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學法向內找才能化解同修間的矛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1日】我是大陸資料點的一名大法弟子,最近在我們的資料點同修之間發生了一些矛盾,在這裏我想談談。

在2003年中旬,我和一位同修頂著壓力建立資料點,在不會操作電腦的情況下並且變賣了自己的首飾,買了電腦和刻錄機。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們倆經常發生分歧,其中的一些執著心也相繼暴露出來。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因為她說我不願意教她電腦一件事爭執了起來,我氣得哭了,心想我還不怎麼會呢,我學電腦都是在一宿一宿的摸索中學出來的,在我倆爭執不下的時候,就想到了學法,每次學法後事情都得到了解決,兩個人也協調的很好,非常默契。

到現在為止我們已經相繼建立了4個小型資料點,我們的設備都是用自己的工資買的,現在我們的製作、打印、刻錄的技術已經很成熟了,就在這個時候,矛盾也越來越多。平時大家都是自己忙自己的,我是唯一跟他們見面最多的人。因為我也是唯一懂技術的人,機器有甚麼故障都得我去修,因為我白天上班,晚上還要負責一個資料點的工作,壓力很大。平時他們有甚麼事都得我解決,我有時會碰到3台機器同時出故障,所以就心煩,怎麼這麼多麻煩來了,心理就像裝了一塊沉重的石頭,還不時埋怨同修 「怎麼老出事,三天兩頭折騰我」,跟同修說話的語氣就很不善。

我記得有一次一位資料點的同修拿來打錯的資料問我怎麼處理。我沒有考慮到對方的感受上來就說:平時我們自己拿經文、拿資料我們都投錢,打錯的資料是因為我們有漏才造成的,大法弟子給我們拿的錢是用來救度眾生的,我們打錯的自己出錢補上。另外一名同修說,她的《精進要旨》是散裝的,看起來不是很方便,問我是否可以弄本新的。我就說:那挺費勁的,因為書改字後還沒有重新排版(4版字需要變大),我沒有時間,我們離的這麼近,要是看的話,咱們串著看,我們一共有3本新書,有那時間我們做真象資料好不好。 事後我才知道,這位同修哭著下了樓,原來她早就想好了,自己買一箱紙補上,出錢買本《精進要旨》。還有一些就是我和同修平時的日常生活中因為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使我們出現了很多的矛盾,她們經常求我給她們做一些常人中的事情,因為我的本意是不願意的,所以有的時候會表現的不善有時也會推脫沒時間,這也引起了她們強烈的不滿。大家在背後議論我的事越來越多,說我獨斷專行。

終於有一天,大家聚在一起所有的矛頭都向我指來,把積壓在心中的不滿全部說了出來,有的說我太執著自我,甚麼事情都我一人說了算,我讓大家幹甚麼都得做,讓我做甚麼都推脫;有的同修說大家都在等待我改變我就是不改;有的同修說我對待她們的孩子(小弟子)不善,平時他們看到我都不敢大聲說話,因為我見到他們淘氣總是教育他們。我感到一種巨大的物質壓在我的身上,我幾乎都要崩潰了,我默默的承受著。我回到家後,我面對師父的照片我放聲大哭,我感覺我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再多一些就徹底崩潰了。當我面對電腦時,工作已經進行不下去了,腦子裏都是同修的指責聲。我拿起手中的電話打給了其中的一位同修,我哭著說我承受不住了(我說話還是有理智的並沒有提到資料點的任何事情),在電話中傳出了同修的安慰。我放下電話,靜下心來發正念5分鐘清除那些壓在我身上的那些不好的物質。5分鐘後,我又投入到了正法的工作。

這件事情後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每週最少學法1次。我們學完法後,還交流一下最近的工作情況,還就整體的資料點進行了分工,當然矛盾還是難免出現,但我們不會像以前那樣去指責同修了,都會本著善意當著同修的面提出來,看到不好的苗頭,及時解決問題。我們大家經常交流的就是不讓邪惡鑽空子搞破壞。

我以上談的就是我一年多來所經歷的小小的片段,希望對資料點的同修有所幫助。下面請允許我引用師父《洪吟》中的一首詩來共同勉勵所有的大法弟子在最後的進程中三件事做的更好:

千辛萬苦十五秋
誰知正法苦與愁
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