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嶺市王玉梅在黑嘴子勞教所遭殘酷折磨(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7日】家屯鎮韓泡子村大法弟子王玉梅2004年9月24日在家被綁架,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三大隊,遭到殘酷迫害。王玉梅絕食抗議迫害,被野蠻灌食,口腔潰爛,三顆下門牙被撬活動,被迫害致奄奄一息、生命垂危。11月26日被送往省醫院搶救。下面是王玉梅出來十天後拍的照片:

高精度圖片

自9月28日入所後,王玉梅就被關進了三大隊的嚴管班的小號,惡警又派猶大們輪流洗腦,不准王玉梅與其他任何人說話,於是王玉梅開始了第一次絕食抗議,歷時14天,遭野蠻灌食。參與迫害的惡警有大隊長付玉芬、管教杜娟、金麗華、沙大夫。

自10月8日開始,王玉梅每天都被弄到管教室被逼迫決裂,遭受眾多惡警的圍攻、暴打,一萬伏的電棍,惡警們輪流電她。王玉梅的身上多處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臉被打得黑紫色多日不去,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1月10日。

期間惡警們還不讓睡覺,剝奪她的睡眠權,罰她面壁而站,從早晨5點30分起床後,一直站到深夜11-12點,後來又延長到凌晨3點,整夜不讓睡覺,折磨得王玉梅兩腳疼痛難忍,腫得穿不了鞋,兩腿腫得一按一個坑……。而且惡警們還把事先讓猶大寫好的五書放到管教室的桌子上,讓王玉梅簽字、按手印。王玉梅不從,於是惡警們紛擁而上,金麗華把王玉梅的衣服掀起來把電棍放進去電;申明蓮把手伸到王玉梅的衣服裏掐她,惡警藏麗、劉慧、杜娟、席桂榮按著她,使王玉梅動不了,再由兩個惡警把著王玉梅的右手往準備好的五書上簽字、按手印。然後惡警們就宣布說:「王玉梅轉化了」。五書不是一天簽完的,一天簽一個,一週簽完。(惡警就是用這種手段轉化大法弟子的)然後再進行下一週的第二輪迫害。

10月11日下午,為了達到讓大法弟子決裂的目地,邪惡管教金麗華和杜娟、申明蓮、劉慧、臧麗竟把王玉梅的嘴用膠帶粘上,把她綁在床上,用頁子板毒打,並施用大電棍。然後,又拉王玉梅去衛生所打針,大隊長付桂芬竟罵她,踢你兩下你還不會走了啊!

10月13日,惡警們把王玉梅帶到管教室迫害了一上午後,看王玉梅對大法堅定的心依舊,於是次日改變了對王玉梅的迫害。惡警金麗華逼迫王玉梅雙盤腿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一天24小時不讓睡覺,派兩個猶大看管,只要王玉梅把腿拿下來,惡警們就連踢帶打。惡警杜娟因王玉梅把腿拿下來了,就踢王玉梅的右腿,踢得王玉梅的腿直響,王玉梅不敢動。杜娟把王玉梅的嘴打出血後,居然還說:「誰讓你咬舌頭咬出血」。

只要王玉梅一閉眼,猶大馬豔(吉林市人)就喊她,不讓睡覺。當時王玉梅剛好來月經,坐在水泥地上,又不讓墊小墊,冰得王玉梅腰腿疼痛難忍,還不讓穿鞋,光著腳。王玉梅把鞋墊在地上坐,大隊長席桂榮不讓坐鞋上,甚麼也不讓墊。王玉梅說:「我來事了怕涼」,席說:「那也不行」。就這樣王玉梅在來月經期間,被惡警們逼迫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雙盤腿,24小時不許睡覺,不讓洗漱、不讓洗衣服、不讓洗澡,整整折磨了6天6夜。

王玉梅被折磨得日趨見瘦,精神恍惚,不思茶飯,直至不能進食。於是惡警們在大隊長付玉芬的指揮下又開始了對王玉梅的灌食迫害。詳情如下:

11月15日上午,帶班管教杜娟把王玉梅騙到衛生所後,對王玉梅進行野蠻灌食。王玉梅被惡警們摔倒在地後,大隊長席桂榮全身壓在王玉梅的小腹與雙腿上,惡警戶豔、杜娟及衛生所的其他壞人紛紛助紂為虐,他們用腳踩在王玉梅的胳膊上按住頭,用開口鉗子把王玉梅的門牙撬活動三顆。然後從鼻子下管迫害,王玉梅的鼻腔、口腔均被弄破,吐了一地血,頭髮、衣服均被玉米糊、痰、血弄髒,慘不忍睹。

11月17日,席桂榮讓王玉梅下樓去灌食,王玉梅不去,於是席桂榮、戶豔、桂娟、金麗華強行把王玉梅拖下樓,大頭朝下拖著撈,王玉梅奮力反抗不配合。於是,惡警們把王玉梅拖下樓後,又把她拖到衛生所迫害,王玉梅的衣服被他們拖得破爛不堪,腰腹裸露在凜冽的寒風中。

就這樣,惡警們每天給王玉梅灌食兩次,每一次灌食對王玉梅來說都是九死一生,從15日一直持續到26日,王玉梅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送進醫院為止。在醫院期間,王被綁在死人床上強行輸液迫害,發燒不省人事,大小便由人伺候,人抬人放。

參與灌食迫害的有:戶豔、桂娟、席桂榮、金麗華、羅護士、金護士,還有兩個不知姓名的護士。

惡警對王玉梅的灌食迫害,使她高燒,所有消化系統臟器功能失調,胃出血、咽喉腫痛、腹痛、口腔潰爛,三顆下門牙被撬活動,不能吃東西。由於下管刺激,眼睛不斷流淚、脹痛,鼻子脹痛,頭痛;由於灌食時的流食淌滿頭、滿臉、滿脖子,不給清理而受潮,王玉梅的臉、脖子長滿了潮濕疙瘩。由於長期被固定在死人床上,王玉梅的四肢又麻又痛,奄奄一息,11月26日被送往省醫院搶救。

參與迫害王玉梅的惡警有:
三大隊:大隊長:付玉芳、席桂榮、申明連
管教:杜鵑、金麗華、戶豔、劉慧、藏麗(揚言要給王玉梅滿身扎針)、孫佳
惡醫:沙大夫、郭大夫、羅大夫,還有兩個不知名的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