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白血病醫院判死刑 修大法獲新生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3日】

  • 得白血病醫院判死刑 修大法獲新生

  • 法輪大法使我體驗到了沒病一身輕

  • 聽大法 瘤子不翼而飛了

  • 遼寧葫蘆島6旬老人摔折6根肋骨十幾天痊癒

  • 尊敬的師父和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 得白血病醫院判死刑 修大法獲新生

    文/大陸大法弟子

    我今年65歲,是山東省泰安市退休工人。2002年患白血病,病情十分嚴重,一年醫藥費就花一萬多元;為了治病,我求醫問藥,四處奔波,可是病情還是不見好轉,而且白血球上升800萬。醫生告訴家人說:這病最多能活3年。

    就在我人生道路要走到盡頭時,2004年5月份,兒子讓我和老伴到東北的嫂子家串串門。我和嫂子談起了我的病情,她對我說你的病只有大法能救你,嫂子是修煉人,給我放李老師在濟南講法錄像,又教我煉功。3天我感到身上輕鬆多了,並有一種舒服的感覺。

    隨著不斷的學法,使我明白了李老師講「真,善,忍」的法理。在修煉僅40多天時,我不但減少了藥量,而且白血球也下降400萬。4個月時我停止了服藥,去醫院化驗完全恢復健康。

    現在我和正常人一樣,甚麼活都能幹,家人都說:這大法太神奇了。現在我老伴也修煉了,我從內心感謝李老師和大法讓我獲得了新生。


    法輪大法使我體驗到了沒病一身輕

    我是遼寧省本溪大法弟子,今年56歲,95年得法學習法輪功。以前我患有20多年咳嗽病,甲狀腺機能亢進,牙齒吃點酸的不行、冷點不行、熱點不行,視力不好,戴300度的花鏡都不行,嘴裏沒有唾沫、身上不出汗,胳膊上存個蛋黃大的纖維瘤都5年了, 20多年一直精神不好,到精神病院吃過藥,幾十年來一直為身體不好發愁,到處醫治也不見好轉。

    自從學了法輪功後,這些病都好了,特別是胳膊上的瘤子也不翼而飛。家人震驚的問還能出來不,我說不能了。現在我不用戴眼鏡,看藥瓶上的小字都能看清,牙齒吃甚麼都像年輕時一樣。以前非常瘦,現在體重長了20多斤,煉功十年沒上過一次醫院,連感冒都沒有得過,真是一身輕,上樓一點不累,連續走八小時也不累。別人說我比十年前都年輕了,讓我從心靈的深處說一聲法輪大法就是好!


    聽大法 瘤子不翼而飛了

    我的母親,今年86歲,曾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今年八月她連續尿血幾天不停,家人把泌尿科專家請到家裏。經檢查,母親的膀胱上長了一個蘋果大的瘤,已經是晚期,瘤已壓迫膀胱。我得知後就和母親商量,經她同意,我把師父的濟南講法拿去讓她聽。

    母親在五天內聽到第八盤(共12盤)時,去醫院找那位專家檢查。專家檢查後連連搖頭,解釋不清,瘤子不翼而飛了,太神奇了。

    奇蹟就發生在我家,母親近來身體很好,我們一家人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通過這事後,親朋好友都主動的學法,看真象資料。


    遼寧葫蘆島6旬老人摔折6根肋骨十幾天痊癒

    我叫陳增文,今年64歲,家住葫蘆島市綏中縣。我自從學煉法輪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同齡人都很羨慕我,說:「你身體怎麼變得這麼好了?」我說:「告訴你吧,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了。」

    在我修煉過程中,有許多奇蹟出現在我的生活裏。今年收秋就有一件事。我想跟大夥說出來。

    今年9月,我往家裏拉苞米桿,苞米桿車裝得很高很高,我坐在苞米桿上。到了家門口,往下卸時,我就覺得兩腳先往下滑,可不知咋的,我的腦袋竟會「倒栽蔥」扎到地上,就聽咕咚一聲,我就啥也不知道了。差不多一分鐘,我醒來,家人問我咋樣,我說「沒事」,就又想去裝一車苞米桿,可等再去裝車時,我就裝不動了,直覺得前後肋骨隱隱的痛,回到家我就不能動了。

    家人帶我去醫院拍片治,結果X光片顯示我摔折了6根肋骨,前3根,後3根。頭三天我翻身困難,得靠別人扶著才能坐起來、躺下,可我堅持學法、盤腿煉功,只有十一、二天就好了。身體怎麼扭也不痛了。

    鄰居都說:60多歲的人了、折6根肋骨,就算是年輕打針吃藥也得兩三個月,你只有十幾天就好了,真是怪了。我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真善忍真好!我感謝師父,感謝法輪大法!


    尊敬的師父和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石家莊市大法學員

    我是97年得大法的,那時每天都到公園參加集體煉功、學法,很快,師父就把我的身體給淨化了,全身的病都好了。

    99年5月15日早晨,煉完功在回家的路上,等著過馬路的時候,不知怎的,只聽「嘭」的一聲,我就甚麼都不知道了。17日下午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裏,覺得很奇怪,就問老伴是怎麼回事?老伴告訴說我被汽車撞了,我從車頂上翻了過去,當時流了好多血,鞋也飛出去好遠,當時路邊的人都驚呆了,把我送進了醫院。頭上縫了八針,腿、肩處都有傷。

    18日,開車撞我的小伙子來看我,哭著對我說:大媽,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怎麼就把你給撞了呢。我對小伙子說:「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訛你的,我是煉法輪功的。」小伙子高興的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住了10天我就出院了,醫生一再叮嚀要絕對的臥床休息,不能下地。回到家後,我每天就在床上學法、打坐煉功,但是就不敢下地,腳一挨地膝蓋就疼痛難忍,在床上吃、喝,大小便也不下床,就這樣養了三個月。三個月後到醫院拍片複查,右腿膝蓋關節錯位。老伴和兒子、女婿拿著片子到省三院、和平醫院,醫院都說要治療需要七千元,但也不保證能好。我的心一下就涼了,也沒心思煉功了,書也不看了,整天就想著我的腿甚麼時候能好,完全把自己當做常人了。每天拄著拐練習走路,到處找偏方,中藥、西藥吃了一大把,腿也沒見好。到後來胃也痛,心跳過速,到醫院也檢查不出病來,就是難受,自己都不想活了。一難受就哭,就和老伴吵架,抱怨他們不該把我送到醫院救我,死了多好,省得活受罪。就這樣在痛苦中度日如年。

    2000年正月十五,腿疼得更厲害了。到了夜裏12點左右想去廁所,就慢慢的跪起來往床下爬,就聽得右腿膝蓋「嘎嘣」一聲,響聲還很大,可是腿一點也沒感到疼。我立刻想到是師父在幫我,我想:就我現在這個樣子,師父還沒有放棄我,還在管我。

    我又重新開始修煉了。隨著學法煉功,心性不斷的提高,師父又給我調整身體。幾個月後,看到兩個小法輪給我調整身體:兩個小法輪飛快的旋轉,先是在左腋窩下旋轉,過了兩天又在右腋窩下旋轉。沒過幾天全身(除了兩個腋窩)起滿了大紅疙瘩,白天沒甚麼感覺,不影響學法煉功,只是到了夜晚,奇癢無比,而且越抓越癢。後來我悟到是師父在給我把吃藥壓下去的業力以及藥裏的毒打出去、消掉,於是我就忍著不再抓了。結果疙瘩也不再癢了,慢慢的沒了。

    2000年8月份,一天晚上我正打坐煉功,一會感覺右腿膝蓋有小法輪在旋轉,左側、右側、上邊、下邊都有法輪在轉,共調整了四次,我的腿就好了。現在我無論怎麼走路、跑步、跳繩腿都不疼了,跟正常人一樣。

    一天早晨我做了個夢,使我想起了15年前到老家看病的事情。那時我身體不好,經常有病,在老家的哥就找了當地挺有名的人給我看病,說我59歲那年有大災大難,一想正是99年被汽車撞的那一年。我要不修煉,能活到今天嗎?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說不定在那場車禍中就一命嗚呼了。我一定要珍惜師父給我的第二次生命,走好修煉中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