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學法才能不受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7日】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解法時,有個學員問:學法經常有電話來……,師父說:「我想學法就是學法,誰也不能干擾,因為你修不好,你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威德。」我認為學法干擾有多種原因,一是海外大法弟子大法工作太忙了。例如明慧這片園地就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與人力、物質等,在此我們表示感謝。再一個我覺得就是學法不夠。

我在95年夏天得法後,到99年7.20之前,就按師父的要求把《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洪吟》、《精進要旨》四本書及《法輪大法義解》一半和其它經書的很多篇、段全背下來了,7.20以後更是把師父所有的正法經文如《北美巡迴講法》等全部背下來了,無論師父的講法有多長,無論師父的經文有多難,只要一請到,我都是毫不猶豫地背下來。

記得7.20剛剛迫害的時候,就是因為我會背《轉法輪》,邪惡之徒把我從單位強行送到學習班(洗腦班),當時邪惡最猖狂的時候,把我們每人關一間房,不許說話,不許唱歌等,別說家人接見、換洗衣服,連房間都不能出。一天24小時關禁閉,近半年的暗無天日的關押,我承受到了極限,真的覺得人要崩潰了。那時是思想業及各種執著往上翻得最厲害的時候,再加上每天挨打挨罵,還要承受失去自由的痛苦,有一天我覺得自己要瘋了,在這種情況下,我一邊背法,一邊對自己說:冷靜。同時對迫害我的敗物(那時只知道叫思想業)說:「我是真、善、忍構成的,我的每一個細胞都是真、善、忍,我決不瘋,然後反覆默念真、善、忍。就這樣闖過了那艱難的一天和以後度秒如年的日子。在以後的多次非法關押中,邪惡之徒總要問我:還背不背《轉法輪》。我後來對同修說:「我的生命真的是法構成的,離開法一秒都不行。」

國內同修都能體會到法的重要,因為在邪惡的環境中,不能把法記在腦子裏根本修不成。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學員們曾把法寫在牆上、紙上等,智慧的同修更是把經文等寫在布上或軟紙上縫在衣服裏送進勞教所等地,後來邪惡的勞教所怕法傳進去,把所有家屬送來的衣服,無論棉襖等全部用水長時間浸泡,棉絮也是從頭捏到尾或斷開,可見邪惡多麼怕修煉人學法。所以有人說把法記在腦子裏最安全。

我學法的時候,只要一靜下來,我覺得我的空間場很安靜,現在看來是我學法時心靜,外面的干擾影響不了我。釋迦牟尼佛在迦葉用火龍毒害他時,他不是說:「我內心清靜,終不為它外毒所害。」我有時候心很躁,或很累,思想業干擾的時候我就想師父的法:「靜下心來學」(《猛擊一掌》),真的能靜下來,走神的時候,我總想師父說的:「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轉法輪》)我就把新背的法背一遍,從家到單位也有一段時間,我也是把會背的背一遍,晚上睡覺時,把白天背的法再背一遍,無論走路、坐車、騎車、做家務都在背書(因人而異),工作空閒時候也是背法,不會的或覺得有錯的再對照書糾正,時間長了,影響學法的因素基本消除了。目前雖然講真象、發正念時間很緊,我也能像以前一樣的學法。我的家人不修,有時候講真象或發正念有干擾,但學法基本不受影響。當然以前有的學員介紹把所有的事幹完再學法,我覺得也很好。但我覺得真正不受干擾地學法還是像師父說的:「靜心學法」。

我為甚麼學法以背為主呢,記得師父早期講法時說過:「人的眼睛好不好使?看東西還走神呢(大概意思),我看書也喜歡走神,而且師父早期多次在《義解》等場合要求學員背《轉法輪》。我通過這些年的背書,發現背法一點也不影響看書學法。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