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帶給我的福份 迫害帶給我的災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4日】我從小就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在自卑中長大。婚後丈夫有腰腿疼病,每逢春秋兩季都犯病。輕時不能幹活,重時不能下床,四處求醫也去不了根。在心理壓力和勞累下我的身體也拖垮了,全身無力、頭疼、頭暈、睡不著覺,生孩子時得的心口疼也有所加重,靠喝牛奶勉強維持幹活,這對我們家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我的心情越來越煩惱,精神有些恍惚,心裏抱怨丈夫,抱怨自己命苦,看看現實生活,不敢想將來,不知這樣下去甚麼時候是個頭,我想過離婚,可又捨不得孩子,我心裏很矛盾、很苦在煎熬中度日。

1998年7月,是我難忘的日子。我這個不幸的人竟然有幸得到《轉法輪》寶書,這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修煉書。法輪大法要求重心性修煉,遵循宇宙特性「真、善、忍」凡事為他人著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高標準的好人。大法的法理打開了我的心結,我如獲至寶一連看了好幾遍。開始按著法理改掉了不好的行為,去掉了壞的思想,不斷改正缺點,規範自己的言行,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很快,我的所有病在不知不覺中全好了,一身輕鬆,走路幹活渾身是勁,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師父給了我新生,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真是無法言表。大法給修煉者帶來的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與幸福,通過人傳人,心傳心使越來越多的人走上修煉的道路。

可是沒想到江××竟然怕好人多,出於妒忌開始了血腥鎮壓,採用毀書、抓人、勞教、判刑、洗腦、精神迫害、栽贓、誣陷等一系列迫害手段。

1999年7.20,鄉政府的人從地裏把我找回家,叫我看栽贓誣陷大法的電視,逼迫我在它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字,並威脅不簽字就叫公安局來抓人,還拿走了我的大法書。從這開始鄉政府及其他部門有關人員受江氏謊言毒害,對我的人身權利嚴重侵犯,正常生活受到騷擾。對我進行監視,鄉政府多次派人騷擾,時常警告我不能出門。電視上也常誣陷法輪功殺人、自殺、造反等。可我從《轉法輪》中學到的是煉功人不能殺生(不只是人,還包括動物)更不能自殺,殺生後就不能修煉了,從《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和《精進要旨》中學到的是師父一再講修煉法輪大法者要遵守各自國家法規、法律。不能參與政治。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堂堂國家新聞為甚麼造假陷害好人?

我決定依著憲法規定;人人有上訪的權利,也去北京依法上訪,說句公道話。沒想到上訪竟然成了被迫害的理由。原鄉副書記現人大主任楊成等人多次住在村裏對我監管,常找到地裏,動不動就叫我寫保證,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規定出門要打報告。就連我帶著孩子看病,楊成都追到縣醫院。他們非法關押我,勒索我家錢財,欺騙我,把我強行送洗腦班。

2000年10月28日,我去了北京;29日早上,我剛到天安門廣場,一個武警問:「你是哪裏人?煉沒煉法輪功?我說:「煉了,張家口人。」武警用手機叫警車。又過來四、五個人便衣問:「幹甚麼的?」我高喊:「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大法好!」武警說:「你再喊我用腳踹你。」我說:「你踹我,我也喊。」他又說:「我用毛巾把你的嘴堵住。」這時警車開過來,我被抓上警車,車裏已經有兩名大法弟子。到了某派出所,一名大法弟子不報姓名,警察打了她兩個耳光,被叫出去不知去了哪裏,(聽說不報姓名的人都被關起來嚴刑拷打)。我和另一個大法弟子(甘肅人)被關在鐵籠子裏,一個警察說:「你們要煉功就打斷你們的腿。」我和同修坐下來互相問著對方的情況,這時來了七、八個人,其中一個問:「你們還是不是中國人?」我說:「我們是堂堂正正的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好人。」他又惡狠狠的說:「像你們這樣的該槍斃。」

過了一會兒,張家口住北京辦事處來人接我,把我關在車的後倉裏,到了辦事處,一個滿臉橫肉的人打開車門一看我打著坐,手結著印,惡狠狠的說:「在車裏還煉,一刀挑了你了。」我說:「拉到大街上去挑,叫人們都看一看你們怎樣對待好人的。」

下午,縣公安局長石進軍、女警王利平、鄉派出所所長田××來接我,我一下樓底王利平就問:「你和誰來的?」我說:「我一個人來的。」她不信,還說我胡說,一個耳光打的我撞在牆上,然後更加兇狠的打我的臉,並狠狠的用手銬把我銬上回到縣公安局。她搜我身時讓我脫光衣服,收走100元錢和身份證(至今沒給)。審訊時,張貴銷曾經兩次不讓我穿鞋和上衣,說要凍一凍我。在看守所石進軍、張貴銷逼迫我寫保證,不寫就送勞教。在看守所關了18天,並罰款5500元才放我回家。

2001年快中秋節的時候,原鄉副鄉長李××(現石窯子鄉長)等一夥人,又一次到我家,強迫我到洗腦班,我說:「我不去,我沒錯。」李××騙我說:「前幾天辦了好幾班了,你們農活忙,鄉里一直給頂著沒讓你去,這次也是沒辦法上面點的名要你去。」打電話鄉書記於有斌也是同樣的說法,就這樣把我從家人面前用騙術綁架到縣黨校辦的洗腦班。到了那裏,610的高××和劉××分別問我「你咋又來了,我們想也沒想有你,公安局都給打包票說你沒事,可你們鄉報上來說你更厲害了。」

一個星期後石進軍又問同樣的問題,在洗腦班鐵門鐵窗鎖著,兩個人一班日夜跟著看著,我又被迫害了13天,期間「610」辦公室主任劉海斌、張建海、高××、劉××等一夥人又逼我放棄修煉,不配合他們,張建海說:「你不轉化再送你進看守所,還不轉化就判刑。」

在迫害下使我們本不富裕的家庭負債累累,給家人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傷害,我的丈夫在我兩次被關押的日子裏,整天失魂落魄的,每天都向我回家的方向望,孩子沒人管,連親戚們都不能安寧。

邪惡之徒不說這一切都是江××血腥鎮壓造成的,反過來說是我們煉法輪功自找的,我們做好人錯了嗎?不法官員和惡警迫害好人難道是對的?這不都顛倒了嗎?為了自己升官、保飯碗,讓別人遭難就心安理得了嗎?想一想於心何忍啊!

善良的人啊!我以親身經歷真誠相告,請好好看看聽聽誰在救人,誰在迫害好人,不要再被謊言欺騙啦,清醒過來吧!再一次真心相告,請記住「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一念會給你和家人帶來福報的。同時奉勸那些迫害大法學員的人,為了你們能有未來,快住手吧,自古邪不壓正。看看全世界已有多個國家在起訴江××等人 ,支持全球公審江澤民的呼聲越來越高,它害死那麼多善良的民眾,天地難容。不要做了江氏的陪葬品,現實中已經有那麼多人由於迫害大法而遭報,禍到臨頭就晚了。大法學員為了你們的生命著想,才一次次冒著生命危險慈悲告誡,好好想一想吧,真切盼望你們醒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