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監獄警察的信:從非法鎮壓經過、自焚騙局講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

你好:

「看到是緣,明白是福。今天我給你寫信,這就是緣份,也是給你一個選擇美好未來的機緣。我相信你的理智清醒、良心未泯,我更相信你的善良一定會得到福報。這就是我給你寫信的原因。

想必你對法輪功也有所了解,從報刊上、電視中、報告中、文件上,或者是親朋好友、單位中有所了解。可是事實的真相你未必真的知道,那麼就讓我來和你談談法輪功的真相,請你耐心地看下去。

首先請你想一想,為甚麼有那麼些人修煉法輪功?在「7.20」之前,短短的七年中,煉功的人就上升到一億。因為法輪功教人向善,做一個好人,可以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就連政治局的七名常委都讀過《轉法輪》,他們的家屬親人中有許多人煉過法輪功;黨政軍中很多高幹也都煉過,有的還參加過面授班,身心都受益非淺。難道這只是偶然現象嗎?當然不是。因為法輪功要求心性的提高,時時處處都要做個好人,要做到真善忍。通過修煉,可以祛病健身,使人身心受益。誰不想做個好人?有這樣的功法,能不煉嗎?正因為社會需要好人,需要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善良的人,法輪功才會擁有如此巨大迅速發展的良好勢頭。這是人心所向。可是江澤民卻以個人意志強加於中央領導集體,強制推行鎮壓。

事實是這樣的:羅幹先後兩次指使公安對法輪功進行調查,都沒有發現問題,更沒有收集到一絲「罪證」。法輪功中135位社會知名人士聯名致信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對公安的做法提出批評,指出他們的做法違反憲法和法律。朱總理批示:公安不應該找法輪功的麻煩,應該抓好社會治安,法輪功這些年為國家節省了大量藥費。但這個批示讓羅幹扣壓了,羅幹又設圈套引發了「天津事件」,又是朱總理開明處理「4.25」法輪功大上訪,指示天津釋放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使大上訪得以圓滿解決。然而江澤民卻推翻了朱總理的決定,不顧7名政治局常委中除他自己之外的6名常委的不同意,一意孤行地迫害法輪功。

對好人的摧殘,就是對壞人的放縱。一個好人你讓他「轉化」到哪裏?哪個社會嫌好人多?因此鎮壓不得人心,違背民意。儘管殘酷的鎮壓已持續了4年,但是你看看,法輪功在中國消失了嗎?沒有。不僅沒有,我們看到,到處都有大法弟子在和平地反對迫害,向世人講清真相,從而揭開覆蓋在中國大地上的黑幕。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這場迫害的殘暴及慘無人道,認清了江澤民之流的流氓本質;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輪功及其弟子的慈悲善良、純正無私;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得法煉功。現在法輪功在世界60多個國家弘傳,獲得各國政府褒獎1000多項,《轉法輪》一書已譯成20多種語言文字在世界各國發行,被譽為「高德大法」。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世界,法輪功能有這樣的發展趨勢,還不能說明問題嗎?人的信仰,任何人都不能從他的腦子裏把它挖掉,用政治手段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西方國家非常尊重人的信仰,這是人權的核心問題。保護人權,首先是尊重信仰。不能把信仰當成政治問題,這是兩個問題,不能混為一談。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沒有政治訴求和主張,純屬於信仰。而信仰是消滅不了的,也是打壓不了的。

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煉,也是正法修煉。正法修煉就要講究修煉圓滿;但圓滿不是死,否則就沒有人願意修煉了。修煉人也有修煉的圓滿要求:那就是達到高尚的思想境界,而不是死。死是不能圓滿的。李洪志師父明確強調:「自殺是有罪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如果「自焚」能圓滿升天,那麼在99年「7.20」之前全國有上億人在修煉,誰聽說過煉功人「自焚」呢?還有,現在國外煉功人也很多,怎麼沒有「自焚」呢?為甚麼在江澤民開始鎮壓之後,才出現「自焚」呢?很顯然,他是要往法輪功學員頭上栽贓陷害。「天安門自焚」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你能對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的節目進行一番仔細分析,你就會發現,所謂的「自焚」,實際上不過是由江澤民一夥導演的一場拙劣的漏洞百出的鬧劇。有幾個疑點,不知你是否注意到:

1、當劉春玲身上的火燄基本上熄滅時,她是被一個穿軍大衣的人用重物猛擊後腦而死亡的;2、王進東被「燒」成那個樣子,怎麼懷裏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都沒有燒壞,還綠瑩瑩的不變型。而且經國外語音室鑑定,在中央電視台先後出場的三個王進東講話的音調是三個人,而不是一人;3、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術後,還能面對記者的話筒,聲音清晰地唱歌說話,而且底氣十足;4、劉葆榮喝了半瓶汽油,卻沒有出現任何中毒症狀;5、大面積燒傷的病人要住隔離病房,儘量暴露創面,以免造成化膿感染,而我們看到的卻是燒傷部位被藥布纏得很厚;6、廣場沒有滅火器,警察也不會背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會有四個警察立即拿出數個滅火器滅火呢?這只能說明警察事先就已做好準備;7.自稱是煉功多年的老學員,可連基本的結印和打坐的姿勢都不對;說出的話,更是讓真正的修煉者一聽就知道是假的。疑點之處還有很多,恕不一一列舉。就是上述提到的幾點也足以說明這是假的,是一場鬧劇。這場拙劣的表演意在煽起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無非是江澤民一夥欺騙蒙在鼓裏不明真相的人們支持他們對法輪功的鎮壓。這公開挑明這場鎮壓的殘暴性,暴露出江澤民一夥的流氓本質。

法輪功修煉者不參與政治,也不反對政府。修煉者所反對的只是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草菅人命、殘害人民的江澤民既代表不了中國,更代表不了中華民族。當中國總理溫家寶訪美時,國外的法輪功學員打出「歡迎溫家寶訪美」、「嚴懲江澤民」、「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表示歡迎。這說明法輪功反對的是血腥迫害的江澤民,不反對中國政府,也不反華,從而擊碎了「逢中必反」的謊言。大法弟子在多國起訴江澤民,勢如風起雲湧,已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大法弟子先後在美國、比利時、西班牙、德國、台灣、韓國等地區以「群體滅絕罪」、「濫施酷刑罪」和「反人類罪」對江澤民提出起訴,並匯同各國正義人士敦促國際法庭審判江澤民。除江澤民外,被告上國際法庭的中國高官還有:趙志飛、劉淇、夏德仁、周永康、曾慶紅、李嵐清、羅幹等。有的判定罪名成立,有的已進入司法偵訊及調查程序。

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由亞、歐、美、加等地的100多個機構組成。全球審江大聯盟已於2003年11月26日向海牙國際法庭首席法官遞交了世界各國起訴江澤民的書面材料,提出審判江澤民的要求。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2003年1月20日宣布成立。該組織聲明:「本組織邀請全球社會正義力量在國際範圍內廣泛、深入、系統地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及相關的個人、機構和組織。無論天涯海角,不論時間長短,本組織必將追查到底,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將罪犯送上法庭,嚴懲兇手,伸張正義,警醒世人。」自成立以來,該組織已發表相關通告,計有「關於調查天安門自焚事件」、「追查虐殺罪行及成立專項調查委員會」、「成立追查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罪行委員會」、「成立追查中國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罪行委員會」等等。現在正追查迫害法輪功的證據,已獲得一批犯罪人名單,內含犯罪人相關的犯罪事實及證據。

目前聯合國已接受了這份迫害責任人名單。今年聯合國人權秘密監察機構在日內瓦召開會議。會上一個關注中國迫害法輪功的監察組織「法網恢恢」遞交了兩份有關中國迫害法輪功的報告,共計四千頁。第一份報告中列有一份名單,內含11000多名610官員、警察及其他涉及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和所涉嫌的罪名。第二份報告中列有一份名單,內含約20000多個迫害法輪功的單位及事件列表。一旦時機成熟,將對他們一一進行法律起訴。很多迫害法輪功的壞人已經上了惡人榜,已是在網難逃。

你可能不知道,羅馬尼亞的獨裁者齊奧塞斯庫被處決、南斯拉夫的米洛捨維奇被海牙國際法庭判處犯有種族滅絕罪……這些消息給中國高層帶來巨大震動。江澤民在多國被起訴、中國多名高官被判有罪、追查迫害法輪功的國際組織宣布成立、聯合國接受了迫害法輪功責任人名單,這些消息在中國各級官員中流傳。一些官員開始「留後路」並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證明自己無辜。有的警察說:口頭傳的,沒有文件依據。到了平反的時候,老江不承認,倒霉的不還是我們嗎?是啊,現在應該給自己留條後路了。

歷史證明,冤案總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謊言終究不會長久。一切做惡的生命必然會受到正義的審判和歷史的淘汰。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發動的這場迫害比文革還要恐怖。截止2003年11月27日,在全國已證實被迫害死的大法弟子已有824人。據2001年10月底中國官員透露的統計數字表明,被拘捕後迫害死的大法弟子已達1600人,被拘留、勞教、判刑的就更多了。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摧殘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而今在江澤民及其幫兇即將面臨全世界的正義審判,這場邪惡的迫害即將覆滅的時候,奉勸你們也要為自己留條後路。否則,到頭來倒霉的就只會是你們自己。你應該知道「文革」只鬧了十年不也結束了嗎?四人幫的下場人們可是都看到了啊。當時那些跟在四人幫屁股後面搞文攻武衛、打砸搶的小丑下場如何?這是歷史的教訓,人們怎會忘記?江澤民也知道自己所面臨的下場。他還能大權在握幾天?這場迫害還能維持多久?好好想想吧。

過去老人們講,老一輩做多少壞事,妻子兒女都要跟著受牽連。此言不虛: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而降。這就是報應。善惡有報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必有福報,迫害大法弟子必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間未到;時間一到,一切都報。現世現報的事例也很多。你們那裏關有大法弟子,希望你們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迫害他們。只有這樣,才是你們明智的選擇。你對大法弟子的善念和幫助,不論是對你自己,還是對妻子兒女乃至親人,都會帶來福報。只有不被欺騙,心明眼亮,你今後的人生才會更加光明,才會充滿希望。

祝你本人及家人安康幸福。

真心為你的大法弟子
2004年1月10日

不要誤解這份善
不要錯過這機緣
我們不要權和利
灑下真言苦心勸
人無正念邪惡纏
千萬別被謊言騙
為君未來更美好
靜讀此信肺腑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