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我一條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訊】

  • 大法救我一條命

  • 堅信大法

  • 大法救我一條命

    文/河南豫南大法學員

    我叫李洋(化名),男,57歲,是河南信陽地區農民。姐姐、姐夫都是修煉法輪功的。99年7.20之前,我常到城裏姐姐家串門,遇到她家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就跟著看,有人讀《轉法輪》就跟著聽,一學就是半天。當時總覺得李洪志老師講的句句在理,聽起來很入耳。但苦於家住農村,孩子多,經濟困難,農活又忙,沒時間學法煉功。99年7.20大法遭迫害後,姐家被查抄,她偷著把大法書和資料送到我家,我二話沒說把書小心地珍藏起來,風聲稍平後我又連夜把書交給姐姐學習。在邪惡瘋狂迫害大法的這幾年,我不顧受牽連的危險,多次進城到姐家看望,設法把大法資料、煉功帶帶回家保存。當時,我認準了這個理:大法是教人向善,讓社會道德回升,使修煉人身心達到健康的宇宙大法,何罪之有?這樣的好功法,總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在外地打工期間,我幾次在路邊拾到大法資料和真象光碟,都小心地裝進口袋或貼身的衣服裏帶回家珍藏。

    2003年8月我隨兒子到平頂山煤礦做工。2004年正月初四下午四時許,在淘米做飯時,我突然摔倒地昏迷不醒,家人趕緊將我送到平頂山礦務局職工醫院救治,檢查幾天,結果診斷為胃癌晚期。醫生和家人都瞞著我。當時姐姐得知此情,立即從外地趕到平頂山醫院看望我,她說:「只有大法能救你的命,你還是回家學法煉功吧。」為了讓我煉功方便,姐姐提前回家清掃房子,置備生活用品,我去她家住。正月十九日我從醫院來到姐姐家並開始學法煉功。開始幾天,姐姐同幾位功友天天教我煉功(當時只能煉靜功),還一起發正念清除邪惡對我的干擾。我因身體虛弱不能看書,姐姐和妻子輪流念《轉法輪》給我聽,我還天天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妻子也因此喜得大法。一週後,我坐了起來,能吃東西,能自己看書煉功了。從出院回家後我一粒藥未用,不到二十天,所謂的胃癌不翼而飛,身體基本康復。因在平頂山住院半個月,花了三千多元錢,為掙錢還債,我夫婦二人告別姐姐回到家鄉。

    我回到農村家中,當地邪惡仍十分猖獗,從正月到四月先後把一大法弟子抓去兩次無故關押,最後還判了刑。我煉大法治癒癌症很快傳出,派出所惡警幾次登門「造訪」,我害怕了。當時從內心產生懷疑:「是不是醫院誤診了?我也算不上7.20前的大法弟子,師父管我嗎?大法真能起死回生,真有那麼靈驗嗎?於是我一度放鬆了學法煉功。

    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結果回家近二十天,我舊病復發不能吃、不能睡,又吐又拉,話也說不動了。此時,我心想:「我懷疑大法,師父再不會救我了,看來只有死路一條。」我不願睡在床上,非讓家人在地下打個草地鋪,把我挪到地下,大有入土為安之意。我九天米水未進,靠輸液維持生命。此時城裏的姐姐及功友們很關心,都來看我,輪流守候在我身旁,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讓我聽。我雖不能說話,但師父的句句真言都打入我的腦海裏。彷彿聽到師父對我說:你現在不能走,講真象,救眾生的任務還未完成呢?第九天,正當全家都在為我準備後事時(棺木也買了,壽衣也做了),我奇蹟般地醒了過來,能喝水吃飯,也能說話了。醒來後我的第一句話是:我要聽師父講法。聽著師父親切的話語,悔恨的淚水順著臉頰直淌,師父啊!我對不起你,不是師父把我的靈魂從地獄裏撈起,不是師父大慈大悲不計弟子的罪惡,哪有弟子今天的生還。從今以後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堅修大法不動搖,正念正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


    堅信大法

    在盤錦地區的農村有這樣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他六十五、六歲的年紀。他是200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得法後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除了在家堅持不懈的學法煉功,同時抓緊講真象。他不但向熟人、親戚、朋友、村中鄰里講真象,還經常騎自行車到市場、商店等公共場所,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利用各種方式、方法講真象,每天都大量的救度世人。他雖然得法較晚,可做正法的事卻不遲緩,每天都按師尊的話在做著講真象的善舉。他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道大法,是祛病健身教人道德回升的最好功法。只要誠信真念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就會祛病健身,就吉祥幸福。

    近一段時間,他雙腿疼得厲害,走路都很困難,無論是消業也好還是邪惡迫害,他都不動搖對大法的堅信。有一次他打坐煉靜功:在耳邊有聲音大聲跟他說:「你這是病,得趕快去醫院!」他立刻回答對方:「我是大法弟子,這不是病,我決不去醫院,因為我有師父在管!」他毫不動心,一直在學法煉功,仍然到處去講真象,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