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8日】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同時,這也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下面簡單談一下自己講清真象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一、修去怕心

早期,在講清真象和製作真象資料的工作過程中有比較重的怕心。我深入的找一下自己到底怕甚麼?原來是怕有邪惡之徒的跟蹤、怕被抓捕。站在正法的角度去看,用新宇宙的法理來衡量,自己在法理上有了質的昇華。其一,新宇宙是決不允許有生命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我悟到了這一點法理,師父的法身、正神和自己的護法神都會保證不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發生的。其次,自己是大法弟子,怎麼會怕層次很低的黑手、邪惡之徒呢?它們萬一要來迫害我,我就用正念徹底銷毀它們。在法理上提高後,正念更強了,也不怕了。

後來,在發真象資料的過程中又產生了怕心。向內找之後發現,這次怕不是怕被跟蹤,而是怕被常人知道自己在發真象資料。用新宇宙法理來看,這是舊宇宙中不正的人心,大法弟子現在做的三件事,包括講清真象不是見不得人的事,而是全宇宙都矚目的,驚天動地的,是神聖的、偉大的壯舉,應該感到無比的光榮和自豪。對講真象重要性的認識歸正以後,怕別人知道的心沒有了,而且感到全身熱乎乎的,能量很大,發放資料的工作也很順利。

二、 不受常人心干擾,順其自然的講真象

周圍有同修做了很多講真象的工作。同他相比,我講真象的工作量比他少多了,心裏就冒出了人心:怕自己在正法時期沒做好講真象這件事情,使該救度的世人被淘汰了。在此人心的支配下,努力尋找講真象的機會,結果不理想,碰壁較多。我又向內找,「講真象沒有錯,有干擾,說明自己有漏,那麼漏在哪裏呢?從法的角度怎樣認識此問題?」經過學法和修心,後來逐漸的明白了法理:講真象、救度世人的事,整體上是師父控制和安排的,我只不過是整盤棋中的一個棋子,自己悟到多少就做多少,不要一味的跟著其他同修走,走好自己講真象的路。從此以後,我講真象也順其自然了。有面談機會的就面對面講真象;平時隨身攜帶真象資料,有機會就投放。我自己認為這樣講真象就是順其自然,心裏很平靜,也少受人心干擾,而是沿著師父安排的路線講真象,救度世人,充實自己的世界。

三、 加強學法,講真象更加智慧

學法是大法弟子完成正法使命的根本保證。在被邪惡勢力以勞教的形式迫害期間堅持學法,迫害結束之後,回到家裏,學法更加精進,由於學法和修心都能堅持不懈,發正念的效果越來越好;正念越來越強,洪大的慈悲時常湧現在心頭;自己在法理上的昇華也很明顯,對講真象法理的認識也逐步提高,講真象的工作內容相應的也增加。

第一, 慈悲對待接近我的每一個世人,正念消除其大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由於學法和修心的精進,平時反覆添加正念,發現自己已經有能力消去周圍常人頭腦中不正、不好的思想了。在常人的工作中、生活中以及大法的工作中,自己修成的那一面就在消除周圍的世人頭腦中不正的思想,首先消除對大法不好的思想,然後再除去其它不正的思想。大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被消除的世人,會有兩大好處。其一,其人的正念會強一些,如果看到大法真象的信息,容易認清邪惡的迫害而認同大法;其二,如果沒有機會看到大法真象資料(信息),「他很可能在這場對大法迫害的最後清除中最起碼不被馬上淘汰,那麼不淘汰他可能就會有希望,將來怎樣就看他自己了,在法正人間的時候就看他如何了。」(《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第二, 有面談機會的就當面講清真象。

第三, 隨身攜帶真象資料,在常人的工作、生活中投放資料,或者利用空閒時間專門投放資料。

第四, 想學功的就引導其走進修煉。

舊勢力安排的這場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是師父意料之中的事,我們應該讓被造謠宣傳所矇騙的世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大法也有智慧和能力讓他們知道真象。讓我們大法弟子在師父的統一安排下,共同努力去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直到正法圓滿結束。

由於層次所限,不正之處和常人之心,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