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津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9日】我於2001年3月份在家中被當地派出所和分局綁架。當時惡警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就這樣惡警把我劫持,整了我一天一夜,非法送入看守所50多天,然後又非法判勞教一年,投入大港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非法勞教期間,惡警們叫猶大幫兇做轉化洗腦,如不轉化,就不讓睡覺,強迫超負荷勞動,不許說話,否則就罰站;不配合的就把手和腳銬在床板上,臉向上直躺著不讓動,要喊就把嘴堵上,幾天不讓吃喝、洗漱。當時正值夏天,有一名從上海抓來的大法弟子裘學豔(博士後)就長期被這樣折磨。

我經常聽到惡警指使吸毒人員打那些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穆祥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講法輪功真象。兩次勞教所惡人逼迫看誣陷大法的新聞,穆祥傑不配合惡人,惡人讓四個吸毒人員抬著她出來看,還給她打了不知是甚麼藥物的針,把她的手和腳銬在大廳的鐵拉門上,電視放了一個小時就把她銬了一個小時。夏天,大港的蚊子大的像會飛的螞蟻。

在勞教所裏,我堅持信仰,沒有悔過,不法人員們二次給我加期。甚麼叫悔過?我是大法受益者,大法使我獲得新生,悔過難道讓好人變成壞人?讓無私變成自私貪婪?真不知惡人竟無恥荒唐到這種地步!有的同修以絕食來抵制邪惡,不法人員們就用未消毒的膠管給灌食,更有甚者竟把大法弟子的牙給拔掉了。

在大港勞教所,一次到勞教所看我的人買了東西,臨走時問隊長這些東西可否帶進去,它們同意讓帶,結果給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只給了我一條毛巾;有年歲大的學員在非人待遇下身體出現了許多病症,不法人員們收受款物,少則幾千多則幾萬,辦理保外就醫,這就是它們宣傳所說的「為黨為民的好警官」?

天津建新勞教所更為邪惡,它們對不轉化的學員不讓睡覺,用電棍電擊陰部。被電的女大法弟子有郭寶花和陳××。徐韙文是在建新勞教所被它們活活折磨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