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陽監獄二監區仍在繼續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4日】四川德陽監獄二監區(入監隊),長期非法關押從川內各市、縣看守所送去的大法弟子,強化洗腦,對已經分下隊的堅定的大法弟子再重新入監嚴管。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貼身犯人監督,惡警不准大法弟子之間說話,限制最基本自由。對不承認自己犯法的大法弟子關禁閉、背銬、嚴管集訓(監獄設在二監區的嚴管隊)。

2002年元月,四川德陽監獄將四、五、六大隊24名大法弟子,收入監隊(二監區),加上新被劫持入獄的大法弟子共計四十多名,進行長期折磨。惡警對吳增輝等四名大法弟子強行晝夜體罰「開摩托」 (蹲馬步、腳後跟離地、兩手前伸端平),長達近五十個小時。下來後,人幾乎失去知覺,不能行走。七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徐仁武被積委會主任文科拳擊胸部至傷。

大法弟子張耀抵制獄方讀誹謗大法的東西,站起來背誦經文,說:「是真修弟子都站起來」,齊刷刷的那一組的大法弟子全部站起來抵制。張耀被折磨關禁閉、背銬。第二天監獄有關科室、教育科、獄政科和二監區來了近二十名幹警,強迫前一天學習組大法弟子讀誹謗讀物,遭拒絕。這時早已布置好了的惡警和十幾名犯人,在監區後壩(全監區人都在前壩),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陶昌全高喊:「他們又在打法輪功啦。」幾人被打倒在地,警察穿著皮鞋踩在大法弟子臉上,這時大法弟子高喊正法口訣。梁大(二監區長)腳踩陶昌全的臉,把電警棍塞進他嘴裏放電,被電的還有王曉松。陶昌全、王曉松二人被關禁閉、背銬。

監獄嚴管隊成了「專管」大法弟子的地方。從四、五、六大隊收入監的大法弟子去後,被強制「轉化」的近十名法輪功學員聲明以前的強制洗腦作廢,全部反轉化。氣急敗壞的惡警將大法弟子胡崗三人罰全天站軍姿一個多月。以邱慎為代表的惡警,找各種藉口,將大法弟子嚴管,有的甚至根本不找任何藉口就嚴管。嚴管上午8點出操,連續跑2個小時,幾分鐘上廁所後又開始三大步伐訓練(齊步、跑步、正步)。口令由犯人下達,而邱慎經常來找麻煩,「他是你甚麼親戚,你讓他休息?」逼迫犯人加大運動強度迫害大法弟子,抬腳懸空幾分鐘後才換腳,這樣訓練到開午飯。中午1點鐘又是兩小時跑步,然後是訓練。犯人來嚴管隊,只要到一個月時間,立即通知其監區把人接走,誰都知道這一個月他們已經吃不消了。而大法弟子被長期在嚴管隊折磨,還在時不時加大負荷。糧食定量被剋扣,吃不飽;口渴了只能在水龍頭喝不淨的自來水,多數時間連自來水都沒的喝。住宿條件很差,房間無窗,只有幾個幾釐米的小孔透氣,鐵板門、地鋪、無蚊帳,夏季悶熱,蚊蟲叮咬,一週才能洗一次澡,在嚴管隊的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皮包骨。

大法弟子無罪,不承認強加的罪犯身分。大多數大法弟子都能堅決抵制,這樣惡警們就讓監督崗領著跑圈、兩圈後換監督崗,以中速拽著推著跑,來回換了多次人。大法弟子徐長征說:「你們這樣不把人跑死、跑倒,就不停。」負責訓練的警察陳××說:「我甚麼時候說不跑倒不停」,「這種行為、這種做法已經說明了這一點」徐說。當晚陳××找徐「談話」到深夜,掄拳打斷徐長征半顆牙齒。後徐多次指責他們違法,被關禁閉。聲明自己無罪的大法弟子被迫頂著烈日站軍姿,沒有休息日。由監督崗教打「報告詞」 ,監督崗二十分鐘一換。有的惡習深的監督崗,一會拽大法弟子的手,一會拽腿,並用不好的語言刺激。大法弟子就向他們講真相,有很多犯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很多人生出同情心,看到警察來了,就「教報告詞」裝裝樣子。

大法弟子張志剛被邱慎(管教)強行罰站,站在誹謗大法的宣傳畫下,張志剛將畫撕下。張被曬得臉、脖子、手臂皮膚暴脫。從早晨6點站到晚上9點50分才讓休息,小腿、腳膿腫發亮,穿不進鞋,光著腳站在地上,就這樣還是被強行穿鞋。大法弟子李紹斌,因拒絕寫思想認識,被崔(管教)罰站軍姿兩個多月,頂烈日絕食抗議三天後暈倒,出現呼吸困難,之後一個多月幾乎不能行走。

「愛國主義教育學習班」,是成立於2002年7月,由監獄各科室領導及各監區「得力」警察近二十人組成的,專門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迫害。惡警們吃住在學習班裝有空調的專門房間裏。約二十名大法弟子被封閉在簡陋的房間裏面。另有惡警們挑選的二十多名刑事犯任監督崗,嚴密監視大法弟子,不許說話,白天高強度的戶外訓練、曝曬,晚上強行洗腦。在開飯前,惡警迫使犯人唱完改造歌曲後,高呼打倒大法、師父的口號,再開飯。大法弟子劉韜手指一犯人不要做惡,反被警察以劉「出手打人、不服管教」關禁閉(一般均為15天)。白天在空調房間養足了精神的警察,晚上10點過以後,開始把剛上床休息的大法弟子喊起來談話,進行車輪戰到凌晨三、四點鐘,然後放回休息。見無法動搖大法弟子,李衛東(六監區管教)惱羞成怒,用侮辱性語言大罵大法弟子李正符。大法弟子王曉松在學習班被長達兩個月的折磨後,約十名警察對他輪番打警棍,每人十棒至二十棒不等。昏迷中的王被涼水潑醒後,邱慎(二監區管教)對王說:「王曉松你受不了啦吧?受不了你可以自殺,我們又可以在電視上報導,法輪功又害死一條人命」。同時被打的還有張志剛。

學習班、禁閉、嚴管的大法弟子和部份不在這三處的大法弟子,會見親人及通信的權利被剝奪。任何書籍、紙、筆被沒收,強迫每週寫一次思想彙報,要向監督崗拿紙筆,對拒不認稱罪犯的大法弟子取消通信、接見外,把其家人郵寄的錢也扣留,使得很多大法弟子無錢買日用品(牙膏、牙刷、洗衣粉及手紙)。大法弟子趙乃乾把自己的錢給同修買日用品,被嚴管(2003年4月──9月)。現任監區長曾××找趙談話,趙指出「你們非法嚴管我。人與人之間要互相關心,幫助他人是做人最起碼的,你們這樣做才是踐踏人性、反人類的。」曾××氣急敗壞,將趙關禁閉。到禁閉室趙乃乾遭一犯人毆打。趙絕食抗議,兩天後人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趙被用板車送獄衛生所,將手、腳捆在床上、強行輸液。幾天後,骨瘦如柴的趙佝僂著身子,奄奄一息的又被關進禁閉室。

二監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每天還在發生。

惡警梁大,原二監區長,現已遭惡報,於2003年4月帶犯人拆房子時,被倒塌牆體紮埋,下半身癱瘓。望德陽監獄警察以此為戒,趕快棄惡從善,彌補自己的過失,否則報應來時,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