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妻子身上的神奇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9日】這是發生在我妻子身上的真實的故事,有點像神話,但卻是千真萬確的。

事情得從一九九六年說起。96年的4月份,妻子做卵巢囊腫手術,切除了一側輸卵管。當時的手術是開腹,她遭了不少罪,術後身體恢復得一直不是很好。那時我還沒有修煉,正在練一些各種各樣的氣功,妻子也跟著我今天練這個功、明天練那個功的,我們身上的病一直沒有好。到了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喜得大法,從此走上了真正修煉的路。此時妻子還沒有修煉,只是我去煉功點,她也跟著去,有時也看看書、練幾下動作。

在這幾年中,妻子也和我一起出去洪法,幾年下來,我身上的病全好了,可她由於沒有真正的修煉,雖然體質比過去強了一些,但身上的病沒有完全好。在2003年的一次例行體檢中,她被查出患了子宮肌瘤,並且已經是5.3×4.2釐米了。這回她害怕了,臉也嚇白了,因為上次的手術給她造成的心理與身體上的創傷太深刻了。她問我怎麼辦?我說了我的意見:「要是我,從現在開始,真正的修煉,相信大法,相信師父。甚麼瘤、甚麼這病那病的都會煉沒的。我們倆不就是一正一反典型的例子嗎?一個真修,一個帶修不修的;一個達到無病狀態已經七年了,一個如今得了肌瘤了……」在我的說服下,她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了。

沒過幾天,她跟我說:「不行,我放不下這個心,總擔心不能把肌瘤練下去,我還想做手術把它拿掉。」由於她畢竟沒有真正修過,心還是放不下,人也瘦了,精神負擔很重。這期間,她積極尋找、研究各種先進的手術方案,並告訴我:「現在手術不痛苦,很先進的,比如自凝刀、介入法、微創手術、……」說得眉飛色舞,這哪還是個修煉的人呢?鑑於這種情況,我們決定還是做手術吧。

2003年11月9日,妻子做了子宮肌瘤切除術,用的是她多次反復研究後選定的最好最先進的無痛苦手術--微創手術。這種手術不開刀,只在腹部打幾個眼兒,不縫合、不拆線,手術後的當天晚上就能吃飯,三天就可出院。這是妻子向我介紹的,後來醫院也是這麼說的。

手術前準備:淨腸、打氣(我沒記住專業名詞,醫生不這樣叫),就使她遭了不少的罪;術後:點消炎藥,別人沒甚麼反應,她卻刺激胃,吐得不能吃飯。由於術前淨腸時已經兩天沒吃任何食物了,術後還不能吃,她只能乾餓著。鄰床同樣手術的病友已經在那兒平靜的又吃又喝了,我妻子卻在反反復復的折騰著。鑑於她這種情況,三天後出院時,醫生沒敢給她開任何消炎藥。

幾天後,妻子肚子脹、腫起來很高,不敢碰;腹部有一塊約10×10釐米大小的地方失去知覺,可能是手術時破壞了神經。我家人中在醫院工作的人很多,所以治療的「好方法」也多。他說應該這麼治,她說應該那樣治,最後一致決定:點克林黴素,一個療程十天。於是,開始了漫長的消炎之路,點得她身體更加虛弱。點上幾天,肚子就消;藥一停,肚子還鼓。弄得連過春節(2004年)期間也沒停,從三十兒晚上一直點到大年初六,天天不斷。這還不算,手術已過去近三個月了,肚子裏卻一直不好,坐車時稍有一點震動,她的肚子就受不了,都要腫脹一段時間,而且是自己家人開的車,已經十分小心了。由於總是照顧她,怕她坐車顛著,搞得我也精神緊張。有時我一人坐車,她不在車上,車一顛我馬上想到:哎呀,別顛著她!一看,她不在車上。那段時間我對她的「病」的執著也越來越重。

我們倆靜下心來認真的交流了一次,妻子同意開始真正的修煉。我們立即就行動:我學法,她和我一起學;我煉功,她能煉的也和我一起煉;只要有時間,我就給她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沒人時,我倆就在一起切磋,談體會、談認識,提高心性,去掉對「病」的執著。一開始,煉第一節時她怕「抻著」肚子,後來放下這個心後,也照煉不誤。這次,她是真心學法、真正的開始修煉了。

沒過多長時間,奇蹟出現了。2004年3月10日白天,她大姐(在醫院工作)還在計劃著,準備明天再開十天的藥,點十天,因為最近她的肚子又脹起來了,裏邊的「炎症」又加重了。考慮到她的身體被點得很虛弱了,最後決定買七天的藥,不敢再多點了。當天晚上,妻子煉功、聽法,然後她就睡著了。

睡夢中,妻子去看病,想問問病怎麼樣了?正說著,進來三個女的,護士模樣,很漂亮,她們對我妻子說:來,我們給你看看。她們邊說邊笑著,說笑間肚子就給開開了,而且開得很長,彎月形狀,有40釐米長的刀口!我妻子急了:不是說像切闌尾炎嗎?怎麼開這麼長?還沒打麻藥那!她們嘻笑著:沒事兒。邊說邊用手從肚子裏往出倒黃色的、黏糊的、油狀的長條形的東西,還很長。其中一人邊倒邊說:「你看看,光說不好,有這些髒東西在,能好嗎?這下好了。」她剛說完,這邊我妻子就感到肚子立刻就塌下去了,也輕鬆了,不脹了。三個女的要走,我妻子說:還沒縫呢!她們說:不用。只見她們用手一推刀口就粘上了,然後嘻笑著人就沒了……我妻子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她醒來就興沖沖的急忙告訴我夢中的情景。我立即拿筆把過程詳細的記錄下來。最後她說:「老公,我好了,我徹底的好了!是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

我也很激動,我從心裏感謝師父!她剛剛開始真正的修煉,師父就給她清理了身體,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了!

從這一天起,妻子再沒有點任何消炎藥。正巧,這天單位有活動,要打籃球和排球。她原來可是排球隊的主力隊員,每週都要參加排球活動。可自從手術後,她就再沒碰過球,到現在已經有四個月了。沒等我說,她就說了:「老公,下午我也去打球!」

下午,她真的去了,家裏人攔都沒攔住。到單位後,同事們不敢讓她上,都勸她不要上。但她很堅決,自己硬是上場打了一下午的球!

大法就是神奇!原來還準備再治療七天、肚子仍在鼓鼓的、坐車顛一點都不行的她,只一個「夢」就解決了問題!這件事兒,對於不在修煉中的常人來說,真的是很難相信的!從3月10日晚師父為她清理身體到現在,也已經八個月過去了,目前我妻子一切都正常,沒再點任何消炎藥;原來失去知覺的地方也恢復了正常;體育活動照常參加,不怕抻也不怕顛……。

當時我沒有急於把此事寫出來,也是想到常人好用時間來檢驗一切。如今,這件事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也再一次印證了大法的神奇與真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