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大學反酷刑展回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8日】在2004年10月20日和21日,法輪功學員將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真象帶到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學校主廣場的真象展板和反酷刑真人表演吸引學生,教授,和學校員工眾多人士的注意。學員們在這次活動中收穫頗多,以下是部份學員的體悟:

學員一:準備過程

在校園申請展覽的過程也是打破我們自己觀念的過程。我們在聯合國峰會期間就提出了申請,但我們擔心在校園的中心地帶辦展覽過於惹眼。果然,申請在各類大學部門遭遇嚴重障礙,並被拒絕。

當更多學員在紐約講清真象時,參與反酷刑展的人增加了。在校園舉辦反酷刑展的議題再次擺到桌面上。同時,我們在校園做了更多講清真象的活動,再加上主要演員是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這一次,申請得到了批准。我們大多數從未參加過反酷刑展,我們願意在同事和同學前面扮演反酷刑展中的角色嗎?因為放錄像帶不如反酷刑展,我們還是決定根據大學的要求舉辦活動。

正是因為我們下意識的覺得讓老年婦女在校園中扮演酷刑受害者不太妥當,哥倫比亞大學要求主要演員必須是哥倫比亞大學的人。其實,大學外的音樂家等人常常被邀請到大學的同一地點演出,學校的這一要求是我們自己的觀念造成的直接後果。我們所想展示的是學員們在中國遭受的嚴重迫害,讓老年婦女扮演酷刑受害者沒有甚麼不妥。想通了這點後,就向哥倫比亞大學的負責人講清真象。我們的酷刑展順利的舉行了。演員們既有學校的學員,也有校外的學員。

學員二:向哥大社區講清真象

在校園裏舉辦這次活動很有價值,因為我們清楚的意識到這樣能使人們覺得法輪功是他們社區的一部份,與他們相關。這樣,他們更易於停留並和我們交談;而當他們在街道上匆匆而過時,會把學員視為外人。校園內的活動給一些人提供了進一步了解真象的機會。

例如,當我為一個人遞法輪功真象報紙時,我說,「您要不要一份?」他說,「不,謝謝。我了解這件事。」我微笑道,「好的。」幾分鐘後他又回來了,說他有一個問題。他告訴我,他在家裏有三份報紙,但他仍然想知道一些事。他問我在曼哈頓街道上為甚麼有這麼多的法輪功學員和展覽。我對他解釋了關於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等真象,他明白後說,「你不想要錢,也不尋求任何政策變化,所以你只是想讓人們知道這件事?」

我說,「正是。我們只是讓大家認識到在中國發生的對人權的侵害。我們認為讓人們知道這件事很重要。」

他說,「哇,這是我曾經見過的最大的運動,比國際特赦或其他團體組織的都大,真令人驚異。」他微笑著感謝了我。

許多人不斷問為甚麼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每次我都講出兩點,對美國人理解迫害非常有用。一點是法輪功在中國比共產黨人數眾多,因此共產黨的首領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廣受歡迎非常妒嫉,迫使其他政府官員與他一起「鏟除」法輪功。

另一點是當前在中國幾乎沒有信仰自由,基督徒和其他人也被迫害。當我告訴了人們「愛國教會」和基督徒必須使用被審查過的聖經時,他們都很震驚,認為這太荒唐了。所有聽我解釋了這兩點的人都覺得有道理,他們現在理解了為甚麼這麼可怕的事發生在中國法輪功修煉者身上。

學員三:為甚麼我沒有聽說過?

我聽到四名學生看酷刑展時的談話。其中一個說在美國從來不會想到像酷刑這類的事會發生在當前這個時代。我和他們講中國的一些學員如何真實的經歷了酷刑展中描述的折磨。一名學生是中國人,說他很驚異中國人民不知道這種事情正在發生。他說,「我和在中國的母親和兄弟三年來一直不斷通話,但他們從未告訴我像這樣的事。他們都不知道。」這給我提供了機會來揭露中共對迫害的掩蓋,並講述多少學員在中國冒著生命危險,衝破網路封鎖審查,將迫害案例傳到海外。而且不幸的是,很多網路封鎖的工具是西方公司開發的。一名美國學生表示支持法輪功學員,說政府應讓人民知情。他說他曾經在中國工作過,中國同事告訴他在政府禁止之前,那裏的公園到處都是煉法輪功的。

我後來走到兩位推著嬰兒車的中國夫婦跟前。他們當中一位是歷史教授。當我問他們是否知道在中國發生的對好人的殘酷迫害時,他們非常感興趣。看完中文小冊子後,教授問,「你說這種事現在正在發生嗎?」我舉了更多迫害事實。教授仍持懷疑態度。我提出了文化大革命的例子,中國人民在事後才了解到它毀滅性的作用。他開始走近展板看,並想與中國同修談話。

許多學生說,他們在曼哈頓其它地方也看了酷刑展,並且簽了請願信。一些人問除簽署請願之外,還能怎麼幫助我們。我告訴他們要告知相識的人,越多人知道真象,某些中國官員傳播謊言的空間就越小。一名正跑去上課的學生說「我的朋友們,我是你們堅定的支持者。要堅持下去!」

一群身著西裝的中國人在學校人員的陪同下走來,並停在我們的酷刑展前。顯然,這是個從中國來參觀的代表團。我走過去用中文說,「你好!」雖然我不懂中文,但我能看出大多數人感到驚奇,並很愉快的微笑著向我問候。我問他們是否知道中國法輪功學員怎樣遭到迫害,並告訴他們我們今天在廣場展示的就是這種迫害。他們並沒有負面反應。一些人微笑著,我想他們的英文可能不是非常好。所以我就說,「法輪大法好,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們似乎理解並禮貌的點頭,但仍表現出恐懼。然後我遞給他們一些中文小冊子,他們似乎害怕接。這時一些掉隊的人從後邊趕上來,我把小冊子給了他們。一些人接了小冊子後繼續參觀學校。

結語

雖然我們只舉辦了兩天展覽,每天只兩個小時,但看到那麼多人接了報紙和傳單,通過展覽了解迫害真象,心裏十分欣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