地完成救度眾生的重任。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再一次為我們慈悲指出:「…要學法、學法、學法、學法呀!」,對我們大陸的每一位弟子都是有很深觸動的,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學好法是至關重要的,是做好一切正法工作的基礎,「法煉人」的功法一切功、一切狀態都來自於法中。

有時我在想:師父安排我們得法較晚的弟子做一些正法的事情,並不是我們有多麼大的能力,而是師父要我們在做正法事情的過程中不斷發現自己的問題、找出自己的執著,在摔打中有所悟道,儘快地提高上來,縮小與老學員的差距,達到正悟正覺的標準。否則,師父揮手之間正法即可完成。我們可真的是不能再拿師父的慈悲不當回事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