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安同修需要整體配合──從劉成軍遇害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7日】劉成軍被迫害致死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常常處於自責與內疚之中。聯想到我縣在獄中至今關押著的幾十名堅定的大法弟子,更覺責任重大。對遭受迫害較重的趙秀香、張殿榮,急需營救。目前,她們仍住在長春某醫院。趙秀香被迫害得大口吐血,昏迷不醒;張殿榮被迫害致殘,臥床不起,癱瘓一年多了。惡人怕曝光,將張殿榮頻頻轉移,不讓家人找到。最近,看守所惡警對三名女大法弟子進行拳腳棍棒毒打,用重刑具銬緊迫害。從元旦起,公安部門加大警備,從社會招聘40人輪崗蹲坑,抓捕做真象的大法弟子,強行拘留、抄家、搶書等不法行為。這些事情,屢屢發生。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思。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了,邪惡為甚麼還如此猖獗?個人認為,主要問題如下:

一、整體配合不夠

2002年3月5日,長春電視插播以後,惡人加緊了迫害。農安資料點被破壞,十幾名大法弟子先後被非法判刑,削弱了整體力量,並使一部份同修產生怕心。另外,惡人利用欺騙手段,給同修之間製造矛盾,使得有些同修之間互相懷疑。甚麼「誰誰是公安局內線」、「誰把誰供出來了」、「誰狀態不好」等。互相猜疑,互相戒備,氣氛十分緊張。

以劉成軍事件為例,《明慧網》10月27日(11月6日傳到廣大學員手中)登出他生命垂危,呼籲全世界大法弟子營救。在這緊要關頭,又傳來了長春公安一處連夜來了十幾個惡警,查找上網的。又聽說劉成軍家的電話被監控,家裏人與外界不聯繫。我與其他同修一樣,被這突如其來的假象所迷惑,忘了正念正行。心想,這兩天緊,先停一停,過幾天再做。無意中順從了邪惡的安排,而不是站在法的基點上來突破心理障礙,排除干擾。那兩天,恰恰是吉林監獄被曝光後,它們特派兩名幹警來農安給劉成軍辦保外就醫的關鍵時刻。由於沒人知道詳情,而失去了對公安講真象的機會,甚至連做完版的真象材料都沒能及時印製和發放,致使劉成軍保外就醫在農安被惡人阻撓。

後來,有的同修為此感到驚訝,認為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都出現了,一上網就使警察聯繫保外就醫,太神奇了。其實,這也暴露出了我們對法的堅信程度和與正法進程拉開的距離。後來與同修切磋,大家終於想出了一個既能營救劉成軍,又能救度他家人的好辦法時,卻傳來了劉成軍被迫害致死的噩耗。

此時此刻,我沒有淚,也沒有恨,只是在懊悔,在自責。每當回憶起他住院期間,用微弱的聲音給親人背師父的經文《正念正行》,並囑託親人照看好大法小弟子,善待看護他的某個警察的時候,對同修劉成軍的一顆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他那可歌可泣的壯舉,激勵著我在正法的路上越走越堅定。劉成軍走了,我們責任更重大了,使命更艱鉅了。

另外,還有一部份同修不精進,甚至明知是不符合大法的事也做,三件事卻不重視,致使其空間場中滋養了很多邪惡。建議同修們能夠互相幫助,整體提高。

就農安目前的狀況,我個人認為,我們每個人都要把自己放在其中,審視一下自己,急需在法上提高,在境界上昇華。對正法要有個足夠的認識。要重溫《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師父評註》,破除舊勢力給我們設置的層層間隔,新老弟子上上下下形成一個整體,廣泛搜集惡人家屬親朋好友電話、地址,深入揭露惡警犯罪事實。必要時,可通過法律途徑予以起訴。同時,與在押被迫害得嚴重的大法弟子的家屬聯繫,有機配合營救同修。

二、人的自我保護意識強

在這一點上,我深有體會。2000年時,我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受迫害後怕心很重,曾一段時間內,躲在家裏不出來,即使出來,也是應付了事。原來與我有聯繫的同修,被迫害後,乾脆搬到外地住。還有的同修忙於掙錢,根本不做證實大法的事。在部份同修中,存在一個共性,認為自己天安門也上了,監獄也蹲了,別再弄進去把握不住掉下來,等等。究其根源,還是為私為我,對迫害得以形成的本質和正法修煉的認識都不足。建議同修,充份利用時間,靜下心來,學習師父7.20以後的講法,學法能幫助我們解開思想誤區,從而提高上來。

三、真象資料少

資料點被破壞後,除正常閱讀明慧資料外,其它資料非常有限。很多同修自己動手製作真象資料。

靠手工製作很慢,形式也很低調,對群眾吸引力不夠。對揭露邪惡講真象的資料時多時少,不均衡。資料少時,做得面積小,留下死角,震懾力不強。對惡警的揭露,只限給其本人發信、貼撒公開信,而對其家屬親朋好友的情況不了解。有的同修認為自己文化低,怕寫不好信,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其實,我們不應該依賴任何一種形式。除了寫信、發印好的資料,我們還可以當面講;另外,大法弟子的一個真象電話,僅一兩分鐘時間,就能大量清除邪惡,使邪惡之徒膽寒。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基點放在救度眾生上,一定能做好。

另外,從資料點的真象資料質量上也不理想。這有技術問題,也有心性問題,與資金緊張也有很大關係。實際上資金緊張也是舊勢力安排的,它們死死地擋著大法弟子的資金來源,我想,我們應該發正念鏟除這一迫害。同時,我認為即使困難,也要儘量堅持每天學好法,堅持發好正念,堅持把真象材料做好,多考慮閱讀效果。

還有的同修有很強的怕心和依賴心,給資料就看、就做,不給就拉倒。或者人的觀念重,把電腦、上網看得既神秘又危險,其實都是舊勢力安排的觀念和干擾的表現。現在突破網絡封鎖很容易,只要掌握常人的一般電腦知識就行。如果能夠多建一些小型資料點,遍地開花,就等於否定了邪惡對信息的封鎖,妄圖破壞資料點的邪惡自滅。同時也減輕了資料點同修的負擔,使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學法,正念正行,做出的資料也會更好。

農安的同修們,我們是師父家鄉的弟子,我們要形成一個強有力的整體,跟上正法進程,為實現史前洪願,走好最後的路,不要讓師父再為我們承受了。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