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勞教所奴工內幕:一天十七八小時、有害原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8日】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共有七個大隊,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就有一千多名。每個大隊幹的活各不相同,我是被非法關押在五大隊。夏天一般4點鐘就起床了,然後就到車間開始了一天的勞動。有時活要的急,就得加班加點到晚上10點多,這是常有的事。一天去了吃飯的時間都在車間幹活,一天要工作十七、八個小時,不許說話,管教不知甚麼時候就出現在車間門口。另外,這些活的原料對人身體是有害的,有一種非常嗆人的氣味,還有乳白膠你也說不上它是甚麼味,有的人對這些是過敏的,人簡直都不行,人就是休克狀態,心跳加速,血壓一個勁地上漲。離開車間要好一些,但整個樓都是這種味,我們五大隊就有兩個這樣的。看到她們非常痛苦,你要問管教怎麼回事,是不是這些做鳥的原料有毒,她們不回答你。大多數人都感到身體不舒服,還有貼小鳥的亮片,非常刺激眼睛,因為它是閃光的,呆時間長的人都感到頭痛眼睛疼,歲數小的還行,梨樹的丁桂香都67歲了。她也得一樣幹活,吉林有個老太太今年夏天解教回家都69歲了。都是被非法綁架來的,只要你被抓進來,你就得幹活。

沒有規律說不上甚麼時間,就讓你要聽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錄像,聽管教講那些對大法污衊的話,對師父不敬的話,這些都是強制的。車風縣的呂永珍抗議不去聽這些,被惡警大隊長王麗梅打罵多次,還有一次呂永珍要煉功被王麗梅毒打後綁在床上。不許吃飯,不許上廁所,毒打大法弟子的事情很多。老闆來收活,不合格重做。管教一天吆五喝六的,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就是用大法弟子給她們掙錢,而且伙食相當不好,都六、七月份了還是海菜燉土豆。有一段時間大米裏盡是土拉喀,你都挑不過來,你挑就沒有時間吃飯了,因為吃飯包括刷碗才10分鐘,簡直對不上牙。在非典的時期,天天逼喝一種藥,不喝管教的偽善就暴露了,又打又罵,那時血壓天天測,不准家屬接見,非常緊張,完全封閉狀態。夏天有一段時間拉肚子特別多,每個大隊要百八十號人,整個門診都擱不下了,洗澡都困難,幾個月都洗不了一次澡,後來在大法弟子絕食、罷工中得以改善。



黑嘴子勞教所敲詐錢財

我是被非法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第五大隊的大法弟子,在那裏不但要承受大強度的體力勞動,還要備受精神上的折磨。五大隊週一是接見日,誰的家屬來都是要帶點吃的東西,但很難把它拿進來。有專門負責檢查的金管教,此管教非常邪惡。有的家屬是大老遠來的拿點吃的東西被檢查出來,都給扔出去就是不讓拿。勞教所有她們的小賣店,她的東西要比市場貴一倍,甚至幾倍價錢。半個月定一次貨,不先告訴你甚麼東西,甚麼價,都是先訂貨後來價,夏天的半袖背心就是24元一件。市場多說就是六元多。

大法弟子的家屬也在承受精神上的負擔,同時,也在承受經濟負擔,黑嘴子勞教所是吉林省唯一的女子勞教所,有的家離這上千里路,到這還得給家人存點錢,有的存的多一些,東西帶不進來就得花高價在這買,要不然人的身體是受不了的,甚麼營養都沒有,有的人已經骨瘦如柴了。這是條件好的,不好的多。榆樹大法弟子崔戰雲家,土地被抽回去了,家裏沒有甚麼生活來源,二年的時間也沒有家人給她存過錢,2003年夏天,姑娘來看她,空手回來的,姑爺也是大法弟子,長期流離失所,家裏孩子上學,很困難。何止是崔戰雲一家,有多少人都家破人亡了,這也是邪惡之首的又一迫害大法弟子罪證──「經濟拖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