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拉上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7日】我1998年有幸得法。

一天晚上,丈夫下班回家看我生病躺在床上,對我說:「聽人說法輪功最好,看書就能治病,你也學吧。」我說:「我已拜師,不二法門,我不能學。」

第二天晚上,他帶回一本《轉法輪》,吃完飯就給我念。我一聽,從來都沒聽說過,而且是很高深的法理。我越聽越愛聽,心想這是大佛,不是一般人。丈夫說:「你要學法輪功,你原來的氣功就不能學,否則師父不管你。如果你誠心誠意學法輪功,老師就可以把別的不好的信息都給清理。」我說:「你再買一本,咱倆都學。」

我叫女兒把原來的氣功書等處理掉,次日丈夫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手捧寶書看老師法像,怎麼這麼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面。因為我體質差,只能躺著看書。第三天夜裏,我似睡非睡,但心裏特別明白,在我面前出現一行行豎排字,像電視一樣顯現在屏幕上,有紅有黃。我很著急,想知道到底寫的是甚麼?突然橫批三個大字《轉法輪》。我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叫我多看《轉法輪》。

我按師父指點,專心看大法,看完一遍,我再從頭看,看了背,背了寫,心裏裝的就是《轉法輪》。一月有餘,一天午睡,又是似睡非睡,我心裏很清楚,在我身體上空出現了無數朵小蓮花,銀光閃閃,上下飛舞。我正想仔細看,卻不見了。我悟到是恩師給我淨化身體。沒隔幾天,午休時又是似睡非睡的狀態下,發現在我身邊有兩個高大身影,身穿黃褐色的衣服,但沒看到頭和腳,我悟到是師父在看護我、保護我。

在氣功高潮時,我學了兩種氣功。因為不知道「修煉」的內涵,認為多學幾個氣功又能治病就是高層次。我拜了師,但沒見過這個師父,只是個代理。學了一把抓、排、補,當時執著心強。看到公園、廣場一群群的人在抓病氣,又排又甩的,我心裏很癢癢,但又不好意思加入。

一次去外地旅遊,住旅館時三人一個房間。大家都很和氣。其中一大姐說她頸椎疼,我說:「我學了氣功,給你抓抓試試。」抓完後她還真覺得挺舒服。她說:「這次旅遊真沒白來,我遇到氣功師了。」我心裏美滋滋的。又有一天這大姐說她乳房有一硬塊,有大手指蓋那麼大。我痛快的說:「再給你抓一下。」這一下把我嚇一跳,感覺一種陰冷的東西鑽入我的右手,我哎呀一聲愣住了。想趕緊往外甩,往外排,但排沒排出去我也不清楚。從那天起開始覺得自己沒精神,老想睡覺。

旅遊結束回家後,十幾天總睡不醒似的,延續兩個多月始終如此。兩條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用手一按出大坑,放出的血都是黑褐色,然後是高燒不退,臉蠟黃。丈夫說那大姐是乳癌。因丈夫是中醫,就按癌病給我治。經丈夫、兒女精心護理下勉強能坐起來,吃飯要人喂,扶起一站兩膝蓋就像刀剜一樣疼,不站先害怕。就這樣掙扎在生死線上七年之久。

幸得大法,在學法中使我知道很多東西。我看到《轉法輪》裏師父講的有所求的問題,明白自己用德跟人家換業力,根基被毀了。

《轉法輪》76頁講到「這個宇宙中可有這個理,是你自己要的,誰也管不了,也不能說你好。宇宙中有一個特定的東西,就是誰業力多誰就是壞人。」看到《轉法輪》第七講「治病問題」中講的法理,知道了那大姐乳房上的腫塊是業力所致,是因為在那個地方有個靈體,很厲害,我根本沒有能力排出去。一切都是自己追求造成的。現在我業力大,是個壞人,我心裏忐忑不安,自喊:誰還管?怎麼辦?求生難。我面對師父法像淚流滿面,自問大佛:您能管我嗎?

當我看《轉法輪》第一頁講:「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我堅定信心,一遍一遍學大法。又開始學打坐,開始是散盤,堅持煉靜功,慢慢的奇蹟出現了:我不用躺著看大法了,高燒也退了,腿也不疼了,滿臉紅潤,接電話對方以為我是年輕人。親朋、鄰居都說我變了樣,我喜笑顏開的告訴他(她)們,我是學法輪大法變樣的,告訴他(她)們也要學法輪功。《轉法輪》第25頁講「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甚麼變化呢?你追求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你會扔掉。」

法輪大法的法理使我提高了心性,看淡了名、利、情。是恩師把我從苦海裏拉上法船,給我消去比山還高的業力,使我懂得大法法理,讓我倒出自己身體上的髒東西,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約,我能在宇宙大法的熔煉下從茫茫苦海中浮上來。我跪謝恩師,給我重新安排今後的人生道路。我要緊隨師父,勇猛精進,不要落下,跟著師父回家。

我也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我女兒帶我出去,我把平安符送給她、他,並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我奉勸所有人都學法輪大法,福壽安康到萬家。破壞法輪大法,迫害法輪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必遭報應。

學法親身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