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報社講真相記

——堅定正念、走正自己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九月七日】最近我經歷了一件事,給我的啟發很大,更堅定了我對法的正念正信,想就此和大家談談。

德國一家很大的新聞媒體一直不願放棄用「×教」來稱呼法輪功。大家做了很多努力,尤其是德國西人學員,兩次利用到天安門和平抗議的機會去找所有德國駐京記者,向他們講真相。而這家大媒體的記者說,我可以不用「宗教派系」,但是決不放棄用「×教」。我與這家媒體的總編和社長聯繫,寄資料向他們解釋。總編也覺的可以不用,想幫我們,可由於駐京記者的固執,他想改變用詞的心也漸漸淡了。就這樣由他們發的消息都寫著「×教」。有段時間我感到真的很難突破,就像對著這一座大山在發愁,怎麼過去呀?有學員勸我不要再老跟他們聯繫了,不要給他們壓力,我們耐心等那個記者改變吧。我不同意這個觀點,可我也不知道我再如何努力。

當我有一天看到這家新聞又用上這一邪惡誣蔑大法的詞時,我知道,我們的縱容就會使邪惡得寸進尺。我立即寫信給社長,沒答覆,可還在用。不久後我又寫信給社長,仍沒有反應。我便打電話給他,他的秘書說,所收到的東西都轉給了總編,社長不管這個具體的事。我便打電話給總編室,該室的秘書冷冷的說,此事與總編無關,他把這件事轉交給該單位的法律部去處理了,要我再別找這裏。我堅持要給總編傳真一封信。「隨你的便!」秘書說完就掛掉了電話。我仍把信傳真過去了。

緊接著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其他學員,希望得到大家的幫助,共同發正念。我馬上接到了不同的反饋,有的覺的我們講真相深度不夠,有的認為這事不一定是壞事,也有一些學員為此很震驚,說我不應該能逼人家到這個份上,居然要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

我意識到,不管大家的看法如何,我自己要有正念、清醒的認識,關鍵是要從法上悟清這件事,並保持慈悲的心態。我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能用「×教」,這件事是最正的事。因為一個記者受江××邪惡宣傳的影響,使一家報紙不能公正報導大法,那麼多讀者都可能因受污染而對大法產生不正確的認識,這對他們生命的未來來說難道不嚴重嗎?對報社的負責人來講,他們應該改正這個記者的錯誤而不是縱容,這也是給他們機會擺正自己的位置。我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就是要清除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但是對人的態度一定要和善。而且,師父告訴我們要走自己的路,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給未來留下的。如果因為他們把這個事搞到法律部去,我就擔心害怕了,我還怎麼證實法,我不就等於在告訴別人我做的事不正嗎?他們要通過法律手段解決,正好給他們機會多了解真相,這有甚麼不好?師父還告訴我們遇到事首先向內找,還要清除背後的邪惡因素。我看到我在向他們講真相時有爭鬥心、善心不夠,有時由於自己正念不足說話沒力量,也因為自己正念不足而清除不了背後操縱的邪惡因素。這些都得排除,才能做的純正。

當我明白了這些後,心裏就很平靜了,也知道該怎麼做了,即使遇到難題也不會怯懦,而是樹立強大的正念,平靜對待。那幾天我加長時間學法和針對這事發正念。我開始給這個媒體的幾個關鍵部門打電話講真相。那天我感到我心態很好,和幾個人談話都很順利,他們都很願意聽我講,還告訴我該找誰找誰。我最後又打電話給總編室,那位態度曾強硬的秘書一聽是我,便和氣的說:請稍等,我給你轉電話。總編助理很誠意的對我說:「×教」這個詞是用錯了,我們不會再用了。還說,他要告訴有關部門的同事這個決定,並謝謝我。

我感到眼前的大山瞬間消失了,我深刻的體會到甚麼叫堅定正念,甚麼叫「口中利劍齊放」《洪吟(二)》〈快講〉,甚麼叫走正自己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