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勞教所的變相無期徒刑、奴役和體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6日】

1、變相的無期徒刑

「不悔過,別想從專制機關的大門走出去。」

作為天津地區,只要進了勞教所,不寫「揭批」的材料,就沒有走出去的希望。到期了,不承認「X教」,加期半年;還不承認,再來半年;還不寫,重新判決,期限兩到三年。就這樣,有的大法學員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都呆了快四年了。好多家庭本來不反對煉功,在這種「永遠看不到光明」的壓力下,違心地提出了離婚。而那種每次見面時撕心裂肺的場面,就連因吸毒、盜竊等被勞教的人員都潸然淚下。為了不增加家人的痛苦,許多大法學員忍受著江氏集團造成的多少妻離子散的傷痛。

2、難耐的寂寞

勞教所裏,總有一到兩個不用花錢的忠實「保鏢」,受幹警的指示時刻守護在你的身邊。你沒有與別人說話的權利,你沒有獨自行動的自由(非大法學員可以),甚至你上廁所,幹活去加班,也得其他人在場才行。你勤勞,掃完地,將土倒出去的權利都沒有,除非你的「包夾」與你為伴。排隊時,你與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得隔開,開展活動時,你隨時面臨著調換位置的可能性。平時,你也有一個固定的角落,不能隨便移動。不能擁有紙筆,不許接見親人等,就連上廁所,也得先派人看看,裏邊沒有了堅定的大法學員,你才能進去。稍不注意,便被冠以「不為別人著想,給別人添麻煩」的罪名,還有站壁子的危險。邪惡之徒妄圖用難捱的寂寞孤立來摧毀大法弟子的正信。

3、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

勞教所裏的勞動強度讓人談之色變,從一睜開眼,有時還來不及洗漱完畢,活便已經堆到了眼前,晚上十來點收工是正常事,好多時候就到了兩、三點,甚至兩點收工,四點接著幹,而且持續很長時間,通宵不眠也是常有的事。

當有人問到隊長勞動時間的問題時,得到的回答卻是:「還有沒活的時候啊」,原來勞動時間還有這種算法,也算是中國特色了。然而,這也成了勞教所利用的一著棋。如果你在壓力下放棄了信仰,你就只用幹一半的活;堅定不移的,就要加倍幹,以此來給人施加壓力。

你得拼命幹,不能抬頭,你得加班加點,甚至大家都休息了,你還得熬夜將你的產量幹完。這只是一方面。另外,你會面臨著別人「睡覺後站壁子」的危險。半夜三更的,別人都睡了,你獨自一個人面壁站著,睏意不時襲來,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體罰。

更有甚者,關禁閉一關就是半年,冬天挨凍,夏天挨叮(特毒的大蚊子)。吊銬在床上(上下鋪),一銬就是七八天。四肢固定在床上,半年,一年。拉到一個地方,派人毒打,用電棍電;還有的吸毒人員將老鼠放在學員的臉上,如此種種,都在身體摧殘的同時,消磨著人的意志,考驗著人的耐力,對人進行著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摧殘。

以上還是比較柔和的。當惡警「轉化攻堅」時,你會被隔離在一個地方,派人輪番看著,竭盡誘惑與侮辱、謾罵、哄騙、人情、親情、體罰等一切能用的手段折磨你,企圖逼你放棄真善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