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招遠市610洗腦班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8日】2004年4月,山東招遠市610洗腦班由原來玲瓏鎮老政府院內,遷往玲瓏鎮台上村南嶺南金礦的一座樓上,還是原來的那一幫烏合之眾:一是代表××黨的女魔頭宋書琴,其因血腥、恐怖迫害法輪功學員,升了個市委610恐怖辦公室的副頭目,還兼任所謂的「法制培訓中心主任」即「洗腦班」的頭兒,還有玲瓏政府一個30多歲的陳姓男子,也挺邪;再就是4個叛徒:劉玉久、劉振才、劉翠花(女)、孫彥芹(女)。

這幫烏合之眾還在洗腦班興風作浪,還在幹著破壞大法、迫害修心向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的勾當,還在軟硬兼施以各種方式「轉化」法輪功學員。宋書琴的犯罪手段與過去相同:精神肉體雙重迫害,逼迫法輪功學員連續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材料,逼迫寫不修煉保證,逼迫放棄真、善、忍信仰。劉玉久因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博得主子的歡心,被重新安排了工作,其主子因離不開它,又將其喚回去了;以林濤為首的4個惡警,專門在這裏聽宋書琴使喚當打手。

4-5月份,招遠市齊山鎮、畢郭鎮、夏甸鎮、蠶莊鎮、城區等法輪功學員連續被綁架到洗腦班,宋書琴和洗腦班的幾個人渣對學員們毒打、搧耳光、不讓睡覺、坐鐵椅子等酷刑。蠶莊鎮某村一對母子眼都看不見,修大法後能看見了,還能看書了,一直堅持修煉,被本村惡人舉報落入宋書琴魔掌,這母子倆堅定修煉,說:不讓煉還讓我們瞎啊?宋書琴又發淫威,唆使人渣打這對母子,宋在一邊喊著口號:「眼瞎,就打他的眼。」

宋書琴從2001年起已養成「打人為樂」的習慣,患上了「虐待狂」症:自己不打時指使人渣打,自己動手時一般是白天不打、晚上打,人多不打、背後打,鄉下學員使勁打。現在被綁架到洗腦班的學員,入了這個黑窩至少關一個月,再敲詐300元生活費,不轉化就送煙台洗腦班、送勞教所。5月份以來,已有2人被送煙台洗腦班強制「轉化」。

隨著揭露江氏犯罪集團和對洗腦班的曝光,招遠洗腦班已是臭名昭著,洗腦班惡人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甚至連它們的親人也被瞧不起。2003年10月以來,首惡江澤民因鎮壓大法被國外起訴,各級惡人、惡警被起訴被曝光,邪惡的鎮壓已是力不從心了,在這樣大氣候下,據說招遠洗腦班對法輪功酷刑輕了,罰款少了,這可不是這幫人渣變善了,改過了,是江氏集團氣數將盡,它們蹦躂不起來了。曾幾何時,為了「肉體上消滅法輪功」,老虎凳、死人床、電刑、吊銬、拖打、毒針、扒衣服凍、熬鷹,近20種酷刑每天在洗腦班被重複上演了好幾年;為「經濟上搞垮」法輪功,明裏暗裏敲詐被抓學員,動輒3千2千,被勒索四、五千的也不少,甚至呆上幾天也敲詐上千元,而這些錢概無收據憑證,最終落入宋書琴之流和610甚至司法系統其他人的腰包。就這種從骨子裏往外壞的傢伙只要在洗腦班黑窩裏幹勾當,就是在迫害法輪功,不論它是酷刑還是偽善,或裝出一副可憐訴苦相、無可奈何相、關心體貼相,都是在侵犯人權,觸犯《刑法》在犯罪。

它們中如果誰真的有點良心發現,就立即主動離開這黑窩並想辦法贖罪,否則,無論玩甚麼手法,放甚麼煙幕,找甚麼理由,只要在這黑窩裏迷惑、欺騙學員、用各種邪惡招數迫害學員神志不清、思維混亂而達到「轉化」目地,就是用軟刀子殺人,是更惡毒的招數,與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一樣。不久的將來,它都得承擔責任。

這幾天有的鄉鎮和單位正在設法完成市610劉書舉布置的綁架法輪功指標,私闖民宅綁架法輪功學員送洗腦班。招遠市610、公安、洗腦班緊跟江氏流氓集團鎮壓部署,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對大法、對修煉群眾、對社會犯罪。

市委610轉化班之罪惡,通過上文和去年冬天我們在真象傳單一、二中的揭露,大家已有所了解。大家也知道了洗腦班「轉化」出的幾個怪胎──走入黑道的叛徒,心靈扭曲、不知羞恥,更瘋狂的迫害自己曾信仰過的大法和曾經朝夕相處的法輪功學員。99年7.20以前和鎮壓的初期,他們曾經做過好人,為大法上訪過,被邪惡殘酷迫害過,不幸由於貪生怕死,被「轉化」瘋了,不但背叛了自己的信仰,還走向反面,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無惡不作,被轉化成了五毒俱全的人渣。他們墮落到今天這一步,是江氏流氓集團的罪惡,更是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的市委610的罪惡。

作為一個人,退一萬步說,即使你在巨難中不能承受了、妥協了、不修了,這是你的自由,但你仍應做一個守法公民,怎麼能喪盡天良、毫無人性的去酷刑「轉化」別人呢?這是人幹的事嗎?不管是為錢、為色、為其它,都是人所不齒的。而江氏流氓集團及其幫兇正看中了這些人渣,越壞越用,越壞越「香」,把好人都「轉化」成壞人,這樣就可以渾水摸魚,怎麼壞也沒人能識別了。這就是「轉化」的本質吧!

請看這幾個已被市委610洗腦轉化成人渣的近況。

1、玲瓏鎮魯格莊村劉玉久,原在供銷社上班,被宋書琴洗腦「轉化」後當了叛徒,在宋手下當「幫教」打手3年多,打、罵、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因劉玉久賣命迫害法輪功,博得主子歡心,作為獎賞,安排他回原單位上班。幹了不到兩個月,因洗腦班離不開這惡棍,又被宋書芹喚回去。劉玉久暗自高興,認為得到了重用。劉玉久的老婆叫張淑芹,全力支持劉玉久行兇作惡,有人勸她別讓劉以害人為業,她卻說:「多虧劉玉久在那兒掙錢」。這次劉玉久又去行惡,他老婆不無得意的說:「哪裏輕鬆上哪裏幹,哪裏掙錢多上哪裏幹。」

2、玲瓏鎮魯格莊娘家馮家婆家的劉翠花也在宋書琴手下當「幫教」打手,丈夫叫馮金慶,大女兒都20多歲了。這女人對當叛徒的勾當很滿足,認為找到了掙錢的門路。3年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好幾位親戚勸她放棄這骯髒活兒,她就是捨不得這碗「血飯」。一親戚譏諷地說:行啊,一個月掙那麼多錢,還有福利,在家上哪去掙?

3、玲瓏鎮魯格莊婆家姚格莊娘家的孫彥芹已當了3年多叛徒,這女人長得像夜叉,狠勁超夜叉,40多歲了,大孩子都到了結婚年齡,她還在洗腦班鬧桃色醜聞。她男人叫劉國欣,公公叫劉玉亮,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管不了她。家中親戚勸她別在洗腦班吃「血飯」,她不聽,她父親說:「她幹這缺德事,早晚得遭惡報。」她在洗腦班與男叛徒亂搞男女關係。

4、叛徒劉振才是張星鎮欒家河人。近50歲,無業。被「轉化」洗腦後跟著宋書琴幹了3年多,專門打罵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壞得一點人性都沒有:鬧離婚、舉報親屬、不管家人、以洗腦班為家。家人、親朋多次勸他離開黑窩,停止作惡,他都不聽。他父親臥病在床,叫他回家侍候他不乾。家人無法,答應每月湊600元錢給他,補上洗腦班掙的「工資」,他還是不回家,難道真是對江氏流氓集團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為其賣命嗎?非也,原來是當叛徒遇到個臭味相投的,他與女叛徒孫彥芹在洗腦班裏淫亂。宋書琴們以這種傷風敗俗的事為誘餌,拴住這些無恥的狗男女在黑窩裏作惡。就「轉化」到這樣,連人都不是了,還被江氏流氓集團當成寶貝捧著、養著、利用著,邪惡可見一斑。

劉振才的家人、親朋有正義感,全力阻止他再進黑窩迫害法輪功和幹其它丟人現眼的醜事,在家人巨大的壓力下,據說劉已回老家欒家河村,但能否就此洗手不再作惡,我們看他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