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臨朐縣惡警勾結610歹徒瘋狂施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6日】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煉做好人。自1992年由李洪志老師傳出,在中國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傳播,短短幾年修者逾億。這些修煉人在社會上嚴格遵照李洪志老師的要求去做,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他人,身體得到了健康,心性得到了提高,正如1998年政府對法輪功的調查所得出的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可是江××出於嫉妒,從1999年4﹒25以後,對法輪功發動了殘酷的血腥鎮壓。江××政治流氓集團利用手中竊取到的權利,動用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操控國家的報紙,電台,電視台,互聯網等一切媒體,脅迫國家機構黨政軍群,動用軍、警、特務,外交以及工會、婦聯、人大、政協等職能部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迫害。
  
從1999年7﹒20以來,臨朐縣公安局長王晨光、副局長呂傳玉等,利用政保科惡警馬存琪、馮志恆,脅迫其他警員,積極追隨江××政治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五年來他們勾結邪惡的610非法組織脅迫其它企事業單位、鄉鎮政府,對臨朐法輪功修煉者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捏造罪名非法拘留關押勞教,敲詐勒索,非法搜家搶劫,非法跟蹤監視,脅迫電信局非法監聽電話,唆使企事業單位違法非法監視跟蹤大法學員,唆使鄉鎮政府工作人員及其派出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用竹板暴打,吊銬,不讓睡覺,坐老虎凳,在太陽底下曝曬,在雪地裏凍,開水燙,脫光衣服綁起來扔到豬圈裏讓蚊子咬,甚至放蛇咬等等……
  
早在1999年4﹒25以後,惡警呂傳玉就派政保科馬存琪,馮志恆和鄉鎮派出所的惡警秘密調查法輪功學員的情況,7月19日全縣突然大逮捕,綁架了全縣20多名法輪功輔導員和其他學員,非法關押在臨朐縣石門坊,利用極其卑鄙的手段逼迫他們寫保證書放棄修煉,並且每人罰款1000元。
  
隨著打壓法輪功的逐步升級,惡徒王晨光,呂傳玉,馬存琪,馮志恆等,更加肆無忌憚,執行著江××政治流氓集團邪惡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
  
1999年9月底,呂傳玉指揮政保科馬存琪、馮志恆非法綁架大法學員趙志美、王召蘭、石明昌、竇雲彬、盧洪岳、孫炳龍等十幾人非法治安拘留,敲詐王召蘭5000元。將大法學員孫炳龍,劉福強,王祖蓮非法刑事拘留關押,後以取保候審為名敲詐每人10000元。大法學員石明昌被非法關押15天後沒讓回家,在南關派出所非法關押一晚上,第二天以「學習班」的名義非法關押在治安拘留所,石明昌依法提起行政覆議,15天後又將石明昌關押到臨朐縣建設銀行的司機宿舍非法關押了15天。
  
從1999年9月底,惡警呂傳玉打著「上邊」的名義,脅迫廣播電視局,建設銀行,自來水公司等,派人24小時對孫炳龍、盧洪岳、孫繼華等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並脅迫電信部門非法監視,監聽大法學員的電話,大法學員走親訪友都受到限制和跟蹤。他們利用建行的警衛室安排特務非法監視,綁架大法學員。
  
凡是有法輪功學員的企事業單位,經常被惡警呂傳玉打著縣裏的名義調度,它製造一些敏感的日子,傳達一些密令,然後層層加壓,實行連坐政策,迫使一些機關企事業單位去做違法的事情,非法24小時跟蹤,監視,包夾本單位的大法學員。它製造單位和職工的矛盾,製造家庭矛盾,在背後獲漁人之利。在江××政治流氓集團邪惡的淫威下,許多人,許多單位被迫泯滅良心與道德,明明知道大法學員個個都是好人,仍然昧著良心,助紂為虐,造下了很大的罪業。

臨朐縣自來水公司從1999年9月份起,讓孫繼華白天上班,晚上各個科室排班,以幫教為名給她洗腦,利用群眾整群眾,利用群眾鬥群眾,煽動不明真象的群眾仇恨法輪功,仇視法輪功學員。2000年農曆正月孫繼華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孫繼華絕食抗議非法關押,10天後釋放,回家後單位不讓上班,並派職工輪班一天24小時吃住在她家裏,長達一個月。在邪惡的江××政治流氓集團的瘋狂迫害下,許多不煉法輪功的人都產生了一種懼怕心裏,對上面邪惡權力的懼怕扭曲了自己的心靈,曾經的知心朋友,至愛親朋,竟反目成仇,甚至無端加害。2004年4月臨朐建行大法學員盧洪岳外出,保安李軍非法跟蹤,因為李的自行車慢,李大為惱火,對盧洪岳拳打腳踢。2000年10月的一天深夜一點多,自來水公司的夏廷來等人野蠻闖入大法學員孫繼華的家中(孫的愛人大法學員石明昌已被非法勞教,只有她和孩子在家)不讓孫睡覺將孫拖到客廳坐在地上,逼她盤腿不准拿下來,並譏笑和欺侮她。
  
1999年7﹒20以來,整個臨朐縣籠罩在黑色恐怖之中,沒有法輪功學員說話的地方,公安部門隨意搜家搶劫財物,拘留,抓捕,綁架關押大法學員。大法學員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師父為甚麼遭到誹謗誣陷,找單位的領導說,他們說「上面」讓幹的;找公安,公安也說「上面」讓幹的。當時我們想也許上面不了解法輪功,所以大法學員本著相信政府,讓政府了解真象的目地,開始了艱難的上訪之路。只想表明大法學員是無辜的,法輪功是冤枉的,請政府了解真象,還俺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給我們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沒想到北京信訪辦成了抓人辦,到處是警察和警車,沒進信訪局就被抓走,只好去天安門,只因一句「法輪大法好」,便遭到非法關押,罰款,抄家,甚至被非法勞教。

1999年底大法學員王永蓮、馬金鳳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王永蓮被政保科勒索20000元,馬金鳳被勒索10000元。大法學員王德花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不讓回家過年,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天,又被臨朐公安局和單位勒索3000元才釋放……而臨朐公安局惡警們拿著勒索來的大法弟子的血汗錢,去吃喝嫖賭,去洗頭房、洗腳房找小姐,恣意揮霍,惡警馬存琪都50多歲了,也不例外。
  
由於邪惡的迫害,2000年引發了更多的大法學員依法上訪,臨朐縣公安局唆使企事業單位和鄉鎮政府迫害大法學員,明目張膽的說「對法輪功沒有好辦法,就是往死裏整。」各鄉鎮政府收買了一些地痞流氓做打手,血腥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紙坊鎮,黨委副書記馬某瘋狂用竹板暴打大法學員並邪惡的說「怎麼打也不過份。」這個歹徒還罵髒話。

紙坊鎮的許多女學員被幾個邪惡的男人踩在地上,擰,踩,踢,打,大法學員李榮英曾被暴打得大腿根子、臀部烏黑發紫,很長時間不褪。他們把一些學員綁著,在集市上遊街示眾。2000年農曆正月,王興凱,李榮英夫婦依法上訪被綁回,不法之徒把他倆脫掉棉衣和鞋在雪地裏凍,並且副書記馬某親自對王興凱拳腳相加,打碎了好幾根竹板,勒索王興凱20000元,王興凱的退休工資卡也被搶走。
  
在七賢鎮,鎮政府的惡人脅迫學員親屬打學員:丈夫打妻子,父母打子女。令人髮指的是這群邪惡之徒竟違背人倫,逼迫兒子把自己60多歲老母親的腿打斷了。邪惡的江××政治流氓集團在泯滅人的良知和道德。大法學員王召霞和李文祿被鎮政府這些沒有人性的惡棍打死過去,送到鎮醫院搶救過來的,年逾花甲的李文祿至今還留有腦震盪的後遺症。
  
冶源鎮以黨委書記李少光為首的惡人,從1999年4﹒25以後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大法學員劉汝秀被李少光支派惡棍暴打,肋骨被打斷了好幾根,兩三個月臥床不起,竟被裝在尼龍袋子裏在太陽底下曬昏死過去。1999年7﹒20李少光為首的惡人綁架了100多名大法學員,辦了兩個洗腦班,威逼大法學員看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強制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每一個人都被非法罰款,利慾熏心的李少光趁機鑽營,大撈特撈。此後這群不法之徒以各種目地搶劫、搜刮、敲詐學員的血汗錢。

上至花甲老人,下至未成年的孩子,幾年來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信仰,被李少光逼得傾家蕩產。如劉振霞夫婦開個小拉麵館,辛辛苦苦掙的兩萬元積蓄,全部搜刮一空。從來沒出過門的劉振霞的老母親七十多歲,也多次被抓去洗腦迫害,勒索幾千元。其妹妹劉紅夫婦這幾年掙的還不夠被勒索的,一共被敲詐了一萬多元。張成勝父子兩代積攢的蓋房錢也全被掠去,他們家的2台電視、2台錄像機、還有錄音機、影碟機等值錢的全被鎮上搶去,甚至連存單也被劫走,合計人民幣近十萬元。這些名義上的「人民公僕」真是比強盜還強盜。
  
幾年來冶源鎮政府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大發不義之財,惡人李少光不止是利慾熏心,其凶殘也在臨朐出名。99﹒7﹒20以前就把劉汝秀打殘。7﹒20以後更是緊跟江氏流氓集團,勾結著公安局、610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罪惡累累。如冶源平安峪的孫振生、董義昌、程維山等人2000年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在鎮計生辦,把他們一個個打的昏死過去,再用涼水潑過來。

大法學員劉振霞依法上訪,鎮上的流氓暴打她,打夠了逼她抱銬在雪地裏的大樹上,樹太粗手銬深深的陷在肉裏。2000年7月惡人李少光勾結惡警呂傳玉把劉振霞,李文勝夫婦從城裏綁架到冶源鎮,讓地痞流氓把他倆往死裏打。打了幾天幾夜,他們仍不放棄修煉,惡棍們又把他倆人脫光衣服綁起來扔到豬圈裏讓蚊子咬,咬得面目皆非,慘不忍睹,連那些惡人們說起來都不寒而慄。冶源繅絲廠的大法學員董月英,被鎮上的惡棍們當著廠領導的面,從脖子裏灌下滾開的水,從脖子直到腰部都燙熟了。邪惡的610又多次迫害她,單位又非法把她開除,董月英一度被迫害的精神恍惚。邪惡之徒的罪行罄竹難書!就是像李少光這樣的惡人,反而被提拔當上了臨朐縣委辦公室主任。
  
臥龍鎮大法學員張素香,陳吉偉,孟祥亭等人也多次被非法綁架被毒打,遊街,罰款,甚至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人性全無的惡徒們放蛇咬他們。楊家河鄉的大法學員馬佔芹,彭士國(音)夫婦多次被鄉里迫害並巨額勒索。2002年5月他們又被綁架到610洗腦班非法關押兩個多月,至今彭士國被迫流離失所。
  
臨朐鎮政法書記、惡人楊連法生性歹毒,多次把大法學員尹廣德等人打的昏死過去。2000年,有一次把尹廣德打的大口吐血昏死過去;等他醒來後,惡人楊連法逼迫他用紙把地上的血擦乾淨吞到肚子裏。又一次,惡人楊連法和幾名惡警把尹廣德的父親、兒子都抓到鎮上。尹廣德的兒子不煉功,為逼迫尹廣德放棄修煉,當著他和他老父親的面毒打他兒子,打得他兒子口鼻出血,眼鏡也打碎了,肋骨疼了好長時間。他的家人還多次被敲詐勒索近20000多元,家中值錢的東西被洗劫一空。2000年10月臨朐公安惡警又把尹廣德綁架進臨朐精神病院洗腦迫害,楊連法把尹廣德吊在院子裏暴打,尹廣德回家後幾個月臥床不起。2001年7月以劉建國為首的邪惡的臨朐610勾結臨朐公安惡警,把尹廣德綁架進濰坊昌樂勞教所這個魔窟進一步迫害。兩年多的邪惡迫害,尹廣德被釋放時瘦得皮包骨頭,到青州醫院一檢查已經是胃癌晚期,花了一萬多元也沒治好,於2004年3月含冤去世。1999年7﹒20以前尹廣德家是全縣的文明戶,而現在卻被迫害的傾家蕩產、家破人亡。
  
臨朐縣公安局在邪惡局長王晨光和副局長呂傳玉的脅迫下,積極跟隨江××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他們二人一個邪惡殘暴、一個陰險狡詐。2000年5月二惡狼狽為奸,在拘留所將非法綁架的孫炳龍、孟祥亭、王於芹等十幾個大法學員強迫坐在地上伸直腿,然後往腿下墊好幾塊六稜水泥塊,又往肩上放好幾塊六稜水泥塊,坐老虎凳酷刑迫害大法學員,折磨了他們一整夜。2000年大法學員盧洪岳依法上訪被綁架到臨朐公安局,暴怒的惡警王晨光殘忍的把已反戴著手銬的盧洪岳的手銬使勁往上抬,手銬深深的陷進肉裏鮮血直流,好幾個月都流膿血,至今還有大大的疤痕,它還不解恨又把盧洪岳非法關進看守所。
  
惡警呂傳玉陰險狡詐,它一般不親自動手打人,背後唆使手下惡警行兇。2000年孫炳龍依法上訪被綁架回來後,呂傳玉指使政保科的惡警馮志恆等毒打孫炳龍,從晚上打到白天,把孫炳龍的皮腰帶都被打碎了。
  
2000年6月的一天早上,邪惡的呂傳玉指使惡警從公園把石明昌、孫繼華夫妻綁架到南關派出所非法關押,下午喝得醉醺醺的政保科的惡警劉德元用鉛筆使勁揉搓綁在鐵椅子上的石明昌胳膊窩,用酷刑折磨他,他慘痛的叫喊。孫繼華讓劉停止惡行,劉又脫下鞋,抽出臭鞋墊,塞進孫繼華的嘴裏,拿起鞋狠狠的打她,直到打得臉都腫了,滿嘴是血,然後又繼續酷刑折磨石明昌。後來又把石明昌綁在鐵椅子上非法關押了6天6夜,這6天石明昌一直絕食絕水抗議。
  
邪惡的臨朐公安惡警對七十多的老太太也不放過。大法學員馮愛英,七十多歲,是藥材公司的老病號,曾因腦血栓長期臥床,自己受罪不說還連累子女輪流伺候,每年單位報銷醫療費就一萬多元。從1996年修煉法輪功至今沒吃一片藥,單位為此節約了近10萬元的藥費,自己不受罪,子女也沒了負擔。2000年6月惡警把藥材公司七十多歲的馮老太綁架到城裏派出所。將馮老太鎖銬在鐵椅子上,對馮老太大打出手,一姓付的惡警連續暴打馮老太的頭部十幾下,打的她眼冒金星差點暈過去。
  
幾年來,臨朐縣公安惡警非法綁架,拘留勞教了臨朐縣大法學員100多人進行殘酷迫害。被非法勞教迫害的有石明昌,孫炳龍,盧洪岳,王永蓮,孫繼華,張成勝,尹廣德,王洪波,劉振霞,董義昌,薛慶國,吳春霞,張春國,王瑞虎,李欽平,劉福強,杜瑞君,井光鳳,王興凱,高文龍,宋金娥,尹淑蘭,劉愛芹,李榮英,張玉梅,呂桂紅,劉玉娟,王百鳳,劉世民,劉成剛,馬玉濤,王芳兵,宋桂蘭等50多人。
  
2000年7月20日以王晨光,呂傳玉為首的惡警以莫須有的「……嫌疑」的名義,指揮政保科惡警勾結臨朐縣武警中隊惡警和建行保安等二十多人,騙開石明昌的家門,把石明昌綁架。王晨光利用曾在昌樂勞教所工作的一惡警買通關係,非法把石明昌勞教。
  
王永蓮在邪惡的濟南勞教所被惡警吊掛在牆上5天5夜,胳膊都斷了,手銬長在肉裏,半年都流膿水兩手拿不動任何東西,被迫害的心臟病復發,監獄醫院也沒治好,濟南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給王永蓮辦了監外執行,可惡警王晨光,呂傳玉為首的臨朐公安拒不接收,逼得王永蓮的丈夫每半月都要到濟南勞教所請假。
  
王洪波並不會煉法輪功的動作,可王晨光,呂傳玉為首的臨朐惡警非要勞教她,到幾家醫院檢查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陰毒的臨朐惡警惡人買通關係,野蠻的把王洪波投進魔窟王村勞教所,不長時間還是被勞教所退回。
  
2000年10月臨朐縣政法委的惡人勾結邪惡的臨朐縣公安惡警,在臨朐精神病院辦洗腦班,強制各鄉鎮,企事業單位把法輪功學員綁架來洗腦迫害,先後抓來了十幾人血腥毆打強迫寫保證,每人罰款1000元供惡人吃喝。並於11月把不寫保證書的孫繼華綁架到濟南勞教所迫害,家中只剩下十二歲的女兒(早在2000年7月她爸爸被非法勞教),孩子因為想爸媽每天晚上都哭,不到兩個月視力從1.5下降到0.1.信仰自由本來是天賦人權,可這些流氓惡棍竟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以至於為此把他們一次次非法關押勞教,害得他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強行剝奪做人的基本權利,反而誣陷說法輪功學員自私,不管老人孩子了。這真是流氓行為。
  
2001年臨朐縣成立國安大隊,李興武任大隊長,譚清俊任指導員,勾結以惡人劉建國、李玉安為首的邪惡的610,積極執行邪惡的江××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綁架,關押,勞教迫害大法學員。被綁架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幾百人,非法拘留勞教100多人,被綁架的每個人都被敲詐勒索,正如老百姓所說:舊社會土匪在深山,新社會土匪在公安。幾乎每個大法學員都被勒索幾千元到上萬元,建設銀行的盧洪岳被單位開除;孫炳龍被勒索1萬多元;王永蓮被勒索2萬多元;張樂平、杜樂福、王芳各2萬多元;遲延慶被勒索1萬多元;張玉芹被勒索1萬多元;孫繼華被勒索1萬多元;孟憲新被勒索1萬多元;季維和,馬學花,張同美各一萬多元……各鄉鎮的惡人更是土匪政策,打人,罵人,罰款,綁架不說,每次破門而入見甚麼拿甚麼,電視,錄像機,摩托車,手機,現金,存款單……冶源一大法弟子張成勝家被罰款2萬多元,搶走6萬元的存單,幾千元的財物。每個鄉鎮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勒索十幾萬元,幾十萬元,冶源鎮的法輪功學員竟被勒索近百萬元。
  
電影,電視中土匪,黑社會的形象,今天的人親眼目睹了。
  
是誰在製造動亂?是誰在破壞國家形象?
  
五年多的迫害,大法弟子真正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只是和平理性的講清真象,使世人不再受謊言的欺騙。而邪惡的江××政治流氓集團喪盡天良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人」案等一系列栽贓陷害的邪惡醜劇一個個不攻自破,眾多的人認清了這場邪惡的迫害,紛紛起來站起來譴責這場迫害。那些追隨江××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工具,明明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一個惡人清醒時曾說:上哪去找這樣的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還是凶殘的迫害他們,明明知道所謂的上級指示是違法的,可還是去執行。許多的職能部門,許多的人被迫捲入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泯滅著良心隨波逐流,犯下了無法償還的罪業。
  
善惡有報是天理,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
  
現在一些直接參與迫害或負有血債的惡人,已經病死、暴死或車禍而亡,受到了天理的懲罰。鎮壓法輪功的元凶江××以「酷刑罪」、 「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罪名在美國等近十個國家被起訴;數名參與鎮壓的高官羅幹,李嵐清,曾慶紅,周永康,丁關根,夏德仁,吳官正,趙志飛,劉淇,薄熙來,陳至立,趙致真也在不同的國家被正式起訴。其中,丁關根,夏德仁,劉淇,趙至飛已經被法庭判定有罪。各國政府官員、人權機構、宗教團體、善良民眾紛紛譴責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
  
臨朐迫害法輪功的惡人也多次遭報:1999年7﹒20前後臨朐政法委、組織部、宣傳部等有關部門去濰坊開會,布置迫害法輪功,當天在回來的路上遭到報應,發生重大車禍,政法委的車報廢,組織部長昏迷多日,宣傳部長受重傷。2002年4月政法委的車又撞了自來水公司的車,兩車均報廢,人員受重傷。2001年龍崗派出所一惡警發急症暴死。2002年國安大隊的譚清俊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突發胰腺炎住院好長時間。惡警呂傳玉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心臟病發作,2004年上半年病休半年。原610惡人劉建國多次腳疼得不能走,其妻子背著他上廁所。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臨朐看守所所長董某,在職期間縱容犯人打架打死人被免職……

冬雷鳴,夏飛雪,江河滔滔,大地枯裂。江××流氓集團野蠻迫害修煉人,違背天理,喪失民心,正在快速走向失敗而無法收場,正義必將戰勝邪惡。法輪功真象不久將大白於天下,那時所有直接參與迫害的惡人都逃脫不了天理的嚴懲和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
  
善良的中國人哪,快點醒來!記住「法輪大法好」!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