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山東招遠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2004年3月10日】我是98年正月初一有幸得法的,一開始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的學的。經過一段時間學法煉功身體得到了改善,思想得到了淨化,家庭也和睦了。就這麼好的功法,只因為江氏那個政治流氓的妒忌掀起了迫害法輪功的黑浪。

99年7月4日晚在學法點聽說天津又開始抓人了,為了證實大法,我7月5日去了北京,一路上盤查很嚴。在師父的呵護下,在晚9點多鐘到了北京。

在我經過天安門去中南海的途中,被惡警盤查送進了一個學校,押入了警車,裏面已有好幾個大法弟子了。當把我們送到一個大體育場,那裏已有很多大法弟子了,而且還在不斷地陸續往裏送,到晚上12點已有上千的大法弟子被送進來。每送進來一車之後就圍上來一群武警看管,限制人身自由。夜裏2點以後將這些大法弟子別送往全國各地。我們被送往山東禹城,第三天夜間由青島去車把我們全部拉回青島,第五天被平度公安局拉回,又轉到城關辦事處。江氏邪惡以連坐制向我進攻,由於沒有放下名利情,最後在辦事處、居委會和家人的輪番轟炸下,我寫了保證書才叫我回家,這之後邪惡們依舊定時去騷擾。

同年11月20日,我又一次去了北京,21日上午到北京,這天下了一天小雨雪,當時就想等其他大法弟子來了,不管在天安門還是在中南海都行,一起證實法。我就往返天安門和中南海,走了一天也沒有看到一個大法弟子。我穿的皮衣也濕透了,就想回家算了,等以後有機會再來,這時大腦突然一念,你來幹甚麼來了?你一個人就不能證實法嗎?對,就是我一個人也要證實法。所以我就直接去了中南海,到中南海大門外我就和值勤的說:同志,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是向國家領導人來洪法來了,請給通稟一下。那人說我們不管,用手一指大門左側的一輛警車說:你去找他們吧。當時就想找他們,我就過去了。看見有幾個警察正在那聊天,我就說:同志,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是向國家領導人來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來了。警察說:我們也不管,你去國務院信訪辦吧。我按他們指點的去找,到晚上9點多也沒找到,我又回到前門去投宿。第二天我又按他們說的路線去了,打聽好多人都不知道,最後看到一個老頭走過來,我上前一打聽,老頭說:算你打聽著了,跟我走吧,我只尋思我有冤,你們年輕人也有冤呢。

當走到信訪辦外邊,還沒看到信訪辦大門在哪,只看在通往裏面的一個胡同兩邊站了好多人,就被過來的兩個便衣盤查,一聽說是法輪功上訪的當時就被帶進了警車,弄了半天我才明白信訪辦已成了抓人辦。路兩邊停滿了警車,原來全國各地的住京專抓大法弟子的便衣警都在這等著,專抓各自本地來上訪的大法弟子。就這樣我被送到警區招待所,和另一個學員被手銬銬在一起坐在地上好幾天。等我們本地派出所和居委會來人把我帶回本地,他們也夠黑的,去接我竟花了近5000元人民幣,其它單位去接的只用了1000多元,也有用2000多元的,他們把請客送禮、拉關係、旅遊、走親訪友等一切開銷全算在內,然後叫我給報銷。

把我拉回來後在派出所關了7-8天,又送在辦事處關了半月餘,後又送到城關醫院的破房內關了一個多月。那年冬天特別冷,下的雪也最大,他們不叫學員穿棉衣,不讓睡覺,門窗玻璃全砸碎。有的學員還經常只叫穿毛衣站到雪地裏凍,有的還把地上潑上水,所用手段真是卑鄙殘忍。到了臘月二十幾快過年了,逼家人拿了1-2千元,寫了保證才讓回家。由於我一年兩次進京上訪,所以就成了重點監視對像,經常受到騷擾。我於2000年12月20日離家,被迫走上流離失所的道路,至今有家難歸,妻離子散。江氏採用株連政策,使孩子不敢回家,在外地打工,妻子在壓力下於2003年5月起訴與我離了婚並登報通告。

我於2003年11月17日被山東招遠610惡警騙去,叫我坐了二天三夜的鐵椅子,不讓睡覺,拳打腳踢,用微型發電機給我上電刑,受盡了非人的酷刑折磨。第三天把我投進了監獄,第四天由當地把我接回接著關進監獄,每天都要幹著非人的超體力勞動,後因出現病態住進醫院,因病情嚴重,惡人怕擔責任,叫家人寫了保,辦了取保候審,叫我回了家,回家後我於2003年12月22日又走出了家門,現平度市公安局又發出協查通緝,到處抓我。

善良的人們,我們大法弟子四年如一日的冒著各種危險,向您講述著法輪大法好,講述著四年來我們受到的迫害,為的是揭露著江氏邪惡對世人的欺騙毒害,目的是希望你明白真象,有一個好的未來。

警告邪惡敗類們:如再不懸崖勒馬,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之日悔之晚矣。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