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念生惡疾 念善病自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9日訊】

  • 惡念生惡疾 念善病自癒

  • 「煉法輪功的人家真怪了,難道真有神仙保祐?」

  • 鄉村不法人員迫害大法遭報應實例

  • 惡念生惡疾 念善病自癒

    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某村學校門口旁邊貼有「法輪大法好」粘貼,一天有五名小學生路過校門口時,其中有一名是大法小弟子,他提倡進校門時都念一句「法輪大法好」,其中四名都喊了「法輪大法好」,最後一名小同學卻喊了一聲「法輪大法不好」,事隔兩日,這名同學卻突發腦瘤。

    後來這件事情傳開,有位和患病的學生家人熟悉的大法弟子告訴他家人患病的原因,家人恍然大悟,知道真象的他們立即告訴孩子詆毀大法的嚴重後果,這位小同學明白真象後,疾病消了,身體漸漸的康復了。


    「煉法輪功的人家真怪了,難道真有神仙保祐?」

    大法弟子小李夫婦30出頭,1999年4月25日兩人一同去北京上訪,那時他妻子大肚子快生了,從北京回來第三天,妻子生下一個女兒。三個月後大法遭到迫害,小李夫婦因不放棄修煉大法,雙雙被邪惡迫害判刑,關入監獄。小李的老父出去做苦力,地不能種了,也只好荒了。

    可是到了秋天,小李家的地裏長著金黃色的穀子。原來是上一年種穀子落下的籽兒,自己又發了芽,長成了穀子。就這些穀子也差不多夠老小三人糊口。

    那年天旱的非常厲害。人們都說:「煉法輪功的人家真怪了,難道真有神仙保祐?我的地辛辛苦苦種了一年,也不過如此。」


    鄉村不法人員迫害大法遭報應實例

    我村有兩個老頭,看見電視每天罵法輪功,他倆也一唱一和的罵。不久一個老頭被自家的驢踢壞了胳膊,雖然上藥消了毒,但傷口還是生了蛆。另一老頭的小孫子去偷別人樹上的杏,孩子從樹上摔下來,又掉到樹下的一個地窖子裏,摔壞了胳膊,住醫院花了1400元錢。這對於一個收入不多的農民來說,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全家人叫苦不迭。知情人都說:「他是遭報應了,法輪功是好功,不能罵。」

    另一個40歲的人,趕馬車去縣城,看到道路兩邊的路上掛滿了花花綠綠的大法條幅,非常費力的從樹上取下一條紅色的,繫在馬的頭上,說大紅色是避邪的。有人跟他說:「法輪功的條幅,不能損壞。會遭報應的。」他不相信。沒幾天,他得了中風,嘴歪到了耳邊,到處吃藥,扎針,花了很多錢,嘴還是沒回到原來的位置。怕人笑話,大熱天還戴口罩。

    還有幾位村幹部,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都遭了惡報。一村書記42歲,得癌症死了。有一村書記的兒子與人打架,賠償人家2萬多元,女婿也因煤氣罐爆炸被毀容,本來很英俊的小伙子現在不願意見人。另一下鄉幹部的妻子流了產,他的父親在電力部門工作,對算命,周易,看風水之類的東西很有研究,一直非常相信因果報應。他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師父是從非常高的天上下來的大佛,是來救人的,千萬千萬反對不得。」兒子不聽他的話,結果遭了惡報。他托人走關係把兒子從迫害大法的崗位調離。

    另一個村子,一班村幹部積極向上面反映大法弟子動向,領人去大法弟子家搜書。連看門的老頭也上竄下跳,大罵大法弟子。不久這班人被以集體貪污罪名全部罷免。每個被迫退款一萬到五千不等,看門的老頭也被罰了四百元錢。

    還有一個村書記,每天用村裏的大喇叭罵大法弟子,語言非常惡毒,只要大喇叭一罵,村裏的氣氛非常緊張。同時他在村裏有一幫家族黑勢力,勾結上級貪官污吏,禍害村民,特別是對大法弟子,像對待敵人。2002年,他因經濟問題被撤職。不久,另一幫人和他家族在他家院子裏展開一場惡戰,他家中的東西都被砸爛,他被打得腦子大出血,住進醫院,花了不少錢。他的一幫兄弟都不同程度受傷。村裏人沒有一個不說:「讓他徹底遭報應,連本帶利一起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