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親人講真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3日】幾年來,我從各個角度,向父母講真象,卻不能將其救度,使我處於無可奈何,失去了信心。

父親說我:四次進京,一次去長春,兩次進看守所。父親兩年的生日,一次我被抓進看守所,一次被抓進洗腦班,是含著眼淚過的。更糟的是我遞給鄰居、親戚的真相光盤和資料被送回,父親對我大發雷霆,不許我在他面前提法輪功一個字,無奈只好提筆寫信講:理解父母對女兒的關心,我煉功絕症都好了,大法被迫害時,我不能沉默,做人不得講良心嗎?上訪是公民的權利,是政府迫害了我,使二老間接的受迫害,又寫了迫害經歷。並講自焚是栽贓。第二封信,「非典」時期,我寫了古羅馬的大瘟疫給人的啟示。並隨信錄上師父的詩:《劫》、《淘》。

在早市上我遇到市政府離退休老幹部,原患有高血壓,煉功後血壓恢復了正常。我父親要去我大弟弟那看胃病,我請那位老幹部把親身受益的經歷給我父親說一下,「你們又都是黨務工作者,也許有共同語言」,但還是沒有收效。曾有幾名功友對我父母講真象,我想自己心意盡到了,實在不行只有放棄。但有一位同修對我說:你父母養了你這麼一個大法弟子,你能救度那麼多世人,自己的父母一定要救度。

一次父親剛到我家,新來的片警也到我家,我對片警講了煉功身心受益與迫害經歷,當我講到在看守所我被迫害得幾次休克時,父親哭出了聲。我說「五書」是父親怕我在「十六」大前再被抓進洗腦班寫的,父親也承認「五書」寫的不對。

我幾次提出讓父親看真象光碟被拒絕。但我想母親兩次住院都是我護理,我給同病房護理人員、患者講真象,念資料,母親都聽到了。我就勸母親看真相光碟並讓母親勸父親看碟。正月初八,我和功友給父母放了真象光碟,他們明白了自焚真象,從心裏說出了不反對大法。

當父母看到功友從家裏拿來的影碟機,買的水果,說出的話語氣那麼善良,老人被感動了。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執著:情、急,說話總想駁倒對方而傷害了老人,使其反感。

寫出此教訓,願同修對親人講真象中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