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者的血淚──珠海大法弟子何志維被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6日】寫在前面的話

1999年7月至今,中國發生一場滅絕人性的人道災難,由中國政府內部妒嫉心極重的江澤民挑起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充斥著中國大陸的每一處,每一個單位都被捲進運動中。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禁、勞教、被強化洗腦甚至酷刑折磨致死,無數家庭親朋好友承受著痛苦。珠海這個美麗的地方也未能倖免。

作為有良知的記者,在通過安全和多渠道大量了解真象的基礎上,我們採寫了一些法輪功學員的故事。我們深知,如果中國有新聞自由的話,法輪功學員不會冒險利用傳單等形式去做,而我們這些較明白的人,更不會被迫隱蔽的工作。我們所寫的都是事實,都是光明正大的,但無法公開發表在國內的媒體上,希望讀者理解和明白。

本文中所寫的是原珠海經濟特區電腦報關服務中心的副經理何志維,一個小個子、但很精幹的女士。她由於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在被非法勞教兩年期滿後,目前又被超期非法關押到設在廣東省三水「省法制學習班」繼續迫害。我們了解了她的故事,當中有她修煉受益和對信仰堅定的神聖,有不法公安、政法委610、勞教系統「洗腦」迫害的惡毒,有迫害中生離死別、兒女情長的辛酸,有親人被扭曲人性、反目成仇的可悲可嘆……。何志維的故事,一個法輪大法的信仰者的血淚經歷,願君用心感受。

* * * * *

多年不見何志維,還以為她穩穩當當的當她的報關公司經理,以為她那一個經濟富裕、和氣一堂的家還存在,記憶中記得當年她很多病,後來聽說煉法輪功全好了。

1999年7月當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後,我心裏對志維還挺擔心的。世事難料自有可料處,以她認準是對的就要堅持的個性,我知道她日後的路肯定不平坦了。在後來的兩年我陸續知道了她的事,但沒有料到,像她那麼好的人,為了良好的信仰,在被非法勞教兩年到期後,居然還要被無理超期關押至不知何時,我非常震驚於那些迫害者的踐踏人權和罔顧法律。我知道,我必須幫助她,我必須說出我的所知所聞,將她的故事告知世人。

一、煉功後受益無窮

現年40歲的何志維,佛山人氏,大學畢業,在珠海工作和定居,數年前她憑借個人實力成為特區報關中心的副經理,攢下一些錢,事業可謂順利。後與同在海關係統工作的馮偉(也是企業領導)結婚,並生下了女兒小欣,生活應該是令普通人豔羨的。但不幸的是,自從產下女兒後,志維就有頭痛的病,每次頭痛時,頭好像要裂開似的難受,好想撞牆一死了之。醫生說是頸椎增生,但總解決不了問題。為了醫好病,一家人到處托關係、找名醫,甚麼方都試過了,各種補湯喝了不少,最後是西醫看不好、中醫也看不好,還有人介紹她練氣功,可是病依舊沒好。直到1997年遇上了法輪功。

1997年底,有人向她介紹說法輪功好,志維聽得很高興。回家後就到處找法輪功的煉功點,很快在海關大院找到了,一看書和煉功,幾天下來,喊頭痛少了,眼睛也有神了,一段時間後,整個換了個人,頭痛沒了,臉色紅潤,人有精神,而且臉上有了笑容。過去她脾氣不好,煉功後待人慈善多了,做事多考慮別人,不再急躁,家人感覺到她的變化也很開心、很支持。

看到她的變化,她的媽媽、姐姐和弟弟都先後跟著走入修煉法輪功,弟弟因此去掉了多年的抽煙、酗酒、嗜賭的惡習。

二、7月21日中午,廣州

1999年7月20日,平地一聲雷,在中國從上而下的迫害法輪功運動開始了,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不知道,也想不到使如此眾多的人身體好、思想變好的功法會受到迫害。7月21日,志維和平日一樣到公園煉功,聽說政府開始禁止法輪功,她很震驚,明白過來後,她毫不猶豫的搭上了到省城廣州的汽車,當時她心中只有一念:法輪功是好的,我要到省府講句真話,要為師父討回公道。

7月21日中午,廣州。廣東省政府外的公園。許多學員已從全省各地趕來為法輪功上訪,現場大約有數百的法輪功學員在公園裏煉功,有的給那裏遊玩或路過的群眾講述自己煉法輪功受益的故事,有的跟在場的警察講……。

沒過多久,一隊荷槍實彈的警察衝過來,包圍住在場的學員。那些警察手拉手把學員們圍住,有的大罵法輪功和大法弟子,有的提著電棍、吹著口號清場……當學員們老的少的都在善意的向警察說「法輪功真的好」時,志維看見警察哭了,有的鬆開手,後來志維就從這鬆開的手「牆」裏跑出來。

在經歷了「禁止上訪」和「武警抓人」後,志維回到珠海,早上繼續到煉功點煉功,好幾輛警車來了,「不許練!」從那以後,和平的煉功環境給破壞了。然後單位的所謂思想工作來了,原來的職位被撤銷,黨籍開除了……一切變化很快,這些志維並不看重,如果用這些利益來交換信仰,是不可能的。

三、二次被非法關到看守所

在1999年7.20之後的一年之內,志維被非法抓到珠海市梅溪看守所兩次,兩次都只因為探望相熟的學員。第一次到看守所時,志維把家裏送進來的許多吃的東西分給了同倉的人。一開始,牢頭受警察的指使,對志維又是打又是罵的,並逼她做手工活,一幹就是十幾個小時,還說做不到某個數就得罰蹲廁所。

第二次到看守所,牢頭已經知道她是好人,對法輪功也有好感,因而對志維很尊敬,讓志維和她睡床(那裏只有一張床)。志維謝絕了,志維睡在地板上,一個吸毒的女孩子抱著自己的東西要和她睡在一起。頭一天晚上,那女孩子告訴志維,晚上她肯定睡不著覺了,因為她從小吸毒,把身體弄得很糟糕,月經也沒了,每天要吃大量安眠藥才能入睡,那天她的安眠藥剛好吃完了。結果第二天,吸毒的女孩子高興的告訴志維,這一晚是她從小到大睡的最舒服的一覺。志維知道是書中所講的,學員的能量場能幫人調整身體所起的作用,就告訴她自己煉功的心得,那女孩子很相信。沒過幾天,她當著全牢房的人說:「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來月經了!」她告訴志維,她外邊還藏著一斤白粉。志維正告她,出去後把白粉毀了,免得害人害己的,要重新做人。女孩點頭答應。

關於法輪功學員在獄中感化人的故事,我們聽說了很多,何志維所經歷的也算典型了。

在第二次進看守所時,給志維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女警威脅說:「你不合作,就要送你去男牢房!」當時志維也沒在意,以為女警說的是「南牢房」而已,出來後聽說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邪惡的將18名女弟子關進男牢房的事,才吃驚於看守所、勞教所之邪同出一轍。

四、家變

從法輪功被迫害開始,丈夫馮偉對志維煉功由支持開始轉變,雖然表面還盡著看顧的責任,實質上已開始變化,在壓力面前,他幾次都主動配合警察抄家。警察經常性的騷擾使夫妻關係日漸緊張,為避免「連坐」制度牽連到丈夫,志維於2000年與丈夫協議離婚。根據協議,女兒歸志維撫養,拱北大院及鳳凰花園的住房屬於志維。

隨後的日子,志維為免被抓,兩次被迫離開珠海,一次是2000年12月澳門回歸周年,因江××要到澳門,珠海公安大肆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何志維成功提前走脫;另一次是2001年初,當江××造出「自焚」騙局、許多人不明真象時,公安開始肆無忌憚的非法抓人,她再次被迫出走。而她的媽媽和女兒小欣,就住在鳳凰花園。在這期間,志維的媽媽經歷過一次抄家和非法拘禁在香洲一處招待所後,被珠海公安強行送回了老家南海。

五、抄家與搶掠

志維離家期間,家中經歷了多次瘋狂的抄家搶掠。2001年下半年,多名惡警衝進志維的住所(當時志維的媽媽在家),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如搜查令)的情況下進行抄家。不但抄走了大法的書籍,連志維媽媽的一本清宣統年間的古董書《聲律啟盟》都搶走了。

另一次是2002年寒假時候,志維的媽媽和女兒小欣在家。警察在管理處的配合下,藉口抄水電表衝進屋裏。志維的媽媽在裏屋關住門,那些惡警竟然說:「阿婆,你再不開門,我們就開槍打死你的外孫女!」

多麼邪惡啊!這次又抄走了大批法輪功書籍、物件和一部電腦。志維的媽媽被非法綁架到朝陽派出所,後被非法拘禁在翠香路的一間招待所,之後被強行送回南海,自此天各一方,與外孫女無法見面。

此外,據知志維被抓後家裏還經歷了一次抄家,將志維20多萬元現金積蓄搶去,至今無法索回。

六、扭曲的人性與良知

江澤民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迫害株連到每個修煉者的家屬。他們當中的很多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與前途,逐漸淪落為是非不分、良知淪喪的人。馮偉就是被迫害者之一。

在志維受迫害這一過程中,馮偉開始是盡著丈夫的責任的,儘管心裏怕受牽連。當他為求自保與志維離婚時,志維是無怨無悔的,為他人著想,她全無異議。只希望馮偉在法輪功被迫害這一點上能從良心上認識過來。但事與願違,離婚後,馮偉完全變了。

由於受宣傳媒體造謠毒害與政府對法輪功迫害的不斷升級,他不惜加害也煉法輪功的志維的姐姐。起因是志維的姐姐很不容易在學校門口見到小欣,想一起吃飯聊天。親人見面合情合理,但馮偉在現場要報警,還叫囂「這裏有練法輪功的人想拐走我女兒。」為斷絕小欣與志維姐姐的聯繫,馮偉想出了惡毒的辦法,2004年上半年,他先後三次電話向佛山的610辦舉報志維的姐姐,要求將她抓起來。結果,志維的姐姐因此被強行綁架到了極端邪惡的三水洗腦班,這一事在警察那裏得到證實。

馮偉還涉嫌侵佔何志維的財產。由於志維身陷囹圄無法顧及,離婚後依法應歸屬她的房產已全部被馮偉佔用,還有多年來積蓄的幾十萬元存款也在馮偉家中奇怪的『失去』……。志維是個看淡名利的人,但不希望自己的財產落入不法之徒手中。不但如此,為給自己的惡行找依據,馮偉還到處造謠污衊志維的聲譽,製造惡劣影響,甚至不顧事實的說志維煉功後身體不好,等等。

江澤民對信仰真善忍的群眾的鎮壓,帶給中國人民僅存的道德良知以致命的打擊,扭曲了無數像馮偉這樣的人的人性。

七、三水婦教所

2002年上半年的一天,志維在外地被公安非法抓捕,隨身的巨額現金及財物也被搶掠一空。之後她被非法勞教兩年,關在廣東三水婦教所。

在勞教所裏,志維拒絕非法的強迫性勞動,於是惡警連續一個月不讓她正常睡覺,每晚只睡三小時,逼她寫對法輪功的反面認識,也就是所謂的「轉化」。婦教所針對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手段是極其邪惡和令人髮指的,勞教所指使多名吸毒女子和6名幹警合力輪番上陣對付志維,曾有8天7夜不讓志維睡覺,此外還有罰蹲、不准大小便等。她們把志維按在地上蹲著,扯頭髮、插耳朵和鼻孔防止她睡覺,逼志維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甚至將法輪功師父照片塞進她的內褲裏,這些卑鄙骯髒的流氓行為,竟然被政府利用來對付高尚的法輪功學員!史無前例。

志維在信中說「我會無怨無悔的堅定的走下去,其實我所承受的僅僅是九牛一毛,眾多同修在承受著苦難,她們都堅定的走了過來,真的了不起!……在勞教所,我看到了眾生的覺醒,那些曾做盡壞事的吸毒女子,當她們了解到我們是好人,都不想參與迫害,覺悟了的人都能善待我們,她們說不願做傷天害理的事,有的因拒絕參與傷害我,甚至被惡警加期、用電棍電打……但有些人仍冒著被嚴懲的危險幫助我……一切的迫害都是強加的……我問心無愧的走出了這個地方(婦教所)……」。

是的,一切迫害都是強加的。當惡警造謠說志維不愛國時,志維凜然說:「我愛國,愛的是中國遼闊的國土,愛的是燦爛的五千文化,愛的是她善良的人民,而不是一小撮禍國殃民的敗類。」聽到這些,惡人何地自容?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政治訴求,只是為了反迫害,讓民眾明白真象!

八、天下母親

自從志維被非法關押後,女兒思念母親,母親牽掛女兒。人之常情。但這一點被政府利用了,他們說法輪功學員不要家庭,而清醒的人們會看到,恰恰是迫害者把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造成骨肉分離,然後利用人情強迫學員放棄修煉,當學員不肯放棄修煉時,便造謠說學員不要家庭。

在前夫的刻意配合下,當地610辦禁止母女相見,同時嚴密封鎖消息,不讓女兒知道母親的情況,以此來折磨她們,甚至志維不修煉的哥哥去勞教所探望也被禁止。

2004年5月至8月間,志維兩年非法勞教期滿後被繼續非法關押在珠海市民富酒店的「洗腦班」。由於長時間的折磨,志維的視力非常差。在民富酒店期間她經歷了十多天的絕食抗議,受到了嚴重的插管灌食摧殘,身體狀況令人憂慮。

志維依然是堅忍和微笑的,作為母親,她相信女兒會明白和理解母親,血脈相連,心靈相通,為著不違心向邪惡低頭。對於女兒,偉大的母親,雖在遠方,猶在身邊。

遍及中國大陸,有多少家庭因遭到當局迫害而破裂?有多少小孩因為父母被抓而要托人照顧?更有多少父母被迫害致死而遺留下孤兒!?這就是這場迫害的殘酷現實。

目前,志維已被非法轉押到了廣東省三水的「省法制學習班」(省洗腦班)繼續迫害。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在繼續。今天他們公然違憲禁止公民的信仰自由;公然違法抓人、關人和酷刑摧殘善良的人們;公然將已被非法勞教到期而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施以無了期的非法關押……,明天他們就必須承擔最終被送上審判台的後果。光明不會遠了。明白真象的人們都在期待。

=======
珠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李開主電話:13702326099/0756-2519620(宅)
珠海市香洲區610辦負責人尹文鳳 13709689563/0756-2127681(宅)
珠海市洗腦班電話:0756-8890038或8888114轉204
何志維前夫馮偉電話;13902532806/1392470545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