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招遠市泉山派出所惡警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30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之首江澤民打壓法輪功至今快五年的時間了。在這幾年中,我認真學法煉功,特別學習了師父的經文《快講》,我深深認識到講真象的重要性和緊迫感。為了揭穿江××毒害人的一切謊言,讓眾生明白真象而得救,我去過很多村莊散發大法的真象資料。

一次,我去某地發資料,被保安發現,將我強行送到了山東省招遠市泉山派出所。610的惡警逼問我資料的來源,我不配合他們,沒告訴,而是主動地和他們講真象。我告訴他們: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我們師父告訴我們無論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不與人爭鬥,要與人為善,寬容理解別人,只有修心重德,才能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我還誠懇的告訴他們:相信「法輪大法好」就會得福報,而迫害大法的會遭到惡報。我和他們講了很多。他們不肯放我,並把我推進了一個小黑屋非法關押。為抵制對我的迫害,我絕食絕水。七天後,他們怕我出現問題,最後把我無條件釋放。

回家後,我繼續做講真象救度眾生的事情。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七日,我在自家門口,泉山派出所的一幫惡警氣勢洶洶地來到我家,將我抓住後推回家中,一惡警惡狠狠的說:我們今天不是專門來抓你的,我們是來搜家的。說完,他們也沒有出示搜家證。像一群土匪強盜一樣,到處亂翻,一個家被翻得亂七八糟。有幾份資料因沒有發出去,叫他們翻了去,於是,幾個惡警連推帶拉將我拖上了610警車,拉到了泉山派出所,去後立即用手銬將我銬在一個屋子裏。不一會,又有一個人被抓去,戴著手銬被推倒在地上,臥式躺著。第二天,又將我拉到了大秦家刑警隊。

我牢記師父的教導,拒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在審問中,我甚麼也不說。惡警們喪心病狂,用酷刑折磨我,首先是三個惡警用手銬將我的雙手銬在椅子上,又用鐵鏈子把我的雙腳綁在一起,使我無法動,又把我雙手通上電,拼命地電我,時間不長,我就被電暈了過去。當我醒來時,師父的話出現在我的腦中:「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我立刻想到,我是個修煉的人,是大法弟子,身體有強大的功,常人的電對我不起作用。此念一出,意志更加堅定,不管他們怎麼樣對待我,問我甚麼,我堅決不配合,並慈悲地告訴他們: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你們這樣對待我是犯罪的。我們發真象資料是為了救度被謊言毒害的世人。江澤民小人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利用黨和政府的名義和國民經濟的財力,調動全國的所有宣傳機器製造大量謊言和假象,栽贓法輪功。挑撥群眾鬥群眾,對一群修「真善忍」的好人殘酷打壓。這場打壓完全建立在謊言和欺騙的基礎上,是非常錯誤的。我還告訴他們,不要再幹迫害好人的傷天害理的壞事了。並希望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將來給自己留條活路。

就這樣,我在整整一上午受電刑折磨的痛苦中,不斷向他們講著大法的真象,仍希望他們能停止作惡,改邪歸正,能給自己生命創造得救的機會。我的雙手被電起了成串的血泡。

這次被抓,給我的家庭帶來了沉重的打擊。我煉功後身體發生的巨大變化,也使我丈夫從心裏相信大法好。於是,他也開始煉功了。剛煉了幾天,他睡不著覺的毛病就很快就好了。自從江澤民打壓法輪功,給他造成了強大的心理壓力,他停止了煉功。以前,我家裏是一個煉功點,早晨,晚上學法煉功都在我家,丈夫,孩子都支持,我們家庭幸福祥和。可是,邪惡之徒對我們的非法抓捕,關押(大約兩個多月的時間)迫害,我們平靜的家庭被搞亂了。丈夫又要外出幹活,又要照顧孩子和家裏的一切,身心痛苦極大,我有家不能歸。

泉山派出所惡警對我刑訊逼供,因我拒不配合,他們又將我送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段時間後,又把我非法送到淄博王村勞教,強制洗腦。惡警教唆那些邪悟者用不轉化不讓睡覺,強行灌輸一套歪理邪說等手段,從精神和肉體上迫害我。在高壓下,由於我有放不下的執著,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被迫接受了邪悟,背離了大法,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大壞事,走上了不歸之路。

回家後,有緣見到師父的新經文《路》《建議》。我深知師父還在管我。通過靜心學法和功友的誠心幫助,我醒悟了。我非常悔恨和痛苦,立即寫下了嚴正聲明,重新走入了正法這條光明大道,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現在也是在履行自己的諾言。我會努力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