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燕山夜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4日】標題之所以加一個新字,是想區別於五十年前馬南邨那個「燕山夜話」。他們是品著熱茶,三個人一起談,而我是晚上突然驚醒,冷嗖嗖的起來一個人自己對自己說,半個世紀過去了,時過境也不同,仍以此四個字做題,真是別有一番苦味在心頭……

中國大陸,北方某市──重災區。這個災可不是中央官方媒體所咬定的那個甚麼甚麼災,而是指真正來自大自然的一種災害、雪災。

2003年11月5日夜晚,「電閃雷鳴」不是下大雨,而是「電閃雷鳴」下大雪,紛紛揚揚,鋪天蓋地,整整下了一夜。所有沒骨氣的樹木,都被壓倒在地,壓趴下了,粗壯樹枝乾脆壓斷,細枝壓彎後從此再也抬不起頭來……街道,庭院,橫躺豎臥,人、車不能通行,景觀不成其景觀。以往那雪後的新鮮感,山川河流的壯美,在人們心目中蕩然無存。我沒見一個人走上街頭拍照,即使那最浪漫的青年人也如此。因為這景象給人以江河破碎之感,沒有蘊涵,連個悲壯都沒有,只有淒慘。誰願意給自己的一生留下這麼沉甸甸的記憶呢──啊!這才是一曲真正的「燕趙悲歌」。

面對對此情此景,百歲老人說,他此生從未見到過這等景象,使人產生的是悲哀、感傷。連那自稱不迷信的人也百思其解,不知道在中國這塊古老的土地上,這究竟意味著、預示著甚麼?

這時,有一位專門觀察法輪功與天象變化間關係的人站了出來。他說,自1999年4月25日至今,當局每次打壓升級過後,肯定會有一、兩件大事在中國或世界上發生,有時是「天」方面的,有時是「人」方面的。某些當權者說哪地方法輪功多,頑強不屈,是重災區,那麼好吧,天象就真的給他演化一個重災區出來,讓人警醒,讓人沉思。

就這場雪災本身來說,它不僅具有突發性質,還具有反常的特點。在人們甜甜的睡夢中它悄悄降臨,人們不會感受到一絲痛楚,而是過後讓人們在心靈深處,去體味它那無邊的苦澀與悲情。要不為甚麼第二天一早,見到那幅圖景,有人仰天長嘯,想喊想哭呢?!

整整四個月過去了,在中國大陸,尤其北方,還有同胞也像我這樣,因這災情而鬧的徹夜失眠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