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前正法形勢下的三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7日】趕上中秋節與十月一日的長假期,我陪同友人到外地走了走,去了幾個地方,同各地的同修進行了一些交流,交流中我發現那裏同修所遇到的許多問題和存在的障礙,都是我們當地曾經遇到和走過來的,基於此,回顧兩年多來我們地區大法弟子隨師正法所走過的路,總結正法修煉中獲得的一些經驗以及在法理上的認識,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寫出來,以期對中國大陸其它一些地方的大法弟子整體在證實法上能夠有所助益。

一、經常穩定的集體學法和交流環境,是整體上走正和提高的重要因素

在我們走過的幾個地區中,都存在著一種現象,就是總有那麼幾個邪悟的人在從中搗亂。有的地方邪悟者領著人焚燒大法書籍,然後大嚎幾聲就說是圓滿了;有的地方亂傳亂法小冊子,胡說甚麼法輪世界在XX地方;有的地方還在搞集資,該人斷章取義師父講法,稱籌集錢為的是「造幾個衛星」;有的地方仍然在搞傳銷;還有的地方出現了所謂的「男女雙修」等亂倫的事情… …表現上雖然形形色色,但基本上也都是明慧網曾經常提到,並明確禁止的行為。

我所不解的是,雖然明慧一再強調,而且許多事情師父在講法中也都講明、講透,但到現在這種現象卻還存在,有的地方甚至仍然很嚴重。為甚麼呢?

在與各地的同修交流中,當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都要向他們尋求解決之道,同修們的態度和做法基本上都是大同小異,首先就是不能任憑邪惡操縱這些邪悟的人為所欲為,肆無忌憚的來毀大法弟子,必須出面制止,清除這些人背後的邪惡因素;而且考慮到師父都不想落下一個大法弟子,所以還要本著慈悲救度之心,盡一切所能的把這些人拉回到正法修煉的道路上來。

毫無疑問,同修們的態度和做法都是對的,但我總是覺得這種做法有點像常人講的「頭疼醫頭,腳疼醫腳」,如果我們把太多的精力都用在這上,單純的這樣做,那麼講真象救度眾生這件正法中的大事可能就要受到影響。

幾個月前,我們當地也出現了幾個邪悟者四處散布邪悟言論,騙一些學員焚燒大法書籍然後自稱圓滿這樣的事情,當時的表現的確是來勢兇猛,一時間竟有幾十人受其矇蔽,隨其跳梁。當地的大法弟子們都很為這件事著急,大家有的找那幾個帶頭邪悟的人理論;有的給其寫信;有的專門為此發正念,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也未見其有所收斂。最終,一些在各片兒負責傳遞資料的同修們為此事坐到了一起,現在回想起來,我還在為當地同修們那種發自內心的為地區整體負責的態度所感動。交流到最後,大家在一個關鍵問題上達成了共識,那就是盡一切可能的重新恢復、開創集體學法的環境。

自去年秋天始,當地的同修們就突破各種障礙,逐漸的開始進行了大範圍的法會交流,一些集體學法小組也隨之開始出現。師父為《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評註之後,集體的學法和交流也就越來越多起來。由於邪惡的迫害還仍然存在,所以考慮到安全因素,當時的學法小組也就顯得不拘一格,靈活多樣。直到今年4月份,當地的幾名協調人受到邪惡的迫害,表面環境遭到了破壞,許多學法小組便散了,整個地區又回覆到了以前像一盤散沙的狀態。

邪惡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乘虛而入的。它們操控幾個邪悟之徒,專門針對那些躲在家裏不能走出來的、人心太重的人下手,真正修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的人它們是不敢去碰的。從這一現象中,我們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邪惡的真正險惡用心,它們實實在在的是在毀人。那些在家走不出來的學員,同樣是師父當年一定要要的一億大法弟子中的一員啊,如果我們大法弟子不想盡辦法去拉他們一把,邪惡就要想盡辦法去毀掉他們,它們是在和師父爭奪大法弟子──一群最配得上師父和大法救度、最有機會成為全新宇宙大穹的主啊!

在實際工作中,我們發現他們有許多人就像師父在新經文《也棒喝》中說的那樣,只看《轉法輪》,不看新經文。從幾年來的工作經驗看,這樣的人你光去坐在家裏和他談,起的作用不是很大的。如果在他的周圍能形成一個穩定的集體學法環境,問題就好辦得多了。現在再想起當初師父為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啊,他的內涵和起到的作用真的是我們用語言無法形容的。實踐中可能我們有許多弟子都有這樣的感受,不管有多少矛盾和分歧,不管怎樣不精進的人,只要一走進集體學法或法會這樣的環境中來,他就會變,因為那就是一個能熔煉人的、慈悲純正的場,也是邪惡最害怕的場。所以從鎮壓的一開始,它們就瘋狂的阻止、破壞大法弟子的集體學法煉功和交流,並冠以「非法聚集」、「聚眾鬧事」的罪名。而今天有一些大法弟子因為怕心等執著,不愛參加集體學法、交流,卻正中了邪惡的意,這樣它們就可以「分割包圍,各個擊破」了。我還發現,那些經常在一起參加集體學法、交流的地方,就是不會出現像邪悟啊或被邪惡鑽空子等一些事情,在證實法的整體表現上也是穩定的。而我走過的出現這些不好現象的幾個地方,都無一例外的很少有集體學法小組的存在,就更談不上經常的交流了。這絕不能說是巧合。

集體學法、法會,是師父為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在邪惡的迫害中,大法弟子理性、靈活的維護好師父為我們留下的這一切,決不僅僅是為了防止和抵制邪惡的侵擾與迫害,從根本上講,它是我們修煉提高的最有效的保障,為那些走不出來的同修開創最便利環境的同時,我們也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真正在走師父為我們安排的路,所以一切不正的就在歸正。從我們當地的形勢看,也正是這樣,隨著集體學法小組的越來越多,各種形式的交流也越來越多,這種純正的場也就越來越強大,它吸引著越來越多曾經走不出來的同修開始很自然的走出來,而邪惡的場卻越來越小,漸漸的人們再也聽不到邪惡操縱那些邪悟者發出的噪音。

當然,對待開創集體學法、法會的環境,也要保持從本質上認識,保持用正念和無私的心態對待,而不能單純從形式上追求這樣做、當成事情或成績做,否則在當前餘惡還在猖獗的情況下,很容易被鑽空子,給我們自己造成損失,適得其反。

二、更進一步的解讀正法時期存在的資料點,從根本上為「遍地開花」做準備

相當長的時間以來,明慧網和各方同修一直在不斷的呼籲和倡導資料點的獨立運作和遍地開花,我個人理解,這也是針對中國大陸的現實情況,為大陸大法弟子的安全和更穩定的做好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所做的。

在與各地同修的交流中,我發現,通過幾年來近乎模式化的運作,許多大法弟子對資料點的理解已經形成了觀念,更多的人對明慧所倡導的「遍地開花」有著相當形式化的理解,以為多建幾個資料點或把一個大資料點分成幾個小資料點,就是遍地開花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周天時,講到通大周天的目地是要百脈同時帶開,連成一片,最後達到無脈無穴的境地,那時可以說到處都是脈,到處都是穴,反過來講到處也沒有脈了,到處也沒有穴了。我想通過師父的這段講法來理解資料點的「遍地開花」是再形像不過了。

建立更多獨立運作的家庭資料點、小型資料點、個人資料點是明慧網所倡導的形式,但本質上,當越來越多的資料點建立起來,當大法弟子人人都能成為資料點時,那個時候是不是也可以說到處都是資料點,到處又都不依賴現在意義上的資料點了?幾年來,邪惡一直都在針對資料點進行瘋狂的破壞,每一次破壞都使我們蒙受很大的損失,是因為我們還有「穴」,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建多大的資料點,就等於有了多大的「穴」,結果是邪惡時不時的就點中了我們的「大穴」。當越來越多的資料點出現時,當大法弟子人人都能成立資料點時,那時是不是也就到了到處都是脈,到處都是穴,反過來講到處也沒有脈了、到處也沒有穴的那種「無脈無穴」的境地了?那個時候邪惡還能做甚麼呢?我想一定是在無從下手中自己氣也氣死了。

在邪惡的迫害中,我們成立了資料點這樣的有形,在反迫害中,我們最終還要把它化為無形,這才是對邪惡迫害的真正徹底的否定。然而要達到這樣理想化的境地,絕不是簡單的靠多建資料點就能實現的,這裏邊真正存在的是一個整體修煉提高的過程。 我們的觀點是,真正「遍地開花「的過程,是大法弟子整體心性提高的過程,是大法弟子整體對正法認識提高的過程。如果拋開這兩個前提去單純的增加資料點的數量,追求「遍地開花」的表面形式,那是拔苗助長, 非常容易使我們陷入更深一步的「做事兒」狀態,從而達到的效果也必定是事倍功半。所以在這種狀態下,許多時候,我們就會經常面臨「擺好了機器卻找不到幹活的人」這樣一個尷尬局面。這就是因為我們忽略了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那就是整體心性的提高才是做好這一切的前提。因為資料點的工作不是任何人都能幹的,肯於做這項工作的人,他一定是在心性方面、在對法的認識和理解上、在個人的修煉基礎方面都達到了一定標準。不具備最基本的心性標準是做不來的,幹了也容易出問題。

早在一年多以前,我就在《自身的提高是我們做好一切的基礎》這篇文章中針對當時出現的問題,提到過對資料點遍地開花的理解,只是由於篇幅的原因並沒有展開來談。但當時卻曾與當地負責協調的同修在這方面做過深入的交流,在認識上取得了共識之後,她們重點從兩個方面著手展開了工作,一方面是將現有的由流離失所同修組建的資料點進一步細化、分散、獨立;另一方面盡一切可能的與各處負責聯繫協調的同修接觸交流,共同開創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促進整體提高,從而為將來的遍地開花打基礎。

萬事開頭難,僅第一方面的工作就曾使當初幾個負責協調的同修費盡心力。當時在資料點工作的同修,由於長期在一種近乎封閉的固定模式下生活,無意中已經形成了許多觀念。比如最初由協調人統一負責提供紙張、耗材,甚至是一盒訂書釘,甚至是普通的生活用品,也要由協調人跑腿兒送到,這種類似於「飯來張口,水來伸手」的做法,使資料點的人漸漸養成了嚴重的依賴心理。在這種情況下要實現資料點的獨立運作,可以想像難度有多大了。

長時間以來,許多地方的資料點幾乎形成了一個約定俗成的模式,在追求大而全的同時,還要統一提供原材料、耗材等;上網下載與編輯打印要分開。但要想實現各自獨立運作,就必須打破這種模式。當時從當地的現實情況看,要資料點短時間內實現自己負責原材料及耗材的供應,這一點還是問題不大的,但要讓各個資料點短時間內都實現自己上網下載和編輯材料,就感覺有點兒像天方夜譚。而且當時從周邊城市的情況看,他們都對原有的運作模式很是認同,固定的觀念甚至使他們固執的認為那才是「正理」。當後來我們當地的同修在與其交流中告訴他們我們這裏的資料點各個都會自己上網下載編輯打印時,從他們驚訝的眼神中讓人感到我們的做法似乎犯了「兵家大忌」,因為在他們看來,這種做法是極其不安全的。但從實際操作中看,這樣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真正擋住我們的不是邪惡,而是我們自己執著不放的觀念。

最初,學上網對資料點的同修來說也是一個相當大的障礙。在當時各個資料點上工作的同修中,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少之又少,加之對安全的顧慮和對網絡這種現代高科技的神秘感,使許多同修對上網從心裏往外產生一種畏難情緒。剛開始的時候有一個同修大姐,即使勉強學會了上網下載,也不願意自己上網,還是堅持每週打電話要協調人或別的同修送給她現成的磁盤,怎麼跟她交流都不行。最後幾個協調人共同與那個給她傳盤的人暗中約定,無論如何也不再給她提供現成的了,那個大姐最後終於在「靠山山倒,靠水水乾」的無奈中,「被迫」自己上網了。就這樣,在重重障礙中,當時現有的資料點開始一步步的走向獨立。

2003年下半年,隨著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活動的一步步深入展開,當地同修的集體學法交流活動也越來越多,越來越活躍,負責協調的同修們也開始把廣泛建立個人資料點的話題拋了出來。當時有些同修覺得把成立資料點的問題放到交流會上談論,似乎不妥,因為這很容易暴露安全問題,但現在看來,這樣的擔心是不必要的。事實上那個時候,正是當地大法弟子在心性上、在對正法的認識上整體處於提高的階段,許多曾經一直走不出來的人,在整體的帶動下,也開始走出來證實法。正是由於在整體上打下的堅實的心性基礎,才會有半年以後的今天,當地大法弟子在證實法的諸多方面,在整體上走上了良性發展的軌道。眾多的小型資料點猶如雨後的春筍,以難以想像的速度大量的、不知不覺的冒了出來。

三、協調人的作用

在整體的運作表現中,還有一方面的因素是不能忽視的,那就是協調人的作用。從上面兩個問題的闡述中,我們就可以看到, 地區整體上的每一關鍵步驟,都離不開協調人在其中的積極參與和帶動。在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整體尚未走向成熟之前,有一個普遍經常的表現,就是整體上依賴性很強。這種情況下,作為協調人起到的作用就更顯得突出。那麼這個時候,處在協調人角色中的大法弟子,自身的修煉基礎和對正法的理解和掌握程度如何,就尤為重要。如果協調人能在法中正悟,那麼就往往會影響到地區大法弟子整體都做的很好,而協調人放不下的觀念,也往往會障礙一大片。自從我進入當地,通過與當地搞協調工作的同修兩年多的接觸合作,與其他地區相比較,給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協調人之間的矛盾很少,出現問題時,大家經常能夠及時的坐到一起協商,互相配合,很少有人固執己見。

隨著正法形勢接近尾聲,師父在亞太地區法會上的講法中,對協調人又提出了更明確的要求,以我個人的理解,那就是協調人要及時的放下自我,摒棄幾年來在做事中形成的各種觀念,適應新的正法形勢的要求。從當地的情況看,打個比方說,如果說過去的協調人是在前面拉車的,現在就是要到後面或旁邊去推車了,因為師父要大法弟子人人都走自己證實法的路,協調人應徹底放下過去大包大攬的做事狀態,更多的為其他大法弟子走自己證實法的路創造條件,提供方便。所以協調人更應該注重與同修在法理上的深入交流和引導。這也是近半年來我所感受到的當地協調人的變化。在我看來,這是真正走向成熟的表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