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裏的所謂「教育、感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4日】我是不久前才從勞教所剛釋放出來的法輪功弟子,我所看到勞教所裏的所謂「教育、感化」就是酷刑迫害、人格侮辱、藥物摧殘和強制洗腦。這樣的事情簡直舉不勝舉,真是罄竹難書。

大法弟子趙忠玲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強制「轉化」的,惡警張小芳將她單獨隔離,不准任何人接近,然後幾個雜案犯包夾她,每天大把大把的藥強迫她吃下去,如自己不吃,就用「開口器」灌。幾十天後的一個凌晨,發生了所謂的「自殺」。以後到醫院,在頭部受了重傷的情況下,惡警張小芳又把趙忠玲關在房間裏,門、窗都關上,雜案犯又在她身上踩,強迫她寫下了所謂的「悔過書」,這叫甚麼「教育、感化」。

惡警張小芳用慣用的隔離手段,用藥物來迫害一個堅信大法的大法弟子吳世蓮。在被迫害的幾十天裏,吳世蓮沒有被藥物造成身體極度痛苦而屈服,一個姓毛的警官兇惡的說:「對吳世蓮『十滴水』加量!」

惡警張小芳認為學員耿小俊「轉化」不好,她就用慣用的手段對耿小俊進行迫害,並且用繩索把她的腿以盤腿的形式捆起來,致使她的腳腫得很大,雙腿從下到上起了很多大雞蛋那麼大的泡。試問張小芳這叫「教育、感化」嗎?

這裏的警察,不管文化程度有多高,都是道德極其敗壞的人,因為她們強迫大法弟子罵低級下流、不堪入耳的話。惡警王珊還叫囂著說「就是不准你做好人……!」

試問這像一個警察應有的品德嗎?付麗瓊不罵自己的師父,被惡警張小芳扇了很久的耳光,然後叫雜案五花大綁像對耿小俊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把她腿捆起來。

在2003年4月26日那天,是潘姓警官和唐姓警官值班,中午吃過午飯,她們把所有的人都關到了寢室裏。由於大法弟子朱銀芳抵制邪惡的迫害,惡警們叫雜案犯把她從院壩拖到洗澡室裏之後,我們聽到的是撕心裂肺的慘叫,不一會兒就甚麼聲音也沒有了,大法弟子朱銀芳就這樣被邪惡迫害死了。

在七中隊的人,所謂「轉化」的大法弟子,她們不管是年輕人還是年逾花甲的老人,每天的生產勞動都在20個小時上下,甚至是通宵,這些都是經常的事。惡警看見誰不順眼,打、罵是家常便飯,她們說這就是勞教。這裏的人說:「表面上鶯歌燕舞、歌舞昇平,背地裏卻血流成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