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賀州市610特務曝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7日】我是受過廣西梧州市國安特務及廣西賀州市(我父母家所在地)610辦公室特務合夥迫害的日本大法弟子。2003年年初春節期間因為我領著2歲的女兒回遼寧省大連市替無法回家的丈夫陪公婆過年,遭到了這兩伙特務對我的非法拘留和審問。特務秘密的從廣西跑到大連,跑到家裏,以了解海外情況為由把我騙出去,他們答應幾個小時就送我回家,結果把我帶到一個廢舊的離家很遠的小房子對我進行了兩天兩夜的無理扣押審訊,一系列的搜身。拿下我的護照,不停質問、威脅,企圖從我身上挖出更多日本大法弟子名單和國內大法弟子名單、住處。他們從白天到晚上沒讓我睡覺,窗簾全拉上不敢讓行人發覺,我失去了一切行動自由。最後我丈夫的父母說他們沒有任何拘捕令把人騙走違反法律要打110電話報警,他們才在第二天半夜將我送回,並再三威脅不許把審問我的任何一點內容透露出去,否則大禍臨頭,包括丈夫、公婆、自己父母還有一切我認識的人。他們要求我回日本後常跟他們保持聯繫,給他們提供日本大法弟子情報,一旦再回國,要給他們打電話。不言自明,他們以為,可以操縱我的生死前程,除了當他們的情報員別無自由別無出路。然而奇怪的是從頭到尾,他們都不敢面對我丈夫父母說出他們幹的事情,連法輪功三個字都不敢提,否認是因為我煉功才扣押的我,只說了解海外一些情況,十分懼怕自己幹的罪行讓世人知道。

我這回日本不久就把他們幹的一切發表在明慧網上,將他們的醜惡罪行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2004年11月、12月他們多次跑到我廣西父母家中騷擾,或盤問我在日本還煉功否,還給國內發真象材料否,偽善的讓我父母勸我回國一趟,我不予理會。他們見達不到目的,12月15日即昨天下午中國時間五點多居然坐在我父母家要求我父母當他們的面用我父母私人電話為他們辦事,給我撥國際長途,要求我表態說發表在網上的嚴正聲明是被人所逼,表態將給我回國自由,也不影響我丈夫回國工作前途等等。父母逼於無奈給我撥來電話,告之他們的要求,我當即告之父母不要被他們利用拿自家電話陪他們玩兒這種邪惡的把戲,隨即扣下電話,誰知又過了十多分鐘父母又撥電話過來,說他們就是不死心就是不走,非要再撥一次讓我向他們表個態,否則永遠別想再回中國。我告訴父母,讓他們回自己辦公室去直接掛電話找我,否則我絕不理會他們,再次把電話扣死。

估計父母一定被他們騷擾恐嚇不止一天兩天了,我決定把事情弄清楚,不能肆意讓這些特務對我和我父母進行這種毫無人性的精神迫害,晚上8點多我撥通父母家電話,把事情弄清楚同時打消父母為我擔憂的疑慮。

原來我兩次扣下電話他們居然還不走一直呆到6點左右才離開,騙我父母,說他們給我掛過電話我不接,所以才找我父母,一派謊言,我從來沒接過一個610特務打來的電話,父母說都跟他們說了我女兒家電話沒有顯示對方電話號的功能,我女兒不接電話絕不可能。特務見騙不了人又改口說給大連打過也沒人接,連謊都不會撒了。我跟父母說你看看,這就是共產黨國家幹部,對老百姓左騙右騙,完了還不讓你說出去,就是怕人知道他們在說假話,怕人揭穿他們的把戲。

那麼610到底想幹甚麼?想從我身上獲取甚麼呢?其目的何在呢?我反覆問父母,父母提到他們好像很在意我把他們2003年非法拘審我的真象發表在國際互聯網上,讓全世界都知道了這件事情,還一再詳細問都有誰知道了這件事,我父母老老實實回答,當然家裏人都知道,丈夫、丈夫父母、姐姐,兩邊家庭沒有不知道的,他們似乎很緊張,居然指責我父母有責任管我,一定讓我表態是因人所逼,只要承認非自願在網上發表聲明,是有人指使,就給我回國自由,否則永遠別想再回中國。父母聽了很為我擔心。

我這才明白他們到底想幹甚麼,他們已經為自己幹過的罪惡感到惶惶不可終日,害怕自己犯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被中國老百姓知道,被全世界人知道,企圖利用我說謊表態來掩蓋他們的罪行,否定這些已經公開的已經被曝光的事實真象,想用我的回中國的自由和我丈夫的前途來利誘威脅我換取他們需要的遮醜布。難怪當初一個勁兒警告我不許將他們秘密審問扣押我的事實告訴任何人,原來是做賊心虛,我對父母笑道,他們怕得要命,當年都不敢讓我丈夫父母知道他們幹的醜事,今天怎麼敢打電話到大連去問,不正好是向老人暴露他們當初幹了些甚麼壞事嗎?他們根本不敢打,並非沒人接。我這麼一說,父母才恍然大悟,後來他們想掩蓋罪行,怕成這個樣子。

見父母明白了他們心虛的本質,我開始打聽他們的名字,結果父母說誰也不認識,也不出示身份證。這不簡直是流氓強盜嗎?共產黨國家幹部就這樣知法犯法,欺負老人,一再騷擾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我提醒父母,下次再敢來威脅,坐家不走,當騙子報警,他們幹的事自己都心虛害怕,一定問清他們人名、身份,讓他們找出政府領導對質,要學會用法律保護自己,他們怕人知道,我們絕不要讓他們這樣鑽空子。

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610這個邪惡組織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整個就是一個怕字,怕見光、怕人了解真象,他們這流氓無恥的伎倆已經騙不了我的父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