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勞教所窮凶極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四川楠木寺勞教所在610恐怖分子的操縱下,是邪惡、恐怖的人間地獄,為了關押大法弟子專門成立了七、八、九中隊,每個中隊約關押200多名大法弟子,最多時關押有600多名,其中七、八中隊是最邪惡、黑暗的地方,七中隊至少迫害致死3名以上大法弟子,九中隊因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減少現已撤銷。勞教所八中隊隊長李琦、副隊長胡××和尹丹、惡警李霞是最狠毒、最邪惡的,他們長期唆使最壞的犯人殘酷打罵大法弟子,殘害好人。

王紅霞、張世清、張鳳清、高慧芳、陶玉琴、蔣賢鳳、佔敏、祝躍輝、燕寶萍、吳士翠、劉鳳霞、劉忠義、彭仕群、黃敏、羅夢、童國琴、凡英、喻斌、段文蓮、黃麗沙等十幾個特別堅定的大法弟子長期被強制在露天面牆壁罰站,其中黃麗沙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在邪惡恐怖下堅定正念,她們不服從邪惡的命令和指使,不報數,不喊報告,不做操,不唱歌,堅定的維護大法、制止邪惡的迫害。只要見到惡警李琦、李霞、尹丹、胡××等迫害大法弟子時,她們就站起來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師父是大慈大悲的!」「還師父清白!」惡警立即夥同幾個案犯一起衝向大法弟子,拳打腳踢,亂抓亂扯,用髒擦布塞嘴,用膠貼嘴,用電棍、警棒打,銬在大樹上,惡警們像一群餓狼,拳打腳踢,嘴裏不斷的亂罵。

在勞教所表現不好的犯人要「嚴管」,而對這十幾個大法弟子比「嚴管」還更「嚴管」,參與「嚴管」的人除案犯外,還有混進法輪功裏的蛀蟲、猶大、特務們,這些人有:劉國琴(南充人)、謝採樂、周義、劉述芳(成都人)、陳正芳(攀枝花人)、萬慶、葉丹玲(成都雙流)等,它們比案犯更壞,天天都在惡警面前說大法弟子的壞話,挑撥、教唆惡警和案犯往死裏打大法弟子,它們常常被惡警指派充當包夾大法弟子的組長。每天早晨五、六點鐘天還沒亮,惡警就讓犯人兇狠狠的將堅定的大法弟子監視到露天牆壁角落,坐軍姿或站軍姿(頭、背伸直,雙腳並攏,不准閉眼),不准講話、不准動、不准看任何人。往往一站就是十天、半個月、二十天、三十天,每天站18到24小時不等。大法弟子高慧芳、羅夢、彭仕群、喻斌等曾經被連續罰站22天以上,最後七天每天連續24小時的站,不准閉眼,她們只有靠心裏時時不停的背《論語》和師父的經文,並時刻發正念,才堅持過來了。

有一次打掃衛生,因床響了一下,犯人羅娜娜就認為是大法弟子汪慧英的聲音,陳其、李紅等三個犯人立即就把汪慧英摁在小房間裏,拳打腳踢,用皮帶抽,用拳頭撐臉、頭,穿著皮鞋踢肚腹。又有一次因桶碰桶響了一下,犯人故意找碴說是高慧芳、段文蓮、童國琴三個大法弟子講話的聲音,馬上吼罵,鄧愛玲等犯人邊打邊罵把大法弟子推到三樓的小房間裏,窮凶極惡的犯人拼命的打她們。

犯人裏最壞的有:趙衛東(四川南充市人)、張雪梅(四川簡陽人)、曾奇梅(南充人)、羅亞東(簡陽人)、陳紅(成都人)、李家情、陳其(音)(四川江津人)等,它們充當「民管」。其中陳其最邪惡、最無恥,她打遍了所有的大法弟子,強迫大法弟子給她洗衣服,脫光大法弟子的衣服進行侮辱,邪惡們經常穿著皮鞋踢、踩大法弟子的肚腹……惡人們常常問一些惡毒的問題,誰不理他們,要遭暴打,被強迫回答了他們,也要遭毒打。24小時監視大法弟子,並作詳細記錄,第二天惡警就去收記錄本檢查。

後來邪惡更狠毒的迫害,全天24小時的半蹲:腰挺直,兩腳、腿並攏,小腿大腿還要夾報紙,兩手抬起平行地面,頭頂書報,若報紙或書掉一次,就拳打腳踢,打臉,打頭,打腰,穿皮鞋踢,用鐵衣架打,嘴裏不停的大罵,再強迫做500-1000次下蹲運動:兩腿並攏、雙手抱頭,下蹲、起來的反覆做。

有一次,有一位外國人去參觀訪問。聽說她是新西蘭的大法弟子,是為了調查那裏設水牢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但她沒有看到,因為水牢在另外一個地方,張鳳清、祝躍輝和王紅霞等都曾親身經歷過水牢。那天中午惡警李琦緊隨著她一起走,她上下樓看,當走到三樓最角落那間屋時,看到十幾個大法弟子都面壁站軍姿,就問李琦「為甚麼這幾個要站著?」它撒謊說:「她們喜歡站」。當時有四個大法弟子就糾正說:「我們個個都不願意站,是它叫我們站的。」那位外國人離開後,惡警李琦就唆使犯人陳其(音),鄧愛玲……等毒打汪慧英、彭仕群、羅夢、段文蓮。門窗緊閉,五個犯人輪番打一個大法弟子,拳打腳踢,用硬塑料拖鞋死命的亂打,皮帶雙拆成皮鞭打,一個個的打倒在地上攣縮成一團。倒在地上時,它們還不死心,又亂踩、亂踢腹部,嘴裏還不停的講下流無恥的話,直打了一個下午。到了晚上,窮凶極惡的犯人又在惡警李琦的教唆下,將四名大法弟子拖入一個僻靜的小屋裏毒打。高慧芳曾以常人方式抗爭卻遭到了更殘酷的迫害,被罰24小時站軍姿,整整站了一個星期。惡警李琦為掩蓋罪責,硬逼迫羅夢寫一個「沒有被打」的「證詞」,不僅給羅夢勞教加期,還用鐵鏈銬在大樹上一通宵,接著站軍姿一週。四個人一個接一個的殘酷迫害。

2002年的夏天,正是烈日炎炎,惡警李琦、尹丹、李霞把全八中隊50多個不轉化的學員,集合在太陽下訓練一個月,邪惡的說:「你們是犯了罪的,就是要弄來調訓!」它們覺得中隊的二、三十個犯人少了,又到其它中隊挑選了12個最壞的、牛高馬大的犯人到八中隊,專門迫害大法弟子。陶玉琴、劉忠義、吳仕翠、肖紅俊、喻斌、凡英、龔樹英、段文蓮等人,堅決抵制,站著不動,不配合它們的命令和指使,說:「大法弟子是清白無辜的,沒有犯錯,更不是犯罪!」惡警立即喊來十來個犯人對一個大法弟子毒打,一動手就長達幾小時、半天、一整天,一個個輪番打,個個都被打得遍體鱗傷,到處又青又腫,傷痕斑斑,臉腫了,頭腫了,衣服被抓破了,鞋被打破了,腿腫了,身子也腫了,衣服都穿不進去了,重慶華銀山市婦女主任祝躍輝被打斷兩根肋骨,喻斌則被打斷四根,她自己都能明顯的摸到斷開的骨端,還不能說骨頭斷了,否則,被送到醫院裏就更慘。邪惡又抓又扯又拖又踢,每個大法弟子的腰部、胸部、腿、腳等處都被打傷,都被打得不能動了。大法弟子陶玉琴、喻斌、劉忠義、凡英等被打得站立不穩,邪惡還要強迫她們罰站,凡英站得昏倒在地,惡警李琦、尹丹還要拖她站起來,犯人對大法弟子說:「是她們(惡警)喊我們打的,那李琦、尹丹、李霞、吳所長等都在那邊看著的,如果她們看到我們不動手打,我們就要挨整。」多邪惡呀!

兩個堅定如金剛的大法弟子,張鳳清和張世清,長期被單獨關小間,她們所受到的殘酷折磨非語言所能形容,四到六個犯人監管一個,戴著手銬腳鐐,誰也不知道她們每天被惡警胡副隊長等的電棍警棒毒打過多少次,被辱罵多少次?她們總是關著門窗藏起來暴打。有大法弟子見到張鳳清,全身青紫,腿腫得褲子都穿不上,心裏頓時一酸,淚水強忍著,不敢流下來……。

更邪惡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剝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暴打,連起碼的人格尊嚴都被蹂躪了,它們一點人性都沒有了啊!

還有比這更更邪惡:天天強迫大法弟子讀誣蔑誹謗大法的書,那些書裏全都是假的、惡的、捏造的、誣陷我們偉大師父的,開了天目的大法弟子看到那書裏每個字都是蛤蟆精附體、又蹦又跳。那些邪惡的光碟,內容與邪惡書是一樣的壞。惡警安排邪惡之徒做這些大法弟子的洗腦,每一個大法弟子前後都經歷了四、五百名小丑的攻心戰,她們從來不聽小丑們的胡言亂語,不搭理它們的提問,想都不去想它們誘惑的言詞,只感到他們可悲可笑。

大法弟子只知道要證實大法,要「助師世間行」,師父早就講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修得再高也是師父安排的你才能修上去,怎麼可以不聽師父的呢?邪惡又說:「你憑啥子要死拉著師父不放?」大法弟子說就是要堅如磐石的跟著師父修煉大法,這個心永不動搖!大法弟子時時都在背《論語》和「經文」,時刻都在發正念,閉口不說話,她們堅如磐石的跟著師父修煉的心沒有變過。

有一名大法弟子被新轉到一個地方,告訴那裏的大法弟子背《論語》,有的堅持背,到最後也沒被「轉化」,而沒有背的那些人幾乎全部被洗腦邪悟了。有的開著天目的同修看到寫了「三書」的人,她的金光閃閃的世界像流星一樣爆炸了。有的被洗腦放出來後,看到師父的經文就明白過來了,而不看經文的就很難。「最怕的是不看經文,看經文就可以明白過來。」這是歸正後的學員的普遍認識。

從2003年元月15日起,惡警李琦、尹丹、李霞魔性大發,大法弟子因為不讀邪惡的書,三個惡警就叫犯人陳其、鄧愛玲、李紅等,脫光大法弟子的衣服暴打。在17日那天,又把彭仕瓊、羅夢、劉忠義、陶玉琴、童國琴、段文蓮的衣服脫光,四個犯人打一個大法弟子,一個個被打得倒在地上不能動彈。惡人先叫大法弟子站在離牆一尺多遠處,犯人陳其從幾米外起跑衝過去,跳起一腳蹬在肚子上,皮帶雙拆成鞭往光裸的身上亂抽,用硬塑料拖鞋死勁打,用胳膊肘打,拳打腳踢,打倒在地上不能動時,又在全身亂踩亂踢,邪惡還不甘心,又把六個大法弟子光裸著拖到裏面一間小屋裏暴打……其時正是寒冷的深冬,這血肉之軀被光裸著在冰冷又粗糙的水泥地板上拖拉!又用臭擦布、臭襪子塞嘴,這種慘無人性的暴行持續了整整一天。第二天又暴打了八個大法弟子,還脫光年齡最小的大法弟子羅夢(20多歲)的衣服,陳其連續毒打羅夢三次,將羅夢打倒在地,犯人李紅等,用髒擦布臭襪子堵住羅夢的嘴,侵犯羅夢的陰部、胸部,對陰部倒冷水……。這種無恥下流的行為,就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中國勞教所裏!就在穿著公安警服的眼皮底下!就是中國勞教所警察挑選的打手幹的!

惡人又出邪招,每十幾分鐘強迫每個大法弟子喝一大杯冷水(約600ml),卻宣布不准上廁所,或一天只能上一次,使很多大法弟子的屎尿流在褲子上,卻不准清洗,只能穿乾在身上。不准洗澡,一般要三個多月才能洗涮一次。如果屎尿流在地上,就要被犯人毒打。正值寒冷的冬天,別人都要穿很厚的棉衣棉褲禦寒,大法弟子只能穿一條很薄的單褲。有一個大法弟子一個星期沒有讓她上廁所,卻沒有屎尿流在身上,一身乾淨,犯人都覺得奇怪。

2003年底,惡警越來越瘋狂、殘暴、惡毒,每逢她們三個惡警誰值夜班時,大家睡熟以後,深夜叫以陳其為首的三、四個犯人,抓一個大法弟子到樓下一個陰冷、潮濕、隱蔽的屋裏,關上門窗,脫光衣服,毒打、謾罵、咆哮著:「你寫不寫悔過書?不寫今天就打死你!」殘酷的折磨、野獸般的侮辱……,在這種高壓殘酷的迫害中,實在是承受不住了,一些人違心的寫了「三書」,但每一個都內心非常愧疚,這種痛苦的滋味真正比死了還要難受百倍。﹝編註﹕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以上所寫只是冰山之一角,其實邪惡比所寫出來的還要殘酷、野蠻、狠毒,真的是「登峰造極」了!四川楠木寺勞教所的七、八中隊是最邪惡的地方,因關押的大法弟子多又新成立九中隊(現已撤銷),有迫害致死的案例明慧網上已報導。7隊還有王紅霞、燕寶萍、8隊還有高慧芳、羅夢、劉鳳霞、劉忠義、蔣賢鳳、童國琴、孫鳳華等60多名大法學員尚被關在裏面遭受野獸的折磨。張世清於2004年4月份被轉走,不知去向。

強烈呼籲國際社會、各界政府、全世界有正義感的各界人士給予關注和援助,立即制止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慘無人道的獸行,還人間正義與公理!

請緊急營救獄中的大法弟子。

電話:
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八中隊0832─5212174 ,隊長李琦
七中隊隊長張小芳更加邪惡至極,曾迫害致死黃麗沙、龔樹英、**群等大法弟子。
惡警:李志強(男)。

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黃麗沙,女,約20多歲,成都人,兩次被抓,在七中隊於2003年大約7、8月間被迫害致死。

龔樹英,女,63歲,成都某學校校長,曾兩次被抓,第一次關在八中隊,被放回不到一個月,又無辜被抓走關在七中隊,第二次絕食,被野蠻灌食,大約於2003年10月間不堪忍受撞牆而死。

**群,女,20多歲,成都人,約2004年4月在七中隊被迫害致死。七中隊隊長張小芳給迫害死大法弟子的犯人減期。每轉化一個大法弟子減教20天,打死**群的兩個犯人各減教1個月以上。並且嚴密封鎖消息,誰走漏消息給誰加期。**群被迫害致死後,張小芳、李琦非常害怕,不敢叫最壞的犯人陳其管其他大法弟子了。

唐梅君,女,重慶市鐵路火車站工人。曾經全家修煉大法,其妹妹唐樂群被抓後,被洗腦邪悟出賣了自己的姐姐,唐梅君兩次被抓,第二次被判勞教1年,關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幾個月後被洗腦寫「三書」放回,出現氣喘、咳嗽等症狀,於2004年元月去世,去世前說:「江澤民最壞,是江澤民害死了我。」 其妹唐樂群還不醒悟。唐樂群電話:0832-3941823,四川隆昌縣火車站客運室檢票員。

有許多邪悟後放出的人死了,大多數是病死的。還在邪悟中的人、還在給邪惡做幫兇的人真的應該好好想一想自己了,真如果等到那一天來臨再悔悟肯定是來不及的。

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這裏的惡警、壞人採用的手段包括:

1. 不准大法弟子睡覺。從第一天早上六點鐘到第二天凌晨四點,一直要大法弟子做苦役、苦力,或進行超負荷的體力折磨,中間伴隨惡人對大法弟子的打或罵。

2. 一天24小時只准大法弟子上三次廁所,被嚴酷折磨的大法弟子只准一天解便2次或1次,根本不考慮大法弟子的正常生理需要。還強迫大法弟子喝大量的水,然後不准上廁所解便。

3. 對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弟子殘暴的進行暴力灌鹽水。

4. 用酷刑老虎凳折磨大法弟子。

5. 惡警、壞人脫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然後用繩子捆扎大法弟子。然後唆使吸毒犯用燃著的煙頭燒、烙大法弟子,直到把大法弟子的皮膚燒裂、肉燒爛都不放手。

6. 把大法弟子的衣服用來打掃地上的屎、尿。

現在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紅霞、趙宗林、鄭才先、毛開明、耿小俊等,還有一個十二歲的大法弟子,一個小女孩兒,也被非法勞教,遭受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