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臨朐縣610、看守所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0日】這幾年來,山東濰坊臨朐縣610不法人員及警察每到敏感日(每年的五一,十月一,春節)就到我家中騷擾。身為警察,不穿警服,身著便衣,私闖民宅,執法犯法,簡直是土匪強盜。我被惡警用直徑一公分的竹子打,把竹子打成亂麻;用鐵絲抽;遊街侮辱等等迫害。

我是1997年上半年得法修煉的;此前身體有多種疾病,心臟病、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等纏擾一身,整天打針、吃藥,一年光醫藥費就用去幾千元;得法後,嚴格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遇事先想到別人,做一個高境界更高境界中的好人,從點滴做起……。奇蹟出現了,身體上的各種疾病全部消失,幾年來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給家庭減輕了經濟負擔。此外家庭和睦,鄰居之間相處得很好,他們看在眼裏,喜在心裏;同時他們也都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就這麼好的大法,99年7月20日不讓學煉,這對我說是一個天大的打擊。我白天想,夜裏思,怎麼也想不通。因此決定去北京上訪,反映情況。這麼好的大法怎麼說取締就取締呢?於是,在99年11月中旬起程去了北京,為師父鳴冤、為大法鳴冤。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剛到北京,還沒來得及做甚麼,就叫山東濰坊駐京辦事處的人非法遣送回來,關押在紙紡鎮看守所。

來到看守所,他們不由分說,七八個彪形大漢的惡人把我按在地拳腳相加,打、踢、擰,他們打累了便拿來警棍,在身體敏感處用電棍電擊,之後又用竹子打,把直徑一公分的竹子打成亂麻;用鐵絲抽,專打腳踝骨。他們為了實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所提出的「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打得我皮開肉綻,血肉模糊,直至昏迷。

過了幾小時,我甦醒過來後,由於不配合惡人們,他們人性全無的將我的外衣全部脫掉,脫掉鞋子,光穿內衣。11月的冬天,天上下著中雪,他們用繩子把我綁住手指背靠在大白楊樹上一天一夜。

第二天,不法人員們又把我綁在車上遊街示眾侮辱,打鼓、敲鑼,遊遍紙紡鎮所有的村莊。由於邪惡失去人性瘋狂的折磨,使得我身體出現不適,他們怕承擔責任,便送往紙紡鎮醫院。家人告知我,我二嬸病危,叫我回家一趟,就這樣,不法人員們向家人勒索一萬三仟元錢現金,才肯放人,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第二天,二嬸就去世了。我公婆二老被惡人嚇得病了好長時間。

2000年秋,為了讓更多的人明白真象,我便搭車去山裏向世人講清真象。剛下車,便遭到不法警察阻攔,非法把我押回紙紡鎮派出所,他們把臨朐「610」叫來三人,其中有劉建國、馬科長。這些610還是和上一次一樣,對我拳腳相加。由於我身體出現不適,他們怕承擔責任,向家人勒索4000元錢,才肯放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