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張佰成在2002年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31日】我家住在吉林省梅河口市紅梅鎮一井,父親張佰成,離開我們已經整整兩年了,我時常想起父親便淚水漣漣。父親生前是一位工作認真、踏實、任勞任怨的老人,他的身體一直非常健康,也是我們的好爸爸。

1997年7月父親幸遇《轉法輪》一書,看後愛不釋手。我回家時,他迫不及待地向我推薦,我在半信半疑中翻開此書,果然我也被書中的法理所折服,我們都覺得這是我們今生所要找的,從此我們父女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同時也給家人帶來了福音。

99年7月江××出於個人的妒嫉,開始公開非法鎮壓法輪功,甚麼不好的東西都往法輪功身上推,先前的政府褒獎,電視讚揚都不見了。我對著媒體的造謠發呆,這是怎麼啦!毛主席說過「只有吃過梨子的人才知道梨子的滋味」。我是法輪功的實踐者,我親身受益了。法輪功教人先他後我,處處為他人著想,遇事向內找自己,提高人的道德,淨化人的心靈,健康人的身體。法輪功一切活動公開,免費教功。

如果連人民實踐「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都給剝奪了,那人們還能信仰甚麼?社會將走向何方?

做為一個有良知的人,我有義務向政府澄清事實。遵照憲法賦予公民的信訪權,我開始向政府、民眾講清法輪功的事實真象,澄清媒體的不實報導。文革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扣上了「證據確鑿」的十大罪狀沒有一條是真的。當時多少人能問心無愧,堅持了真理,說了真話,在少數人的操縱下國家動盪十年,而造成的傷害何止十年。向政府,向人民講清法輪功的事實真象,還民眾的知情權,成了我的心願。

我在2001年12月進京上訪,被勞教一年,父親因貼法輪功真象傳單在2001年12月被勞教一年。我在2001年12月回家,意外發現父親早我10天回家了,原來他已被折磨的慘不忍睹!在人間地獄裏,父親飽受了身體,精神的嚴重摧殘。原本身體健康的父親渾身長滿了疥瘡。疼得走路連腰都直不起來,腿上的肉已腐爛,露出白色的骨頭。就這樣的身體在勞教所裏每天還要上下樓勞動,並且天天逼迫放棄法輪功,父親再也承受不住沒人性的迫害,病倒了。回家後兩個月即2002年2月19日正月初八早上5點多離開人世,剛剛66歲。

回家期間父親一直臥病在床,可勞教所會同公安局還來迫害,並強行收取400元「看望錢」。可憐的父親就這樣經過公安局、看守所、勞教所的迫害僅半年就被奪走了寶貴的生命。

父親離開後我和母親沒有生活來源,為了生活,我外出打工。可迫害又落到母親和妹妹身上。公安局的人見不到我,就三番五次逼問母親。有一次讓我母親在保證書上簽字,母親不從,便強行拽我母親的手按手印。後來一次竟然對老人怒吼:「再找不到你的女兒,就把你抓走,天天審訊你。」同時動起手來,可憐的63歲老人嚇得心臟病發作。見狀惡警自語:「我們再來幾次老太太就交待了(死了)。」

我與父親修煉法輪功,只說了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遭到如此迫害。並且惡警竟對毫不相干的親屬下毒手,誰正誰邪一目了然。

善良的朋友,時間是公正的歷史會記住這一切的。善惡終有報,迫害正信,迫害良知的人將下無生之門,必在天懲之中。善良的人們請在這艱難曲折的歷史時期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會帶給你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