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之行(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我終於來到了紐約。地理課本中的「大蘋果」,如今生動的躍入眼簾。入夜,走在曼哈頓街頭,穿過「時代廣場」,燈火通明,令人眼花繚亂。不同膚色的遊客們面對著高大的建築和閃爍的霓虹燈,尖叫著按動快門。現代之都,是如此紛亂。一片嘈雜中,我的眼睛亮了:只見一個、兩個、三個穿著黃色T恤衫的法輪功學員在鬧市的路邊煉功、發傳單。我向他們走去…

十三個夜晚,忽的一下過去了。飛行幾千里,奔波二十多個小時,原來那些網絡上的心得文章都成為了自己切身的體驗。想要小結一下,還是從這樣兩個小故事開始吧。

* 「我原來可能是中國人」

要回去了,在肯尼迪機場的候機室裏,我去買礦泉水。售貨的黑人小姐凡是看到黃皮膚的人就友好的用中文說:「你好!」。我說:「小姐,你的中文發音很好。」她笑著說:「我想我以前當過中國人。」 聽到這個答案,我又驚又喜:「嗯,我很同意,也許真是這樣呢。等等,我有材料給你。」我跑去拿了法輪功的報紙、傳單和光盤遞給這位小姐。她高興的接過,說:「噢,法輪功!嗯,我想知道我在哪兒可以學煉呢?」我告訴她報紙裏有本地學員的聯繫號碼,她又用中文說「謝謝。」

* 「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嗎?」

一天晚上,和同修前往中國領館發正念。領館四週的街道寂靜無人。我剛剛坐定,就聽到一輛車在我面前停下。接著聽到一個聲音用英語問我:「小姐,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嗎?」我睜開眼,看到一個穿著藍色制服的白人男子,手裏拿著「今日法輪功」的真象報紙。我說:「是啊!」 他舉起手中的報紙說:「我一直在看報紙,太悲慘了。我很難過。我支持你們。」 我謝謝他,和他聊起來。

原來,他是汽車司機,當天很意外的換班晚了才會在這個時候把車停在這裏。他說每天清早他會經過中領館,他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坐在那裏,他很同情學員們。我問他是在哪裏拿到的這張介紹法輪功真象的報紙,他說,有人扔在地上,他撿起來的。因為他知道那是介紹法輪功的報紙,他以前就拿到過一張。聽到這兒,我真為他的善良而感動。他坐在地上高興的和我談天,他說他從小就對漢語感興趣,還興奮的用中文說些簡單的詞彙給我聽。我向他介紹更多的法輪功真象,歡迎他煉功,他說好。二十分鐘過去了,他發動汽車,消失在遠方。

* 主動去做的第一天

街頭洪法、煉功、講真象

到達紐約的第一天晚上,我們拿了一些法輪功真象材料,就去街上發,也順便熟悉一下環境。當看到其他國家的學員在街上講真象時,我們注意觀察,看看人家是怎麼做的。我們發現:不少學員準備的真象圖片和展板非常好,輕便醒目。有的學員把圖片掛在身上,其他學員配合煉功並發資料,效果很好。

第二天早上,我們按照活動安排表到了火車總站,卻沒有發現任何學員。我們不管那麼多了,開始做吧!我們十人分成幾個小組,在車站外面的路口和街道旁煉功、發資料,並且展示出自己帶來的橫幅。車站內外人來人往,接受材料的人很多。值勤的警察友好的觀察著我們,時常有台灣學員的小組舉著展板路過。我們後來才知道,新加坡學員已經被重新分配了活動地點,怪不得在車站看不到先期到達的同修。不過,這第一天主動的嘗試讓每個學員都感觸很深:沒有等,沒有靠,我們抓緊時機講清真象。

* 地鐵裏講真象

參加活動的前幾天,由於地形不熟,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小組坐出租車去活動地點,車費和坐地鐵差不太多。後來在一位同修的建議下,我們試著坐地鐵。一位高個子的同修把真象圖片掛在身上,還有學員舉著另一塊展板,其他人都備好真象報紙或傳單。我們這樣在地鐵通道和車廂裏上、下、進、出,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當看到有人注意或閱讀掛在學員身上的圖片時,另一位學員就上前打招呼,並遞上一份真象報紙。在這種情況下,絕大多數乘客都高興的接過報紙,馬上讀起來,下車前他們都把報紙收好放在包中。有的紐約人主動詢問:」這是怎麼回事?」在聽完我們的回答後,他們都難過的搖頭、嘆息。

出了地鐵,在走去活動街道的路上,我們也高舉起展板,沿路發資料。有時候還沒到活動場所,隨身帶的資料就發完了。看到通過搭乘地鐵收到這麼好的講真象的效果,大家都很高興。自那天起,我們就天天坐地鐵了。雖然有轉錯車的情況發生,但是不管在哪裏上、下車,都不耽誤洪法講真象呀。

* 參與酷刑展

揭露迫害的酷刑展起到很好的講真象作用

很早就在網絡上看到其他許多國家的學員舉辦酷刑展,以真人模擬酷刑的方式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在新加坡,我們從沒有做過。所以這次分配新加坡學員分別和香港、加拿大、新澤西大法學員一起辦酷刑展,對我們來說是一次很好的學習機會。看到鐵籠、老虎凳、手銬、血衣等那麼多道具,還要長時間的化妝等工作,真是感歎學員們付出的努力。

起初,我們只是幫助搬東西,在旁邊發資料,照顧簽名台,酷刑展的演員都是主辦地區的學員。後來有一天,演員不夠了,需要新加坡學員幫助,我想:「我們從沒做過,大家可能會不好意思,不敢上場吧?找誰呢?」就這麼想著呢,我一轉頭,只見一位新加坡同修已經扮成警察站在那裏了。再接下來,好幾位學員也扮演了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一坐就是幾個小時,和其他國家的學員配合得很好。很多積極參與酷刑展的新加坡同修平時都是不聲不響的。當需要人手時,他們只是簡單的說一句:」我來吧。」

* 講清真象


街頭酷刑展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這次來到曼哈頓,英語派上了用場。每天,當我發資料或是在簽名台服務時,都儘量的開口去說,向人們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正在中國發生的慘無人道的迫害。祥和的功法與慘烈的畫面形成強烈的反差,震撼著酷刑展示場的每一個人。其他同修也都積極主動的去講,而不只是侷限於伸出手派發資料。有的學員英語詞彙有限,還特別在來美國前請教其他學員,把可能會用到的詞句寫在一張紙上,自己在家練習。就這樣,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越來越多的紐約人民了解到了真象,簽名支持我們反迫害的人時常絡繹不絕,人們用不同的言語表達了他們的善意和支持。

「我很難過,希望一切會好起來。」
「我能做點甚麼?你們要錢嗎?」
「祝你們好運。」
「你們做得很好,我要讓我家鄉的人都知道。」
「我已經給新聞台發電郵了,他們應該報導你們。」
「我是一個高中生,我是不是可以在學校做些甚麼幫助你們?」
「我去過中國,我知道…」
「我當然要簽名。」
「多好的功法。也許以後我會加入你們。」

* 比學比修

這次紐約之行,同修們都是克服了不同的困難踏上征程。有的人不會說英語,但是毅然決定前來,在各項活動中都表現得很突出,自己也感到收穫很大。有的學員意外順利的向公司老闆請到了長假。有的人特別提早行程為了能早點投入這次正法活動。在曼哈頓,我們每天早上集體學法、交流,在與其他國家學員的合作中,取長補短。每一天,看到來自不同國家、地區的學員們為了同一目地走到一起來,那種神聖的感覺真是難以言表。俄羅斯、以色列、日本、台灣、香港、印尼、美國、加拿大、瑞典、英國、丹麥…不同的語言、膚色,同樣的心。很多同修中午自備極為簡單的飯食,結束一天的活動後再啃著麵包趕往地鐵站參加晚間的集體學法。風塵僕僕,你來我往,點頭問好,揮手道別。這樣一群志願者,一股清流,書寫塵世的殊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