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查爾斯一起講真相、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8日】清晨,帶著查爾斯-李(李祥春)的大照片,走出家門,迎著朝陽,查爾斯身上披著霞光。

一同等公車的西人女士望著照片,向我詢問,我遞出真相傳單,用自己知道的有限的英文單詞努力講述真相:「美國公民,廣州機場,監獄,中共專制,沒有人權,沒有信仰自由,迫害法輪功,打死1600人,老人,年輕的母親和她未滿8個月的孩子……」她聽懂了,連連點頭,對江氏的暴行十分憤慨。

上車後,我把查爾斯的照片擺在顯眼的地方,人們指著照片紛紛詢問,沒等我開口,那位女士就用流利的英語向圍上來的人群講起查爾斯和法輪功……

一位帶著3個孩子的黑人母親說:「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我的親朋好友……」

一位白人老太太說:「我要把傳單帶到教堂去,大家一起營救。」

在地鐵站、公車站向候車的人群徵集簽名,大家按順序簽上自己的名字。車來了,一位還沒來得及簽名的先生,指著傳單上議員的電話號碼說:「我會去打電話」。

回家路上,我把手裏最後一張傳單給了身邊一位小伙子,他說,「我要把它帶到學校去,告訴我的老師和同學們。」

就這樣,我胸前掛著查爾斯的大照片,在華盛頓城裏走啊走。開始的時候,人們好奇地問我:「你認識他嗎?」「他是你的朋友嗎?」後來人們又問我:「他是你的姪子嗎?」「他是你的兒子嗎?」我向他們解釋:「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都修真善忍。」

再後來,人們不問了。在地鐵上,一位女士小心翼翼地在我身邊坐下,望著查爾斯的照片,生怕我受到傷害似地輕聲對我說:「你的兒子長得很像你呀!」

一次又一次,人們誠懇地關切地安慰我:「你的兒子一定會平安歸來!我為他祈禱。」「你的兒子一定會平安歸來,我為他呼籲。」

「我為他給某某議員寫信。」
「我會給誰誰發電郵。」
「我為他……」

我被他們感動。不需做任何解釋,只是從心底裏感謝他們。謝謝你們--真誠、善良的美國人。神看到了你們善良的心靈,會賜給你們更美好的前程。

查爾斯和我,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我們之間的緣分比人類社會的母子情更加高尚,更加聖潔。最珍貴的是,今天我們都能夠跟師父一起正法。我珍惜這生生世世為正法而結下的緣分。

有一次在地鐵口發傳單,一個人很有禮貌地說:「No, thanks. I don't like Chinese food.(不,謝謝。我不喜歡中國菜。)」 我們所做的是最神聖的事,卻被人誤解了,我很難過。

師父說:「要把你們做的這些事情叫常人明白,不要叫常人認為我們在謀取常人的甚麼東西,絕對不是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

我打電話給同修學了一句英文:「Rescue U.S. citizen from China (營救在中國的美國公民。)」又想起師父2003年元宵節講法中說過:「它怎麼能把外國公民抓起來呢?你們知道嗎?在你們講真象的時候讓美國人知道了,美國民眾心裏頭非常氣恨。……而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民眾,他們對××黨本來就有厭惡心理。它們幹這些事呢恰恰使美國人的心裏更加反感,也使全世界其它民族心裏極其反感。」我想要按照法理的指導去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可是,我不會英文,怎麼講呢?

在地鐵出口,上班的人群如潮水般湧來,我來不及把傳單發給每個人,看著這麼多擦肩而過的人,我心裏著急,今日相遇可能是千萬年等待的唯一的機緣,怎麼能因為我不會說英文,不敢說英文,耽誤了救度眾生?!

「Jiang Zeming persecute U.S. citizen. (江××迫害美國公民)」。一句英文脫口而出。周圍的人好像一下被驚醒,睜大眼睛索取資料,有人已經走過去了,又回來拿資料。當時,我自己也吃了一驚!我根本沒想到自己會說這句英文,我也不知道說對了沒有?正巧這時候,來了兩位白人女士,她們看過傳單來表示支持。我對她們說:「我要把這件事告訴每一個人,請你們聽聽我這樣說行不行?Jiang Zeming persecute U.S. citizen (江××迫害美國公民)。」她倆說:「太好了,就這樣說,人人都能聽明白。」

時近中午,地鐵站人不多了。我來到繁忙的十字路口,把查爾斯的照片高高掛起,來往行人遠遠的就能看見。「Rescue U.S. citizen from China」(營救在中國的美國公民)。「Jiang Zeming persecute U.S. citizen. (江××迫害美國公民)」兩句簡單的英文,表達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願望,揭露邪惡的決心。人們走過來接資料,道謝,表示支持。目光中流露出欽佩和尊敬,有人敬禮,有人鞠躬,還有一位雙手合十。

這是大法的慈悲和威德。師父啊!謝謝您。

為了配合同修們向美國政府更加深入細緻的講真相,把江XX送上法庭,我們走遍了美國政府各部門、機構附近的大街小巷,國會、白宮、國務院……

有一天,下大雨,我在國務院工作人員出入的一個路口講真相。雨傘只能遮住真相資料,遮不住查爾斯的大照片,我心裏對查爾斯說:「為了救度眾生,咱倆淋著吧。」

國務院的官員和職工紛紛接過真相資料,許多人迫不及待地立即在雨中閱讀……可是,有個年青人,往返兩個來回,都沒有拿資料。每一次我都平靜地、語重心長地對他說:「Jiang Zeming persecute U.S. citizen(江××迫害美國公民)」「江XX一貫欺騙,請別相信他的謊言。」

雨越下越大,幾個小時過去了,查爾斯的照片已經濕透,我穿一件簡易雨衣,帽沿、衣袖、褲腿都往下滴水,那位年青人又一次來到我面前,他說:「這一次,我是專門來拿材料的。」

有一位先生對我說:「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一位中年男士走近我身邊,我從雨衣裏掏出那盡力想不要打濕,卻已經被打濕了的資料:「Please rescue U.S.……(請營救……「

他接著我的話說:「查爾斯-李。」「啊,先生,你已經知道了。謝謝你的關注和理解。」他上下打量著我問道:「你是法輪功[學員]?」「是的,先生。江XX Persecute(迫害)法輪功……」想起查爾斯和獄中受盡折磨的同修們,又想到那些被無恥的謊言毒害,一步步走向毀滅而不自知的生命,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那位先生鄭重地接過那歷經風吹雨打的法輪大法真相資料,凝視片刻,又抬頭望了望我,好像有許多話,卻沒有再說甚麼,他轉身向國務院走去,步伐是那樣的堅定!

我分明感到,在他的心中,一股正義的力量升起,「把江××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在善與惡、正與邪的大決戰中,正義善良的美國人民一定會做出正義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