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病健身做好人難道有罪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9日】我和丈夫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我身患甲亢8年之久,並伴有心臟病。我丈夫是新疆烏魯木齊市八鋼機制公司的職工,1981年參加工作,95年工傷致殘:右手大拇指被鋼絲繩齊根擠斷。十指連心,長期的劇痛使他夜不能寐,身體極度虛弱,患上嚴重的神經衰弱症進而惡化成精神分裂症。曾經住院治療未癒。就在他住院期間,單位領導卻把他下了崗。而我又沒有工作,身體也不好。這一下,我們家吃飯都成問題,更不用說治病了。就在我們飽受疾病之苦而又無錢醫治,對生活失去信心之時,我和我丈夫有幸得法。通過修煉大法,我們身心受益,身體奇蹟般的得到康復,丈夫也上了崗,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然而,江××不顧民意,於99年7.20下令迫害法輪功,恐怖籠罩中國大地。我們家也不例外。我丈夫因煉法輪功,單位領導多次找他談話並威脅他,逼他放棄修煉。最終因不放棄信仰於2000年2月再次被下崗。當時,我快要生小孩了,我們家經濟再次面臨困境。幾經磨難,我丈夫於2000年10月份按工傷辦了內退。辦內退時,我丈夫的工齡被無緣無故減了6年,別人升工資,他沒升,理由是煉法輪功。因我無工作又不適應新疆的氣候和生活環境,再加上我丈夫那微薄的工資(每月400元左右)難以在那個地方養活一家三口,我們只好帶著幾個月的女兒於2000年12月回湖南鄉下老家。單位領導得知後,不斷從新疆打電話並串通湖南洪江市硤洲鄉鄉政府的人騷擾我們。

2001年4月16日下午5點左右,我丈夫剛從田裏幹完活回家,我正在家裏做飯,忽聽有人敲門,我去開門,只見鄉政府副書記帶著4、5個我們不認識的人闖了進來(後得知是洪江市公安610政保科科長楊輝安等人),說有事要找我丈夫去公安局談談。我丈夫不肯去。當時只有一歲零一個月的女兒哭著要她爸爸抱,它們不理睬,強拖硬拽把我丈夫推上車。我丈夫這一去,再也沒有回來過。原來在2001年5月,我丈夫被新疆烏魯木齊八鋼公安分局惡警李志林(後因迫害法輪功,升為政保科科長)等人押回新疆。一路上他受盡了折磨。在新疆烏魯木齊西山看守所被關押了8個多月。直到我丈夫在受迫害下,違心地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才被釋放並被允許回湖南探親一年。2002年1月,我丈夫回湖南與我團聚。後新疆八一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某領導知道此事,大發瘋狂,要我丈夫馬上回新疆,我丈夫不同意,於是單位停發了我丈夫的退休工資。

2002年農曆正月初一,我們正在我母親家吃早飯,忽見洪江市610惡警易忠賢一行3人來到我母親家,要我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知道是我們年三十出去講真象的事被抓的同修說出來了。我說,大過年的,我們哪也不去。我們沒有做壞事。你們抓我們是幹壞事,是錯誤的。惡警易忠賢說:「上面錯的也是對的,我們也要執行。」另一惡警威脅我家人:誰阻攔誰就妨礙公務,要逮捕,還要株連九族。我們還是不走。易忠賢撥通手機。不一會,從外面又進來3、4個警察,還有一個武警。其中一個惡警(後來得知是洪江市公安局副局長張春安,610頭目之一)徑直走向我丈夫,雙手使勁揪著我丈夫的頭髮。另兩名警察和一名武警把我丈夫按倒並強行把他的雙手扳到後背,一名惡警和那名武警各自向後背反扭著我丈夫的一隻胳膊,把他押上警車並叫我隨行。當時,我手裏還抱著一歲多的女兒。惡警押著我們到我們住處進行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書籍,講法錄音帶,一盒新空白磁帶和4個真象光盤。然後將我們一家三口押到洪江市公安局。

我和我丈夫被分開審問。在審問過程中,我不答話,我女兒又怕又餓又冷(褲子被尿濕了),一直哭喊著:「媽媽,回家,媽媽,回家……」惡警們一看實在審問不出甚麼,就讓我抱著孩子到外面等,但不准我走。一直等到下午6點多鐘,我丈夫才從小房子出來。惡警讓我把我女兒交給我丈夫抱,我不肯,我女兒也死死抱著我不肯撒手(因我女兒從生下來一直就我一個帶著,她從不要別人抱,況且她爸爸也才從新疆回來不久)。它們竟強行把我女兒從我手裏搶過去塞到我丈夫手裏,讓他抱回家。當時,我女兒哭得撕心裂肺,喊得我揪心的痛(後來得知,我女兒自從離開我,三天沒吃飯,一天到晚哭著要找媽媽。我被關了多久,她哭了多久,一雙眼睛哭得幾乎睜不開)。

我一直被審問到晚上12點左右。在審問過程中,因我不肯說出資料來源與其他同修,被一惡警(後來知道是610頭目之一,叫禹岳軍)狠狠打了6個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兩耳發聾。最後把我送到洪江市白虎腦看守所關押。在關押期間,我絕食絕水4天,半個月後,被非法秘密判勞教1年。因我有心臟病、甲亢病,勞教所拒收。押送我的惡警氣得要死。惡狠狠地對我說:勞教所不要你,看守所也要把你關一年。就這樣,我又被送回洪江市白虎腦看守所。關押近一個月,我出現嚴重甲亢症狀,昏迷不醒,才被釋放。

我剛獲自由一個月,新疆烏魯木齊八一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離退休職工服務中心政工辦的朱永峰(專管迫害法輪功)不遠萬里從新疆來到我們湖南老家,以給我們送曾被扣壓的工資為由,哄我們回新疆。其實他一分錢也沒給我們帶來。朱永峰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跟我家人軟磨硬泡,要我們回新疆,我們鐵了心就是不走。一個月後,新疆烏魯木齊八鋼公安分局秘密派來警察夥同洪江市610惡警妄圖再次抓捕我們。因師父點化,我們及時走脫。從此,我們帶著剛滿2歲的女兒過上了流離失所的日子。

2002年11月,我丈夫在外地講真象時,被惡人舉報,再次被抓捕。12月份被秘密押送新疆。當時,我丈夫只穿著單薄的衣服,聽說一到新疆就病了,曾住院治療,病還未痊癒就被秘密送往新疆昌吉勞教所,在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非法判了3年勞教。

一年多了,我一直沒有我丈夫的一點消息。不知他是死?還是活?單位扣壓我丈夫一年多的退休工資也一直沒有補發給我們。好端端的一個家庭就這樣被無情的活活拆散。近兩年,我與女兒相依為命,一直過著非常艱難的日子。我們只是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難道有罪嗎?

我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伸出你們的正義之手,用你們的良知共同抵制江××在中國發起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大陸大法弟子廖有香
2003年12月31日

附註﹕
1、我丈夫名叫付雲,是新疆烏魯木齊市八鋼機制公司的職工現被關押在新疆昌吉勞教所一大隊。勞教所電話:0994-5816092
2、奚曉新,新疆烏魯木齊市八鋼機制公司經理,宅電:3891153辦公室電話:3894028
3、王先俊,新疆烏魯木齊市八鋼機制公司書記,辦公室電話:3899627
4、朱永峰,新疆烏魯木齊市八一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八鋼)離退休職工服務中心政工辦,手機:1365992335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