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牙克石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實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7日】

  • 內蒙古牙克石市「法制學習班」是罪惡的洗腦班

  • 內蒙古牙克石市「法制學習班」迫害劉雲華的事實

  • 內蒙古牙克石市610不法之徒剝奪法輪功學員謀生權利

  • 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 內蒙古牙克石市「法制學習班」是罪惡的洗腦班

    2002年11月4日,正當中央即將召開十六大之際,內蒙古牙克石市堅持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遭到綁架。主謀策劃實施綁架的有關人員有市委副書記呂鐵志,政法委書記謝文忠,610辦公室主任袁紹剛、副主任張清林,教育局的教師610辦公室的幫兇董權,公安局國保大隊的李群、李月忠、張士亮等人。

    當天晚上7點,秘密抓捕、綁架劫持行動開始。這些大法弟子,有的還在單位上班,有的正在家中做飯,同時被劫持到位於東二道街的電力賓館,被非法關押入所謂的「法制學習班」,其實就是罪惡的「洗腦班」。

    被非法綁架劫持的大法弟子有第一中學的教師格日樂、市委體改辦的裴新民、百貨大樓的周淑華、環衛局的劉明英、蔬菜公司退休職工劉桂榮、居住在第一辦事處的張麗香、王秀傑、第二辦事處的張麗梅、第五辦事處的金鳳雲、圖裏河的李豔玲。

    參與迫害這些大法弟子的人員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在單位施壓,在各單位財政都十分緊張的情況下,為了自己的「烏紗帽」,不敢違抗上級命令,迫於無奈夥同他們把自己的職工送洗腦班,並拿出5000元錢做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及單位陪教人員的住宿伙食費用。

    在洗腦班裏,每個房間三個人由公安局的一名公安幹警,一名大法弟子所在單位的幫教人員共同看管一名大法弟子,吃飯、睡覺、上廁所他們都跟著,寸步不離,不允許大法弟子之間交談,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他們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的錄像片,市委宣傳部的李保成上誹謗大法的課,610辦公室的幫兇董權極力討好上司和610辦公室的人,極力誹謗法輪大法,強迫大法弟子洗腦,寫「保證書」等等,誹謗大法、說假話騙人。

    這些610不法人員及警察對大法弟子施行暴力、酷刑,以勞教、判刑作威脅。它們的手段卑鄙無恥,強迫大法弟子所在單位出錢,出工作人員陪同洗腦,由警察看管的洗腦班是一個變相的看守所,以洗腦班的名義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其行為已經構成「非法拘禁罪」。不法人員們把大法弟子關在這裏不讓回家,還說大法弟子不要家了、不要親人和孩子等。

    不法人員們為了達到洗腦目的,以各種利益相威脅大法弟子所在單位的領導、陪教人員、和公安人員,挑起他們對大法弟子及大法的仇恨,威脅他們這些人就都得陪著等等,還隨意地給大法弟子扣上「反黨」、「反社會」、「跟共產黨鬥」等大帽子。

    洗腦班,實際上完全是非法拘禁,迫害堅持信仰「真善忍」的無辜好人,強迫其放棄信仰,是對我國憲法所保護的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權利的公然踐踏。這就是所謂「春風化雨」的「法制學習班」的真實內幕。


    內蒙古牙克石市「法制學習班」迫害劉雲華的事實

    內蒙古牙克石林業規劃院職工劉雲華,從前身體不好,特別是96年到97年經常上醫院看病,高血壓,血壓高得心臟也不好,一把一把的吃藥也不好使。後來醫生讓她做全面檢查,這一檢查不要緊,查哪兒哪都有病,肝炎、子宮瘤都來了,花了不少錢也沒治好。有病亂投醫,她又找巫婆給看,說她得的虛病不是實病,讓她供狐黃白柳一大堆,把她苦惱得不行。

    就在她病魔纏身最痛苦的時候,98年4月她聽別人說煉法輪功好,她就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煉上了。她本想以前一把一把的吃藥,從現在開始就少吃了,一點一點地住下減,沒想到,從煉功那天起到現在沒吃過一片藥,身體卻非常的健康,這使她特別的高興,從此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劉雲華修煉後,時時處處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事先考慮別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家庭中,修煉前跟婆婆、小姑子、小叔子也有過矛盾,修煉以後,她從不計較個人得失,都以善化解。現在她對婆婆非常的孝順,她說這都是法輪大法的力量啊!

    劉雲華工作認真,任勞任怨,兢兢業業,領導分配甚麼活她都認真完成,她事事處處都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大家對她的評價非常好。在家裏是個好妻子、在兒子面前是個好媽媽,鄰居之間相處得都非常好,在全院無人不說大雲(劉雲華)好。

    前兩年單位報銷醫療費,按規定一般每年不住院的就可以報300元錢,她從98年至今沒有報過一分錢,丈夫和她同在一個單位,見她自己不去申報,就背著她把連著兩年的藥費給她開出來,準備報銷,她聽說後,直接找到主管這事的人,要回藥費票子撕了。

    有的同事見她這麼做,很不理解,說給錢還不要,真是傻了,丈夫也因此跟她生氣。她卻說,要報只能報96年97年的,從98年煉功以後沒吃過一片藥,自己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說假話,她處處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誠實的好人,對國家對社會對個人都有好處。

    99年7月20日江××突然宣布不讓煉功了。劉雲華想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就不讓煉呢?她怎麼也想不通,她就決定上北京說一句公道話,真心話。沒想到,警察把她們抓起來,戴上手銬子,身上的錢全部被沒收,回本地後還被拘留一個月。

    在2002年4月的一天,她去一位朋友家(這位朋友也是修煉法輪功的),進門還不到五分鐘,建設派出所的警察就趕到了,不由分說,把她用手銬子銬上就帶到林業公安局,銬了24個小時才讓回家。

    更令人氣憤的是2004年3月1日下午劉雲華上班後,院書記郭向中說讓她去幫副書記搬書(院裏新調來個副書記),科室的人去了好幾個,結果把她欺騙到甚麼法制教育班洗腦,兩個人24小時看管,上廁所都看著,強迫她們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片,強迫她寫所謂的「五書」,沒有人權更沒有人身自由。單位被勒索四千元錢,就從她工資裏扣。

    這些惡人採用卑鄙無恥的手段把她騙來,又把她關起來不讓她回家,卻反說她太自私,不管孩子不管家。真是邪惡至極!她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18天,那真象地獄般的難過,沒有人身自由,在邪惡的壓力面前,她幾乎要崩潰,違心的寫了「三書」才放她回來。回來後,她的身體和精神狀態很不好,精神壓力太大了,以前的工作都幹不動了,把她折磨成這樣,真是太殘忍了!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春風化雨」!

    單位的同事見她被迫害成這個樣子,都十分同情,並鼓勵她不要害怕,不要向邪惡低頭。所有知道真象的人都一致譴責郭向中的卑鄙行為。

    善良的世人啊,通過這件事情,這鐵的事實,你一定明白,江××集團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多麼的殘忍。這也證明了宣傳工具所製造的「自焚」、「殺人」、「殺親」等種種謊言只不過是為了加劇迫害製造的藉口,用彌天大謊欺騙世人,製造仇恨。

    今天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向世人講清被迫害的真象,就是為了讓你識破惡毒的謊言和栽贓的把戲,不要上當受騙,不要敵視法輪大法。因為法輪大法是修煉「真善忍」的,是教人向善做好人,是人類通向美好未來的唯一選擇!世界需要「真善忍」!


    內蒙古牙克石市610不法之徒剝奪法輪功學員謀生權利

    內蒙古牙克石市大法弟子李永全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關押,工作單位不讓他上班,後來的工作又不斷受到騷擾,到安徽安慶市弟弟處打工謀生,牙克石市610又通知安慶公安抓捕關押。李永全既無法在本市工作,又不能外出謀生,生活沒有著落。

    1999年12月3日,李永全因去北京向國家有關部門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實際情況,被當地公安帶回當地非法關押,被牙克石市有關人員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主要責任人:市政府領導李寶昌、王國才、政法委葉顯傑、公安局長陳維極、辛樹和、檢察院楊成文、法院吳文志、曲年忠等。

    在被超期關押近5個月後被釋放回家,由於李永全被非法關押近一年半時間,其所在單位大雁醫院,因為他修煉法輪功,不讓他上班。為了謀生存,他決定去弟弟處(安徽省安慶市)打工謀生。2001年9月下旬,「十一」國慶節前幾天去安慶找工作,剛剛到那裏,牙克石市610辦公室的負責人張清林、公安局、新工派出所的負責人就通知安慶的公安部門抓捕關押李永全,理由是「十一」國慶節所謂的敏感日。牙克石市新工派出所去安慶把李永全接回後直接關進看守所,對其非法關押一個月,才放出。

    出獄後,李永全在本地西十一道街中蒙醫院門診牙科工作,新工派出所的警察經常去他的診所騷擾,不得安寧。李永全的父母、哥哥弟弟都住在南方,唯獨他一人在牙克石生活,他的弟弟再次讓他去安慶謀生,李永全向公安局派出所申請去安慶謀生,經公安局派出所同意後,他正準備動身去安慶時,卻再一次被公安局派出所關押進看守所,理由是怕他去北京上訪講真話。這樣他們把李永全關進看守所就放心了。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副所長李一龍,對李永全施以暴行,將李永全打傷,李永全的身體極度虛弱,後來開始吐血。李永全家人因長期得不到他的消息,他的哥哥千里迢迢來到牙克石市尋找他的下落,才知道他已被非法關押半年之久。他的哥哥到公安局問其因由並請求他們放人,公安局就往610推,說去找610,到610辦去問,610又往公安局推,說是公安局抓的人,讓去找公安局。就這樣推來推去的,費了很多周折,才把李永全釋放。

    從此,李永全再也無法在牙克石市工作,又不能去安慶謀生,只好在外漂泊,否則一到年節或中央開甚麼會,610辦及政法委公安局的人隨便找個理由就會把他關起來。這就是江××所說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的真實情況。


    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下面是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大法弟子被迫害在此99年以來被惡人迫害的部份情況。

    張兆華,男,53歲,家住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海拉爾鐵路分局伊圖裏河辦事處安全科工作,科級幹部。

    張兆華因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11月2日,被海拉爾鐵路分局公安處強行處以刑事拘留兩個月。在此期間,張兆華被關押在海拉爾南屯拘留所迫害一個月,受到了非人的迫害,犯人把他肋骨打壞,他很長時間不能臥床,呼吸困難。獲釋後,公安人員以「保證金」為名勒索他伍千元。

    2001年2月21日,張兆華因與同修之間傳閱法輪功材料而被非法抓捕,刑事拘留兩個多月後被強行勞教二年。張兆華本人提出申訴被無理剝奪。他被強行押送黑龍江省富裕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期間,張兆華遭到非人的迫害,如,蹲鐵籠子等。張兆華又因寫上訪信反映真實情況,被富裕勞教所多名警察於2001年10月21日,使用刑具迫害,還對張兆華進行毆打,腿被打得不能走路,眼睛打破一個大口子,腫脹得很長時間看不見東西。

    接著,張兆華被強行拘留到富裕縣看守所,在那裏,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被關押近五個月左右。大約於2002年2月25日、2002年3月8日,分別在富裕法庭進行非法審判,強行將他判刑七年,在此期間,法庭以各種名目,騙取家屬4000元。

    2002年5月,張兆華被送到北安監獄,在北安監獄,他被三番五次迫害,蹲小號,夏天給穿棉衣服,惡警不讓他妻子去看望。於2004年2月18日至今,張兆華有被迫在北安監獄四大隊一中隊蹲小號。

    從2000年,張兆華還在單位上班期間,就開始遭到經濟上的迫害,單位不給他開全額工資,至今他已被非法剋扣工資總數達數萬元之多。

    在這些年中,張兆華的家多次被抄,老人、孩子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北安監獄四大隊一中隊電話:0456-6428554,管教:李志

    劉惠春,男,64歲,現住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退休職工。

    2000年12月8日,劉惠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海拉爾鐵路分局公安處強行處以行政拘留壹個月。獲釋後,被公安人員以「保證金」為名勒索他伍千元。

    於2001年2月21日,劉惠春因同修之間傳閱法輪功材料,被非法抓捕,刑事拘留兩個多月後被強行勞教三年。劉惠春本人提出的申訴被無理剝奪,並被強行押送黑龍江省富裕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期間,劉惠春遭到了非人的虐待,上口牙齒全部脫落,進食困難,造成嚴重胃炎,冠心病復發,多次發作。勞教所唯恐承擔責任,於2002年7月3日通知家屬以「保外就醫」形式將劉惠春接回家。現在劉惠春仍然被監視。

    鄭寶珍,女,52歲,現住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海拉爾鐵路分局伊圖裏河鐵路醫院手術室護士長。

    鄭寶珍因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11月30日被海拉爾鐵路分局公安處強行處以行政拘留壹個月。獲釋後,被公安人員以「保證金」為名勒索伍千元。

    2000年11月30日獲釋後,鄭寶珍2001年1月2日到單位上班,領導不給她分配工作,讓其在家等一個月,這一個月不給全額工資,僅給開壹佰柒拾元。2001年2月1日,鄭寶珍被強行剝奪護士長職務和護士工作,強迫到洗衣房洗衣服,至今仍在被迫害中,被監督行蹤,限制人身自由。在洗衣房三年被剋扣工資內工資款約壹萬元左右。

    劉仁民,女,47歲,現住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退休職工。

    2000年11月30日,劉仁民被海拉爾鐵路分局公安處強行處以行政拘留壹個月。這期間,劉仁民身心受到很大傷害,被送到海拉爾南屯拘留所迫害半個月,家裏大人孩子精神上都受到嚴重的傷害。獲釋後,被公安人員以「保證金」為由勒索伍千元。

    李俊芝,女,50歲,現住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海拉爾鐵路分局伊圖裏河材料廠職工。

    李俊芝因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12月中旬,被海拉爾鐵路分局公安處強行處以行政拘留半個月。獲釋後,被公安人員以「保證金」為名勒索伍千元。

    2001年1月上班後單位繼續迫害,不給發全額工資,一年多僅發生活費,行動受監督,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吳桂川,女,53歲,現住內蒙古牙克石市伊圖裏河鎮,家屬。

    2000年4月,吳桂川因跟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在一起吃飯,被強行處以行政拘留15天,因本人絕食抗議,才放回家。

    2001年1月26日,吳桂川因到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家串門,被強行抓捕在根河市拘留4個月,強行判處勞教一年。在根河拘留期間,吳桂川受到嚴重的迫害,

    2月4號,吳桂川被惡警上刑達5個多小時,惡警把她的兩手分別銬在一組暖氣片的兩端,把人抻成大字形,半蹲著,還打她4個耳光。她絕食抗議,惡警就迫害性的灌食兩次,造成嚴重的心臟病,吳桂川被送到圖牧吉勞教所,勞教所見病得嚴重沒敢收,按「保外就醫」放回家。就因此事,她丈夫被逼下崗,每月僅給170元生活費。惡警還強迫她丈夫看管她,不讓她外出,不讓和外人接觸,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第三次,吳桂川因送真象材料被惡警迫害,強行關在牙克石拘留4個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