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惡警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31日】我是98年3月得法的,修煉大法6年來,身心受益,改掉了罵人成癖、脾氣暴躁的壞毛病。家庭和睦了,原來鼻竇炎、膽囊炎、婦科病沒有服一粒藥,病症不翼而飛,真是沒病一身輕,精神非常充沛。這樣的神奇大法卻遭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非法打壓,我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我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實情況,履行憲法賦予公民上訪權利說真話,屢遭不法人員、惡警及惡人迫害。

2000年2月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訪,在豐台火車站遭非法堵截後,被非法扣留在松原住北京辦事處大約半天時間被罰款每人150元,由當地惡警趙彥海等非法押回,以擾亂社會秩序罪非法拘留在乾安縣看守所。期間所長王輝讓我背監規,我不背,於是他將我非法強行用手銬銬在走廊暖氣管上吊銬十四小時,不讓吃飯、不讓睡覺,還用報紙捲成桶抽打我的臉,因為在看守所煉功又被惡警吊銬十二個小時,兩次吊銬手腕被手銬銬出的血痕半年後才下去。在非法提審的過程中,我經常遭到人身攻擊和謾罵,趙彥海、邵小梅、張清林對我進行毒打,32天後被送長春黑嘴子勞教一年。

在非法勞教期間,由於我們學法煉功,管教唆使刑事犯監視、毆打,有時長時間罰蹲在地上雙手向後綁著,惡警用電棍電,我寫了許多封上訪、上訴信,都被惡警扣押,後來大家集體絕食抗議,整個大隊二百多人坐在食堂裏誰也不吃、不喝。第二天有60多人被強迫灌食,第四、五天遭受非法灌食的有20多人,第十天遭非法灌食的有十幾人。家屬來接見,惡警根本不讓見,我當時已經消瘦得脫了相,就是這樣還被強迫超時間、超強度幹活,打葉子(學生用的課本、小孩子看的硬殼彩色動畫書。),背25公斤重的聚氯乙烯袋子。

第二次大家集體絕食抗議,又遭惡警一邊非法灌食,一邊用電棍電,身心痛苦難忍,惡警為了制止煉功,晚上不讓上廁所,並惡狠狠的告訴學員實在忍不住就在寢室裏用臉盆方便,然後給絕食的同修灌。

有一天大隊長怕我們早上煉功,帶隊出去跑步,我心裏想,在哪裏都應該助師正法,不能聽惡警擺布,就這樣我找好時機高喊:全體立定、集體「抱輪」。大家聽後都一起煉起了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惡警、刑事犯呆若木雞,被我們這一舉動所震撼。最後男惡警手提電棍電學員,分期、分批把我們帶回宿舍樓,大隊長來到我們小隊問誰帶頭喊的?我站出來說:是我喊的,是我喊的。話音未落,後面幾個同修不約而同的站出來說:是我喊的,是我喊的。此事不了了之啦。

我於2001年1月被放回家,沒幾天,惡警聶金銘夥同邪惡的610不法人員韓偉發等五六個人來我家。其中兩個我丈夫認識,就把他們讓進屋,韓自我介紹說他是政法委的,問我甚麼時候回來的,還說你們都上天安門去聚集那還了得,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也談不上聚集,其實……還沒等我解釋完片警忙接著說:她挺好的,不煉了。就這樣他們其中一個人到處看看,假說這樓挺寬敞的,與我丈夫寒暄幾句就走了。打那以後,一到敏感日片警就來我家逼迫我寫保證、按手印、打電話問我是否在家,我一概不配合。有一次片警聶金銘強迫我丈夫要我按手印配合他工作,我說我堅決不能按,丈夫打我一拳踢我一腳我也沒按,片警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臘月二十八,我帶兒子回娘家看望父親母親,離我家大約30華里路,晚上11點多鐘惡警聶金銘等夥同我父母所在地惡警驅車叫門,我父親把大門打開,我走脫了。

2002年3月7日深夜一群惡警來我家騷擾,我們全家抵制,拒絕開門,惡警不停的按門鈴,打電話騷擾一陣子走了,我第二天清晨去倒垃圾,剛一開門就被在門口蹲坑的惡警王大偉強行入室,叫來一群惡警王忠福、徐心剛、李峰等闖入屋內非法抄家,我想趁機走脫,不幸被惡警徐心剛拽著手臂,遭非法綁架。惡警非法抄走一套師父在大連講法錄音帶和普度濟世音樂一盤,我兒子把我被邪惡綁架時的場面用照相機拍下來,對惡警高喊:放開我媽媽,我要給你們曝光。五六個惡警將我從五樓抬下來,我鞋沒穿,外罩毛衣被惡警脫掉,內衣被脫到上面,露著胸部,被塞入警車。我堅決不配合他們,想從另一車門跳出,被惡警王大偉用力關車門,左耳朵被車門夾出口子流了滿身的血,被拉到派出所。

惡警徐心剛聽說我兒子要給他們曝光,嘴裏罵著直衝我兒子,兒子跑回屋關上門抵制邪惡。後來得知,惡警找來我父親和我丈夫配合他們給15歲的兒子施壓、恐嚇、誘騙孩子打開了房門,兒子被綁架到派出所扣押24小時,惡警徐心剛威逼我丈夫追回膠卷作為放出我兒子的交換條件,否則找我兒子所在的學校把孩子如何如何,我丈夫怕孩子受到影響主動順從邪惡幹了壞事,兒子說出膠卷的下落,膠卷被惡警追回還連累了功友。惡警劉偉同五六個惡警到功友家破窗而入非法抄家,影碟機被抄走,一家四口被綁架,男功友被判刑五年,現在吉林監獄遭迫害,功友的妻子被非法關押一個月,由親人交2000元錢被放回,功友的大女兒至今被迫流離失所,功友的二女兒被非法扣留24小時遭惡警趙彥海毒打,功友的兒子正準備考大學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

後來惡警們把我送到公安,惡警連夜提審我,我一概不回答,最後他們把我綁架到看守所,我絕食抗議迫害,第四天所長王輝找來我母親我丈夫勸說我吃飯,我說煉功做好人沒犯法,我不吃。我母親和我丈夫親手把我按倒在地給我灌兒童喝的酸奶,所長王輝吩咐惡警周管教端來一碗濃鹽加糖的水,我把它打翻在地並正告他們執法犯法。

絕食第六天,公安局長劉永德帶六七個惡警把我抬上警車送縣醫院,叫幾個惡警把我抬上二樓,我一路喊著大家快來看看乾安縣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我沒有犯法。到了病房,他們把所有的人都攆出去,只剩下一名男醫生和一名女護士。局長劉永德對醫生說:給她來點刺激的,六七個惡警把我按倒在床上。我心裏只有一念,我堅決不能讓他們幹壞事,我衝著醫生和護士不停的喊,善待大法功德無量,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對大法行惡得惡報。醫生走到床邊對我說你幾天沒吃飯了,給你用點葡萄糖。我說:我不需要,你不能那麼做。醫生對公安局長說:她這種狀態我們無能為力,你們還是先回去吧,有問題再聯繫。就這樣,我又被拉回看守所。

絕食第八天我口渴得厲害,嗓子冒煙兒,我就用水漱口,放鬆了自己得正念,喝了半口水。到了晚上,夢境中看到一塊帶有花紋非常漂亮細膩沒見過的物質上有幾滴水珠,我想完了,這一念完了就真的完了。第九天開始吃飯了,第十一天政保科長宋學娟帶人給我照相,我拒絕他們閉眼低頭,看守所所長王輝抓住我的頭髮向後拽,照了相之後他們又強迫按手印,四、五個惡警撲向我,將我按倒在椅子上,王輝使勁的掰我手指,我的手指像折了一樣的疼痛,宋學娟用腳踢我,由於沒能及時向內找,掩蓋執著,怕被邪惡迫害,但結果卻加重了迫害,再次被非法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一年。

這次在勞教所,在不法人員們的殘酷迫害下,由於主意識不強,又有對人的根本執著,被執著帶動幹了有損大法的事、加重迫害同修的大壞事。2003年1月被放回家。後來我得到師父經文「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才知道我真的錯了,但我沒能堅定正念,走不出強大執著──自我,在此我堅定一念,敬請同修幫助我發正念加持,徹底鏟除解體干擾我的一切另外空間的邪魔爛鬼的。以後我要痛改前非,來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走正以後的修煉正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