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6日】四川德陽監獄與中國大陸各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一樣邪惡。一些獄警和服刑人員在名、利面前喪失了做人的最起碼的道德和良知,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施用了各種酷刑,殘酷折磨與迫害大法學員,淪為江氏手中的一根打人的棍子,對大法學員犯下了難以償還的罪行。

德陽監獄有上百名大法學員慘遭迫害。這裏僅揭露筆者所了解的幾樁罪行。

一、強制「洗腦轉化」中的迫害

(1)監區長曾富貴是個崇尚暴力的惡警。2002年元月的下旬,監獄將各監區沒有寫三書就下隊的大法學員全部集中到二監區的「洗腦班」(美其名曰「愛國主義教育學習班」)強迫轉化。他當時是監獄教育科科長,帶著一幫惡警專幹這個邪惡之事。惡警們白天睡覺、休息,晚上12點過後就毒打、折磨大法學員,強制他們轉化。而大法學員白天要超強度跑操,晚上不准睡覺,還要被毒打。

大法學員陶昌權不寫三書,被惡警綁住手、腳,用擦廁所的爛布堵住嘴,被惡警用電鞭抽打。成都的大法學員李紹斌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寫所謂的「認識」,每天在院壩裏罰站十多個小時曬太陽,兩腿站得酸軟發腫,幾個月後雙腳不能站立,送入衛生所醫治 。直到一年多後他被釋放時雙腳都無法站立。王小松曾被折磨得要撞牆,想以死制止迫害。惡警邱慎卻說:「你死吧,你撞死了我們馬上向全世界公布,又一個法輪功自殺了。」

(2)2002年7月下旬,達州市大法學員陳傳波不配合邪惡寫「三書」,惡警邱慎安排陳××等三名服刑人員毒打他,致使他的胸部嚴重受傷,至今還在疼痛。

(3)2003年11月上旬,二監區放邪惡錄像,並要求學員打報告稱自己「罪犯」。大法學員車長武(63歲)不配合邪惡的要求,不看錄像,被職能犯(從服刑犯中挑選的幫助惡警管理監獄的打手)任近叔、柳春玉兩惡人弄監舍,毒打折磨他。車長武就喊叫,柳春玉把車摔倒在地,用手卡住他的脖子,用擦廁所的爛布將嘴巴堵上,按在地上打。

大法學員李天國、李成東不配合惡警打報告稱「罪犯」的要求,被送進嚴管隊嚴管。職能犯肖傳龍要他倆背罪犯行為規範,他倆不配合,被罰面壁。第二天走操時,惡警又故意找岔子,說他倆沒走標準,肖傳龍又叫來被嚴管的王都剛、唐偉等數名罪犯群暴他倆。幾名罪犯還左一拳右一拳的打著玩,凌辱他們。

李天國去報告塗銘楊、周建文兩惡警。他們不但不制止,塗惡警還說:我們管的是罪犯,不是法輪功。打手們聽了打得更起勁了。李天國再次報告塗惡警,塗說:「你再喊,我也要動手打了。」當時姓謝的警察和一些服刑人員也在場。

李成東被打得雙腿疼痛難忍,差點殘廢。在兩個月的嚴管迫害中,每天除了正常的跑操外,還要強迫他倆繞操場跑100圈,並且不准吃飽,經常遭到毒打、凌辱這些惡警、惡人根本不把大法學員當人看待。

(4)五監區教導員吳廷海也是個邪惡之徒,他對大法學員也犯下了難以償還的罪業。2003年4月,大法學員梁俊華不配合邪惡的要求,不看邪惡的錄像,被惡警連續幾次毒打。晚上的毒打聲、吵鬧聲驚醒了六監區的大法學員陶××,他高聲大喊:制止迫害,不准打人。喊聲又驚動了四、五監區的人,大家都知道五監區的吳廷海等惡警殘忍的毒打了梁俊華。就在那幾天中,還有一位剛來不久的、不知姓名、地址,也不知從哪個看守所送來的大法學員死於德陽監獄的衛生所。


這兩件事引起了全監獄100餘大法學員的強烈抗議:集體不出工;絕食;寫信向監獄長馬愛軍討個說法;並嚴正聲明:2002年8月前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所寫的三書全部作廢!

監獄迫於大法學員的正義要求,用文件方式處理了五監區一名毒打梁俊華的惡警李××。

二、製造假象,迷惑世人

(1)2002年7月監獄集中未轉化的大法學員辦「洗腦班」,強迫大法學員(加監督崗約有100餘人)看錄像,該錄像有黃繼光生前的戰友肖多良,修煉大法,後又被「轉化」的說法。當時有個一起看錄像的監督崗是中江縣人,與肖多良是同一個地方的,據他講,真正的肖多良個頭高,是個瘦子,70多歲了。而錄像上的肖多良是一個矮個、稍胖的人。

(2)2003年12月20~22日三天內,二監區給大法學員放了三個不同版本的「天安門自焚」錄像。
第一個版本:裝汽油的雪碧瓶完好無損。
第二個版本:沒有裝汽油的雪碧瓶。
第三個版本:裝汽油的雪碧瓶輕度燒壞、變形。
第一個版本與2001年1月30日晚上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以及「焦點訪談」放的錄像一樣。為甚麼會出現二三版本的錄像?只有造假的人才清楚。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假的只會越做越假。

三、惡警知法犯法,隨意體罰,折磨大法學員

(1)2003年10月31日,二監區要求上午背監規,下午唱歌。10多名大法學員不配合,不背罪犯行為規範,被罰跑操。每個人派一名監督崗監督。待每人沿操場邊緣跑了50圈後,職能犯邱從軍說大法學員楊友潤跑慢了,罰他重跑。楊不配合,就被邱從軍等多名罪犯群暴。大法學員何燕超見狀高喊:「不准毆打大法學員!」邱從軍聽見說:「你管閒事,想挨打。」此話一出,幾名罪犯撲上去朝何燕超拳打腳踢。兩名值班警察視而不見。

又不知甚麼原因,何燕超被嚴管到2004年5月就轉到廣元監獄去了。

(2)2004年4月中旬的一天,大法學員宋子明和幹勁在一起說了幾句話,被曾富貴和崔唯剛知道後,曾當眾左右開弓猛打宋子明的耳光。崔唯剛效仿著就打幹勁的耳光。

(3)二監區的教導員陳平表面斯文,而肚子裏壞水不少,常出壞點子整人,使大法學員遭受更殘酷的迫害。如大法學員楊友潤、唐剛義、宋子明、龔××等常常被職能犯毒打,隨意侮辱。若向崔唯剛報告,他故意大聲問:你們誰看見誰打他們了?其他人誰也不敢說實話。多次報告無濟於事。一次,楊友潤為了制止無理的迫害,向陳平反映了這些情況,陳卻說:「你為何不早點報告?你報告不及時,屬於包庇罪犯打人,是違法行為。」 楊友潤反被送去嚴管。

(4)早在2001年,五監區迫害大法學員就是十分殘酷的。南江縣的潘正光曾經被一天打三次,其中有兩次都是被打昏死後再用水潑醒。再由兩人拉著他的手在地上拖,前面衣服的下擺拖得很爛,拖出了許多小洞

(5)2004年7月,五監區惡警從大法學員陳傳波身上找出了經文,被關了禁閉並嚴管。10月8日才回五監區。

(6)2003年12月8日,六監區的大法學員胡剛被迫害了三年,即將刑滿釋放。又被監獄惡警以及德陽市旌陽區檢察院的鄧××(科長)扣以「組織煉功」,再加刑三年,繼續迫害他。

四、五監區用繁重的勞役迫害大法學員

五監區的大法學員勞動量比一般服刑犯要高出好幾倍。如刮電話電纜小線,50歲以上的人一般只有2公斤左右的任務,而對大法學員,惡警吳廷海張俊卻規定刮10公斤的任務。若完不成任務禮拜天不准休息,罰走操,而且每晚也不准休息,要罰在院壩裏冷坐到晚上10點左右。 有些完不成任務的大法學員還常常遭到毒打、嚴管。

2004年8月1日樂山市大法學員吳強被五監區惡警以未完成任務為由,送二監區關閉15天(禁閉期間不准洗澡換衣服)。8月2日下午4時左右,二監區禁閉室的職能犯在龍厚春、蘭偉兩惡人在二監區惡警的唆使下製造事端,誣陷吳強攻擊職能犯。把吳強雙手反銬,腳戴鐵鐐,再施暴行迫害。吳強痛得大叫。惡人蘭偉拿來封口膠封住嘴又打,連續打了幾次。當時有幾個惡警在場。

8月16日吳強被轉到嚴管隊。在龍厚春、蘭偉的精心安排下叫其他被嚴管的犯人以吳強不走操為由,又群暴他。打得很厲害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皮膚,全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打後又關禁閉15天。

8月16日吳強又轉嚴管。惡警又給他扣上「擾亂監管秩序罪」,用加刑相威脅。吳強在數次反覆的折磨迫害中,始終沒有妥協。

德陽監獄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的罪行罄竹難書。這裏只是千百條罪惡中的幾樁。請知情的大法學員都來將其罪行曝光,揭露出來。以制止迫害,讓世人看清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邪惡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