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地區正法形勢看整體配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7日】近幾個月以來,大陸各地上網點、資料點頻繁被邪惡破壞,許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綁架、勞教、判刑,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從表面上看,正法越到最後,邪惡愈加邪惡,它們的垂死掙扎好像也是一種必然。但透過現象看本質,有的地區曾經在正法的表面形式上做得轟轟烈烈,當地大法弟子整體上一致對表面形勢盲目樂觀。同時對邪惡的瘋狂程度估計不足。

但我們想:正法的工作就和我們的修煉一樣,是需要有一個長期的紮實的修煉基礎和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大法弟子表面上都是在做師父教給的三件事,但因正法基點不同,純淨的程度不同,整體參與力量不同,結果差之千里。在邪惡表現上非常囂張的情況下,儘管我地區也曾一度有幾個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被邪惡非法判重刑、勞教、拘留等等。但本地區的整體配合和正法形勢不但沒有受到負面的影響,反而在反迫害中使大法弟子不斷成熟,不斷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參與資料點和其他正法的工作。

目前,我地區在很大的面積內形成了一個互相幫助、互相配合、默默補充、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一個局部圓容不破的整體,同時使無數的世人明白了大法的真象。下面是我地區一年多來在整體配合方面的一點經驗,與大家交流。

一、不等不靠組建上網點、資料點

2002年,本市資料點被大面積破壞,多人被非法判刑、勞教等,一度使本地區正法工作處於半癱瘓狀態。資料主要來源靠外市縣供應,當地參與做資料的同修極少,大多數大法弟子不能夠及時了解明慧信息,使本地區正法工作走入低谷。在這種困難的情況下,是繼續依賴外地同修的有限幫助,還是依靠自身的力量重新組建上網點、資料點?經過大家交流,認識到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儘管目前條件還不成熟,也沒有「所謂」合適的人選,但只要我們心繫眾生,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們正法的腳步。接著我們就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組建了自己的上網點,雖然當時我們的技術還很不成熟,幾乎一切都得從零開始。但當時負責上網的同修對我們說:大家放心,只要我們把基點擺正,一切都會越做越好的。

不久,本市一大法弟子所在的資料點被邪惡圍困,她本人被抓走。針對此事,當地大法弟子積極收集有關對其迫害的材料,及時在明慧網上曝光,一時間國內國外大法弟子形成了一個整體,揭露邪惡迫害的同時使無數人明白了真象,該學員最後正念從魔窟中走脫。在這件事中大法弟子們分工有序,有收集證據的、有打電話的、有集體發正念的、有發放資料的、有通過各種方式向有關部門和人員講真象的……。通過這件事情使當地同修們體會到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力量。更多的同修開始走出來投入到正法工作中,參與做資料的同修也逐漸多了起來。

二、擺正正法基點,以救度眾生為根本目地

隨著做資料的人員不斷增加,技術不斷成熟,資料點的工作也逐漸深入了,工作量大了起來。我們不光從大法網站下載了一些真相資料等,還自己編輯製作了真相光盤、磁帶、同時製作了本地真相資料等。

2003年11月15日師父評註《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後,一次在春節前夕,我們針對當地邪惡的看守所、勞教所的惡人惡行製作了當地真相,其中列舉了大量迫害事實,但卻缺乏一些大法美好方面的內容。當時有一位同修曾善意指出:在過年的喜慶日子裏,我們製作這樣一份真象資料能否達到救人的目地?但因為當時我們對這個問題認識不清,就匆匆把做好的真象發到明慧網。過了幾天,當本地真相在明慧發表以後,發現整版的內容除了一條惡人惡報外,全部進行了更換。這件事使我們認識到:揭露邪惡不是根本目地,而是以此來講清真象,救度眾生。要更有效的講清真象,同時有必要了解常人的心理。

接著一個過去本市被迫害非常嚴重的一個鄉,經過大家多次切磋後,有的大法弟子首先寫出被迫害經歷,以真實姓名在明慧網上曝光。之後又製作了本鄉當地真象,大家又齊心協力一夜之間幾十人共同配合,真象資料、光盤、條幅、不乾膠等發遍了全鄉各村屯,此後還有許多大法弟子面對面給世人講真象。過了幾天,鄉政府有關部門的幹部用車拉著麵和油到曾經遭受嚴重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去慰問,大法弟子們無怨無恨,依然善意的對他們講真象。通過大法弟子們的共同努力,很快扭轉了過去該鄉被迫害嚴重的局面,還有的大法弟子找到鄉有關部門索要過去被勒索的錢物……。當地的村民看到了大法正的力量,開始主動找大法弟子了解真象,也有很多人因此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本市的其他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後,積極與他們交流後認識到,揭露邪惡固然重要,但根本目地還是救度眾生。基點擺正後,大家在揭露邪惡、制止迫害的過程中,無論採取甚麼形式,都是以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為根本,而不看重每件事情的結果,當地大法弟子們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中的心態也越來越純淨。

反觀有些被迫害嚴重的周邊地區,正法的表面形勢也做得轟轟烈烈,在幾次反迫害中,把營救同修做為首要目地,忽視了救度眾生才是揭露邪惡的根本目地。沒有抓住機會,在每一件事情的過程中把該講的真象講到位,使得迫害依然在加劇。由於沒有達到預期的目地,進而有些心灰意冷,不能一如既往堅持不懈的講清真象。

三、安全源於對師對法的堅信

在近五年的反迫害中,大法弟子們越來越成熟了,也越來越理智,但是也形成了很多所謂經驗,這其中可能有很多是變異觀念。如過多依賴於用人的辦法保護自己,如何單線聯繫、如何使用通訊工具等。一有被迫害的事出現時,大家都在分析出事的學員哪裏有漏,是不是被跟蹤了?還是電話被監聽了等等。

我身邊有這樣一位同修,當地有兩位大家都認為做得非常好的同修被迫害時,在談到被迫害的同修哪裏有漏時,他說:一件事情出現時一定不是孤立的,我不知道也沒有過多的去想他哪裏有漏,我在想我哪裏有漏,我們的整體配合哪裏有漏?問題出現了,我們不能看其表面是甚麼原因,是否被跟蹤等,把其當做是人對人的迫害。迫害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是另外空間邪惡舊勢力的黑手,它時刻盯著大法弟子心性上的漏洞。如果不能時時站在法上正念看問題,就有可能被其鑽空子。就像病業的表現一樣,不能被其表面的假象所迷惑,而忽略了另外空間的根本原因。

這位同修的住處知道的人很多,先後有幾個知道這裏的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了,有同修找到其說:你換個地方吧!這裏很危險,房子已經給你找好了。他經過深思熟慮後說:我不走,一方面我對這幾位同修很了解,我相信他們會做好。另一方面一個穩定的正法環境很重要,師父能希望我們居無定所,整天忙於躲避邪惡嗎?一定不會的!只有邪惡希望如此,讓我們不能安心做正法的事。我們怎麼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呢?師父早就講過:「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那為甚麼有的學員就被動了呢?是因為我們忽略了前提:「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真正按著師父法的要求做到了嗎?學員在被迫害的時候師父不也在身邊嗎?師父難道沒有能力保護我們嗎?在被迫害時我們第一念首先想到的是師父嗎?我們平時都在談信師信法,但是我們究竟信的有幾分?謝謝你的好意,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了。就這樣這位同修在堅定的正信中一次又一次破除了邪惡的干擾破壞。

近期大陸的許多上網點,資料點被破壞,表面原因是手機被定位等,而真正的原因卻是自己的執著被邪惡黑手鑽了空子。如某地有一上網點,因為受邪惡干擾經常搬家,哪個同修也不知道其住所,可是剛搬完家沒幾天就被邪惡破壞了。表面上哪個同修也不知道,可另外空間邪惡的黑手卻時時盯著我們那執著的心。

有的同修害怕,為甚麼怕呢?在面對邪惡迫害時,哪怕今天我們失去這個人體,我們得到的都是最最美好的,何況我們走正時師父也不允許舊勢力奪走我們用於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人體。相反,而那些被迷惑的眾生和舊勢力才是最可憐的。其實怕心不就是來源於自我保護和執著於人的那顆私心嗎?怕自己受到傷害,怕失去甚麼……這些正是我們在正法修煉中要修去的,否則無法達到新宇宙的標準。當我們心裏想著自己的時候就會害怕,可當我們想到一切都是為了證實法、把為別人能得度放在心裏的時候就沒有了怕。

四、在做正法的工作中時時刻刻修正自己

大家是否還記得在99年7.20以前,在中國大陸煉功點和學法小組幾乎遍布一切城市、鄉村。大家在一個公開學法修煉的環境中,時時刻刻熔煉著自己,一遇到矛盾大家都能善意提醒,找到自己的不足,及時改正。大法弟子們在這種祥和慈悲的場中時時都能感受到大法弟子之間的善和大法的慈悲。

7.20以後,邪惡的鎮壓開始了,大法弟子們頂著巨大的壓力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但同時也失去了整體修煉的環境。大法弟子們幾年來在各自環境中都在證實法、講清真象中逐漸成熟了起來,同時在證實法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方法。但卻忽略了在正法中的個人提高,使得我們在做正法工作的配合中固執己見,有時不能聽進同修的不同的意見。平時一談起法理頭頭是道,但一遇到不同意見和具體問題時互不相讓,還以大法來做掩蓋,不想去掉自己執著的心。這樣做不但給正法和救度眾生帶來了一定的損失,還給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提供了藉口。師父講:「神不是看你的辦法起了作用才給你提高層次的,是看你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層次的。這就是正法理。(《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而我們在堅持自己的認識時,我們是在證實大法還是在證實自我呢?能不能放下自我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正法中必需要做到的。

2004年1月26日明慧編輯部發表了《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維護大陸資料點、上網點的穩定運行》的文章後,首先我們資料點的同修看到後震驚了,每個同修都認真的針對此文提出的問題對照一下自己的行為,從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明確了資料點的大法弟子首先是一個心性高的實修者,同時也應把講清真象、救度眾生視為己任。之後大家打開了封閉,增加了交流。認識到:那就是無論在正法中做甚麼都應是修煉人的狀態,時時刻刻向內找,在正法的工作中時刻不忘修正自己,在與同修配合的過程中放棄自我觀念,真正溶於法中。在以後的幾次法會中,更多的同修也逐漸的認識到了,不斷向內找是修煉的根本,也是做好正法工作的前提和保障。

五、同修的信任是整體配合的基礎,每個大法弟子都是負責人、協調人

我地區的幾個不同時期的協調人都先後遭到邪惡的迫害,由於我們所採取的聯繫方式都是單線聯繫,過分依賴於協調人,一旦他們遭到迫害就失去了一切聯繫,這種做法的結果曾經給本地正法工作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幾次深刻的教訓使我們很清醒的認識到:不能過分依賴於某個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每個人都肩負著同樣的歷史使命。經過交流後大家認識到:大部份學員之所以依賴於協調人的原因是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隱藏著一顆私心,沒有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總覺得協調人比較精進、堅定、修得比較好、有能力,同時也覺得協調人擔當的責任重大,有風險……不願意分擔責任,導致協調人壓力越來越大,不能靜心學法修煉,以致於被邪惡的舊勢力抓到了迫害的藉口,給本地區的正法進程帶來了損失。

還有的做資料的大法弟子認為這個同修不可靠,那個同修做不了,好像就自己行。人為的阻礙了更多同修的參與,不能儘快的形成整體。還有的總看到同修的過去,看他們做得不足的一面,而不能客觀的對待身邊的同修。感歎的說:我們地區為甚麼沒有能做資料的同修?!

痛定思痛,他們的被迫害不能說和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沒有關係,大家對協調人過份依賴的心也可能是導致他們被迫害的一個原因。因為邪惡舊勢力認為:迫害了幾個主要的大法弟子就能達到破壞整體的目地。而恰恰是因為我們整體在這方面有漏才被鑽了空子,教訓使我們更加成熟了。大家認識到之後,開始有更多的同修主動參與並積極分擔過去協調人所做的正法的工作。

大家在這種過程中漸漸的形成了一個整體,同時還鼓勵、幫助那些過去曾經走過彎路的同修歸正自己。還和那些過去沒有參與過資料點和其他正法工作的同修,共同學法、交流,在法上提高認識。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大家互相幫助、互相扶持、找出不足,整體提高。但也有部份同修提出:對曾經沒有做好的同修參與正法工作存有疑義,但我們打破了這種修煉中的框框,過去的一切只能是作為參照,更重要的是現在的修煉狀態。基於這點我們在做具體正法工作時,大家都能夠彼此信任,分工有序,互相配合,很快的使資料點遍地開花。同時每個參與其中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不知不覺的成了負責人、協調人。

六、充份發揮本地資源的作用

幾年來大陸大法弟子在破除邪惡的迫害中,地方資料點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作為地方的上網點除了把本地的消息及時的反饋給明慧,同時也應把明慧的信息及時傳達給同修。我們還製作了揭露當地邪惡的小冊子和單頁真象。並且針對不同職業的人,我們製作了適合他們的各種講真象信件、不乾膠、真象光盤、大法條幅、真象磁帶等。

現在無論在本地區的任何地方,一有大法弟子被迫害,其他學員馬上就會形成一個整體,大家分工有序,很快的就使邪惡的惡行在明慧網上曝光。同時當地大法弟子也積極利用這一事件採取不同方式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講清真象。剛一開始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時,我們挑選了一個大家公認比較邪惡的吉林市昌邑分局政保科長都興澤為突破口。集中力量向其所住地、單位、親朋好友、相關人員揭露其犯罪事實,後其家人、朋友、同事都因其惡行而疏遠了他。還有一個吉林市豐滿區街道主任王××,原來非常邪惡,經過大法弟子們堅持不懈講真象,他的親人開始逐漸明白了真象,親人朋友也因此事開始遠離他,後來他終於有所醒悟。

2004年2月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對吉林市幾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責任人發出了追查通告。當地大法弟子積極利用此事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講清真象,並製作了大量的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對吉林市幾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責任人、對610頭目劉京、對教育部長陳至立的追查通告等不乾膠粘貼。在整體配合的作用下,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被大量清除。前一段時間吉林市邪惡的政法委副書記、610主任陳福春(國際追查對像)被調離政法委,同時被免去610主任職務;又過了一段時間吉林市邪惡的公安局局長劉興遠被調離(國際追查對像);前幾天吉林市邪惡的市長剛佔標(國際追查主要對像)因為一場大火,被迫辭去了市長職務。有些明白真象的警察也開始保護大法書籍和大法弟子,有些過去迫害勒索大法弟子錢物的有關部門開始退還過去曾勒索大法弟子的錢物,還有的被超期關押的大法弟子家屬到省委、省政府、司法廳、勞教所依法要人……。

近一段時間本市有幾位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陸續正念闖出,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這一切都是充份發揮地方整體力量的結果。邪惡只要還存在一天,那就是我們清除邪惡、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大好時機,我們一定會加倍珍惜師父用巨大的付出給我們創造的正法機緣。

以上是我地區整體配合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