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01年3月20日這一天遭受的迫害──給世界人權大會的公開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0日】

尊敬的國際人權組織,第60屆世界人權大會:

我是中國新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自99年7月22日以後,因我不放棄我的信仰,受到了單位、公安、610辦公室的種種迫害。我被經濟制裁、被打、被戴上死刑犯戴的手銬腳鐐,被拘留、被勞教、被犯人強制灌食,等等非人的折磨。下面我就把2001年3月20日這一天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控訴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所犯下的罪行。

2001年3月20日,我和其他二十幾個大法弟子被送往烏拉泊勞教所,其中有近60歲的老阿姨和二十出頭的小妹妹,到了五中隊(非法關押大多數大法弟子的地方),邪惡的幹警就強制我們手背到後面,蹲在樓道口,不讓坐在地上,不讓上廁所。誰抗議就打誰就罵誰。有個幹警還邪惡地說:「你們不是神嗎?還上廁所嗎?你們只要說不煉了,我就叫你們去。」

過了幾個小時,有幾個阿姨實在堅持不住了,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才同意我們上廁所。就在這段時間,有幾個吸毒勞教人員還打我們大法弟子。中隊指導員巴小梅把一個絕食已經十幾天的大法弟子拉到裏面去打,只因為這位大法弟子說了一聲「不許打人」。

到了下午,我就看到巴小梅和另一個惡警袁婷婷拿著幾個充好電的電棒走到一樓一間房子,然後一個一個分別叫大法弟子進去,只要進去一個,過一會兒,就能聽到慘痛的叫聲,還有惡警的叫罵和威脅聲。有的弟子實在承受不過去了,違心地寫了悔過書。叫到我時,我的腿已經蹲得麻木得幾乎不能走路了。

到了房間裏,惡警巴小梅和袁婷婷手裏拿著電棒威脅我,讓我轉化,否則就要皮肉吃苦。在我嚴厲地拒絕後,她們就在我的臉、腳等處電我。我特別難受,一下子就被電倒在地,她們還過來電我,我就在地上打滾,可她們還追著我打,逼迫我放棄修煉。這就是她們說的「教育、感化、挽救」政策的最真實體現。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半夜,我們二十幾個大法弟子無一人倖免,就連絕食已經十幾天的那位大法弟子也沒能逃過這一劫。我們被電過後都出現不同層次的頭暈、噁心、心悸。有一位阿姨當時就快暈過去了。幾天後,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是斑斑點點被燙過的痕跡。

這只是我在2001年3月20日這一天遭受的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幾乎都被電過,就連七十幾歲的老阿姨也被電過。有的被電得幾乎不能走路,整個人都變形了,燒傷的地方流了幾個月的膿和血。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大娘流著淚對我說:「心裏知道大法太好了,可實在承受不過去呀」。那種心裏的痛苦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中國江澤民集團鎮壓迫害法輪功以及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對人權的踐踏,是對人性的摧殘。許多無辜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正在被抓、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和無法想像的痛苦。不能讓發生在我身上的悲劇繼續演了。我呼籲全世界有正義感的國家、政府、組織能關注法輪功,使這場迫害浩劫儘快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