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張家口市公務員王曉明五年來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9日】她叫王曉明,在河北省張家口市人大工作,國家公務員。曉明修煉大法前曾經是一位身患乳腺癌的晚期患者。1988年她得了乳腺癌。手術後,為了治病,她練過多種氣功,結果癌細胞又轉移到左側,1992年第二次手術後用盡各種中、西抗癌藥,採用化療等醫療手段,無情的癌細胞還是擴散到淋巴,從而被醫院宣判死刑。當時她極其痛苦,度日如年,幾乎想死。

1994年底,經一位朋友介紹幸得大法。得法後,她嚴格按照大法要求做,堅持實修,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工作認真負責,遇事先考慮別人。結果沒打針、沒吃藥,沒多久乳腺癌徹底好了。連醫院都覺得太神奇了,不可思議。

面對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政治流氓集團鎮壓,曉明堅信大法不動搖,而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和折磨。從曉明五年來所遭受的被迫害的部份事實中,足以證明江澤民及追隨者們迫害大法弟子罪惡累累,罄竹難書,理應受到正義審判。請看事實。

王曉明1999年「4.25和平上訪」凌晨3點回來,剛到家門口,就被她們單位的保衛帶到辦公樓,隨後有關人員對她非法審訊,長達6個小時,直到上午9時才結束。從此以後她家的電話被監控起來。

1999年「7.20」凌晨4點左右,橋東公安分局副局長王洪信、刑警大隊隊長喬玉寬等8、9個人身著便裝,無任何證件、無視國法,強行非法闖入王曉明家中,7、8個男警察蜂擁而上,有的掐她脖子往地上按;有的按她的頭,反背扭她的兩隻胳膊。曉明當時只穿著背心、褲衩,在她強烈正義的要求下,他們才允許她穿上衣服、鞋,這些人隨後非法的「地毯式」的抄了她的家。大法書籍、資料、錄音帶、錄像帶全部抄走,連全家照片、手機、錄音機等物也被抄走。這次他們動用3輛警車,把曉明從家中非法秘密綁架並關押。臨走時,王洪信還威脅門衛說:「誰把消息透漏出去就逮捕誰。」這就是1999年7.20駭人聽聞的全國統一時間對法輪功輔導站成員的非法抓捕。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經常坐老虎凳和被審訊,每次長達14個小時,有時甚至15、16個小時。後來叫她取保候審。她不配合,並告訴他們:「我沒有罪,取保候審我不走,你們怎麼把我抓來的,怎麼把我放回去!」直到8月24日,曉明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1999年8月下旬,市委、市政府、610辦、市政法委、市委宣傳部、電視台等謊稱找原輔導站成員談話,把王曉明及市直單位的大法弟子騙去,然後叫每個人表態並錄像。曉明不配合。結果電視台播放時沒有她的聲音,只有解說員胡編亂造的誣蔑大法之詞。

從1999年到2000年12月間,王曉明家的電話經常被騷擾。市委、市政府、610辦、市政法委、橋東公安分局、五一路派出所、街道辦事處等單位,經常打電話騷擾,甚至深更半夜還不間斷的打電話騷擾。嚴重干擾家庭的正常生活、休息,給孩子造成很大精神負擔。

2000年12月24日,王曉明進京上訪。國家信訪局的大牌子早已摘掉,而淪為名副其實的抓捕大法弟子的公安局。曉明只好到天安門證實法,而被便衣非法綁架,遭到1年另3個月的超期非法關押和非人的虐待。

看守所副所長孫貴佔對王曉明大打出手,並給她戴背銬(兩隻胳膊反銬在背後)、腳鐐。按他們的規定,只有死刑犯才戴背銬、腳鐐。當時和曉明一起被戴背銬、腳鐐的還有大法弟子王秀,另文敘述。當他們要求解開背銬時,孫不但不給解開,反而變本加厲,毫無人性的用電棍電打,用腳踢。打累了,就用一隻腳使勁踩在王曉明頭上,用電棍戳她說「對你們就得這樣」,孫直到這種姿勢打累了才肯罷休,嘴裏還不停的罵不堪入耳的髒話。同時指使犯人打王曉明,反過來卻說王曉明跟犯人打架,而加重對曉明的迫害,沒有一點人性。

2001年5、6月間,市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政保大隊副大隊長孟××等5、6個人到拘留所叫王曉明表態,告訴她「煉就判刑,不煉就放回家。」曉明毫不動搖,並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

2001年10月,王曉明絕食抗議迫害。拘留所長崔衛東指使獄醫劉×、指導員郭××及幾個彪形犯人強行野蠻給她灌食,將她的鼻側骨、右眼邊骨損傷,整個臉疼得不能摸。

2002年3月20日,王曉明在被非法超期關押1年另3個月後又被張家口市橋東法院非法判刑3年,市中級法院否定曉明的上訴而維持原判。日後,張家口日報、張家口電視台連續報導中卻不敢提王曉明的工作單位及身份,以此來矇蔽世人。

2002年6月14日,曉明被送往承德監獄。由於她身體狀況不好,承德監獄不收。隨去的獄醫劉x宴請承德監獄的人後,才收下。而被送的4名大法弟子一天沒吃飯他卻不管。3天後王曉明又被轉到保定滿城監獄(太行監獄)。

這座監獄是全國因鎮壓法輪功而聞名的先進監獄之一。它們對大法弟子採用:坐飛機、罰站、搧嘴巴、圍攻,不讓睡覺、不讓洗漱、不讓換衣服、不讓交談、不讓上廁所和關小號、「包夾」(就是利用吸毒、販毒、黑社會頭子、賣淫等犯人長期對大法弟子24小時監管),他們就像對精神病人一樣,對大法弟子隨意打罵,誰打得狠,給誰減刑。

王曉明除了遭受到上述迫害外,還經常被關小號。關在不足4平米的小間,沒有窗戶,門上的小窗戶還被堵死,一點氣不透,由「包夾」監管。「包夾」可以輪流到外面透氣,大法弟子不能。曉明在這樣的小號內,連續70天遭圍攻、謾罵、罰站,每天2、3小時睡眠,不讓上廁所,三伏天不讓洗漱、換衣服後,又連續5天5夜不讓睡覺,身體極度虛弱。但是,她時刻想到自己是主佛弟子,我站著進來就得站著出去。邪惡想叫我死,你們說了不算數,我們師父說了才算,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

王曉明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正念,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