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病使我猛醒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6日】昨天晚上我給在國內的父母打電話,他們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剛做完的CT檢查顯示,爸爸的肺部已經完全康復了。居然一點不正常的都沒有。醫生們說,這真是一個奇蹟。比起五個月前的檢查結果(低分化鱗肺癌佔位性病變),真是不可想像。現在好像不好的細胞都被體內吸收或轉化了。醫生們說,這樣的康復效果可能和良好的心情有關。爸爸說他感謝所有幫助他的人們,並把功勞首歸於我的鼓勵和媽媽的照顧。我想這是有些對我的偏愛。但這是爸爸的原話。

我對父母說,應首先感謝李老師和法輪功。他們表示同意。經歷了這場生死存亡,他們心裏是明白的,儘管他們還是不敢明說。

今天我決定把這次經歷寫出來,證實大法。希望對世人和與我過去一樣不精進的同修是個鼓舞。

去年十二月份,我得知爸爸被查出癌,是中晚期。這對面臨經濟危機找不到工作的我無疑是一個雪上加霜的非常糟糕的消息。我的第一念是,有點晚了!我應早點向他們講清真相,我父母也許能從正面得法,或至少不受假宣傳的毒害。我想哭,並想起師父的詩句:「何故步姍姍」(《神路難》)。我還在等甚麼?難道等到眾生都因不明大法真象被淘汰了嗎?

我想起自己的不精進:講真象,我總是縮手縮腳。身在國外,還是有怕心,覺得煉法輪功似乎給我帶來「包袱」和「風險」,其實是邪惡的迫害在海外的延伸。是不應承認的。有怕心,不就是承認了惡人的迫害嗎?由於自己有執著和安逸心,不能很好地給父母講清法輪功真相,他們總是很擔心我,有時還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特別是爸爸。

但是,爸爸的病使我猛醒了!我從未想過爸爸會得癌。他看起來是家中最健康的。我知道人的一切苦難都是有原因的。我似乎知道怎樣才能救爸爸。我從不想強迫爸爸去修煉,尤其是不能為治病而去修煉,儘管我知道修煉是多麼的好,只有修煉才能真正解決老病死的人的問題。但我想我應讓爸爸多知道法輪功的真相,多知道法,這是最重要的;否則,是我,也是爸爸最大的遺憾。「人世間,甚麼東西都是無常的,任何東西你都不會生帶來、死了帶去,都帶不走。唯有修煉,佛法你一旦得到之後,就可以永遠的得到。這個可以生帶來死也可帶得去的,那麼他就是最珍貴的,所以你給人甚麼都不如給人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

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我的好友,她是個得法不久的新同修。我仍清楚記得她引用師父的話: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這句話對我幫助很大。

「巧合」的是,一個西人學員麗莎發電子郵件時發錯地址,發給了我。我覺得她見過我父母,我也想找人聊,於是我就和她說了。麗莎在回信中先說:「這個法是這樣地偉大,我想我們的互相溝通絕非偶然。」然後她講了她母親得了非常致命的癌症,她如何幫助她母親,給她講法輪功真象,發正念,她母親的生命得以延長,她在天目中看見師父在另外空間教他父母煉功,等等。

從1996年接觸到法輪功,我帶修不修的拖了很久都不精進,甚至不知道甚麼時候得的法,也不太在意煉沒煉。1999年後我想我是煉法輪功的。除了我的胃病煉功後無影無蹤外,我有過幾次消病業的經歷,但我還是不太能清醒地覺得修煉的偉大,我無法走出自己的挑剔和懶惰。

但當我看到麗莎的電子郵件時,我哭了,為師父的慈悲和法的偉大而震撼。麗莎說:「你現在是家中最重要的人。」

在這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給家人打電話。首先我告訴家人,再不能說對法輪功不敬的話了!他們答應了,爸爸還向我道歉。出於醫生的忠告,爸爸一直被瞞著他的真實病名。爸爸生病後,家裏給爸爸的房間裝了暖氣。爸爸說,你若回來,我把我的有暖氣的房間讓給你。爸爸的善良使我感動。我為我修煉不精進悔恨。如果我修得好,才能打動別人的思想,才能真正地救人。「度己度人,普度眾生」。

我爸爸已經67歲了,是個非常誠實善良的人。我試著把」真,善,忍」的法理派生出的一些道理告訴他們。《轉法輪》上提到:「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我告訴爸爸一定要做個好人,保持快樂的心情。

一次,媽媽說爸爸訓斥一個小護士因為她做飯太鹹了。我馬上讓媽媽轉達爸爸要善待別人,多忍耐。我告訴媽媽癌症的英文是螃蟹,意味著橫行霸道,而精神和物質是同一性的,所以讓她轉達爸爸,如果他高高興興的,善待他人和自己,他的每個細胞都會乖,不搗亂,高高興興的。

一次媽媽告訴我,爸爸說:呣,我女兒號著我的脈呢,我心裏煩躁難過得很,但我想起女兒的話,讓我多忍耐,我就平靜下來了。爸爸說他再也不和別人發脾氣了。

爸爸恢復得很快,三次化療後,醫生說已經90%痊癒。第四次化療,爸爸一點不良反應都沒有。媽媽還以為藥錯了。醫生說,這樣的情況,一百個病人中也不一定出現一個,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我真想告訴醫生們,秘訣來自「真,善,忍」。

我在講清真象方面也不再瞻前顧後了,考慮會不會上黑名單啊,考慮這個那個等自私的利益。當聽說SARS肆虐時,我感到了和聽到爸爸生病時一樣的酸楚!師父的經文《淘》中一句「中原處處添新墳」,早已警示了,而「慈悲救度知多少」則是我們弟子該做的。在一位同修的啟發下,我給中國學生郵件列表發了明慧文章的摘錄「健康和平離我們有多遠」和師父的經文《法正》。儘管我告訴大家這是法輪功的,沒有一個人吵和罵,而這在通常人們不了解真相的情況下會招來一陣吵鬧。我不是在做廣告或讓他們怎樣,我的心是為了大家。發完郵件後,我發正念,同修也幫發正念。第二天上午,我去面試一個夏天的工作職位,下午就收到了錄用。當我告訴家人這個消息時,爸爸脫口而出:「好人好報。」

我想爸爸由於一直不知道病名,可能感受不像我和媽媽那樣深。我希望我爸爸能看到我的文章時,也能真正看到法輪大法的偉大。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就是我天黑開高速公路時,車下了左車道的路面,失控,被反彈到右邊的路下的深溝裏。然而我和車安然無恙。對我媽媽講時,她開始不知道多驚險,還當笑話,後來才後怕。

由於我一直很平靜,我的很多朋友們都根本不知道我爸爸的事和這個神奇的經歷,就像他們無法相信我向他們談起的我的有驚無險的」車禍」一樣。我希望他們看到我的文章時,也能對法輪功有更深的正面的了解。

我也無法想像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會怎樣。至少我不可能保持平靜和快樂,對其他像我這個年齡和蜜罐裏長大而又隻身在外的人,面對突如其來的不幸,這也許是不容易做到的。

我的新同修羨慕我說師父對我太好了。是啊,我順便想告訴大家,自從我猛醒,精進修煉,走出來講清真象後,好事頻頻。我通過了博士答辯,找到了工作,論文得了獎,爸爸恢復健康。當然,這一切都很平靜。當我不執著時,這些似乎都輕而易舉。修煉其實很簡單和美妙。

我想對至今不明真象的世人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對某些仍在迫害大法的人說:黑名單和任何強制阻擋不了我的正法修煉。修煉就是修煉,我們從不參與政治。迫害這麼好的正法是不該的。你們也應猛醒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謝謝師父。我要抓緊精進了。以上是個人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