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聯合廣場上的黃衫天使(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6日】
  • 曼哈頓聯合廣場上的黃衫天使(圖)

  • 紐約曼哈頓在變,紐約人在覺醒

  • 紐約行

  • 曼哈頓聯合廣場上的黃衫天使(圖)

    自從8月以來的幾乎每一個週末,人們在紐約曼哈頓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上都可以看到一位身著黃色T恤衫、身體健碩的中年婦女在散發一種介紹法輪功的傳單,有時她也會舉著一面展板將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圖片展示給過往的行人。李(Li)女士──這位來自俄亥俄州一個中部城市的藥廠技術員,同其他上百名美國中部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以這樣獨特的方式在紐約曼哈頓的街道上度過了他們的大部份週末,尤其在這個號稱大都會中的小鎮的聯合廣場地區。


    李女士在向行人展示一塊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的展板。

    羅絲在教一群遊人法輪功功法,站在她右邊的秘魯婦女向她講述了自己的奇特經歷。


    露西亞教授在分發法輪功真象報紙。

    人們參觀在聯合廣場公園舉辦的酷刑展。

    法輪功學員在向遊人講真象。

    位於曼哈頓中城第14大街和百老匯交匯口的聯合廣場公園及周圍街區是曼哈頓島上最受人們喜愛的地方之一,這裏彙集了紐約最可口的一批餐館、從古玩、圖書、運動器材到電器的零售商店、演出戲劇雜耍舞蹈音樂電影的劇院;這裏也集中了一些一流的醫學中心、大學和設計學校;這裏還號稱紐約的「創造走廊」(Creative Corridor),數千名攝影家、建築師、出版商、圖案設計師、以及無數的互聯網、公關、和廣告公司在這裏工作。具有歷史意義的聯合廣場公園更成了人們休閒的理想場所和形形色色的團體宣傳他們理念的舞台,被戲稱為紐約的「大雜貨店」。

    與其他團體的鼓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法輪功學員的平和和理性,他們平靜的向路人散發著介紹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故事的傳單和報紙,並耐心的向每一位好奇或疑惑的詢問者講述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象。而每一次的交談都可以引出一個有趣而又動人的故事。

    李女士上個週六遇到了一位已經都市化了的美國土著,告訴她法輪功學員因為煉習打坐而在中國被警察毆打和關入勞改營,這位前印第安酋長的女兒馬上從李女士手上要過一沓傳單說:「我幫你發!」

    羅絲(Rose),一位來自俄亥俄州的中學教師,在聯合廣場向一群遊人教授法輪功功法,其中一名婦女興奮的說:「我找到了!我找到了!」這名激動的秘魯婦女告訴羅絲她的一個夢。大約兩個星期前的一天晚上,她夢到她的姪女告訴她自己病了,要煉五套功法。這位婦女百思不解,不明白這五套功法到底是甚麼?第二天,她打電話給姪女,發現姪女果然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她問姪女五套功法是甚麼意思,姪女說不知道。幾天以後她來到了紐約,當她走在四十二大街時,一位法輪功學員遞給她一份法輪功報紙,並用有限的英語說:「五套功法。」 這位婦女又驚又喜,驚的是世上真有奇蹟出現,喜的是她終於找到了這個五套功法。

    對於某些西方人來說,穿著黃色T恤衫的西方學員在聯合廣場上發傳單對他們的震驚可能不亞於酷刑展。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教授露西亞(Lucia)曾碰到有的人對她驚呼:「怎麼還有白人法輪功?」讓露西亞高興的是,她又獲得了一個機會向自己的同胞介紹法輪功如何神奇般的治好了折磨她多年的背痛,以及法輪功如何徹底改變了她。不僅法輪功早已躍出了中國人的範圍從而走向了世界,而且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已經越過了中國的國界,影響著世界上的每一個民族。

    中西方學員已經在聯合廣場經歷了夏日的酷暑和中秋的涼爽,曼哈頓的人們也已經習慣看到這一群群黃衫天使的身影。一次次目光的接觸、一張張傳單的散發、一場場傾心的交談,正靜靜的把法輪功的美好和在中國被迫害的真象傳給曼哈頓人,再由他們由這個世界之都傳向全世界。


    紐約曼哈頓在變,紐約人在覺醒

    文/荷蘭學員

    這次利用出差前的一週時間和來自德國的同修一起來到了紐約曼哈頓講真象。這一週紐約是秋高氣爽,陽光明媚。

    這已是我第四次來紐約了。以前對紐約曼哈頓的印象是高樓大廈林立、商業氣息濃、節奏快、遊人多、路人大多麻木冷淡。然而通過來紐約曼哈頓的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們一個多月的講真象,這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曼哈頓在從沉睡中驚醒。人們被酷刑展的場景、法輪功真象展板、學員們手舉的真象圖板所震撼;人們開始詢問、了解、譴責這場最邪惡的迫害;人們開始對我們的正義之舉表示支持。下面略舉幾個例子。

    在我們參加「勇氣長城」活動時,一位美國人在我們手舉的真象圖板和寫有英文的「幫助停止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橫幅前停留了很久,最後他對我們說:我想要這個橫幅,我要去北京,我要給那裏的人看。我們告訴他,這樣做對他是很危險的。但他還是執意要這個橫幅。大家經過商量最後把橫幅送給了這位美國人。

    一次我們在一個小店買水果,店主人正在撥電話,當她看到我們身穿黃色的T恤衫手裏拿著法輪功真象報紙時,馬上對她的雇員(好像是個中國人)說:你知道嗎?他們是煉法輪功的。你知道在中國迫害法輪功的事嗎?那位雇員說不知道。於是這位店主人開始給她的這位雇員講法輪功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這時我們趕快把手裏真象材料送給了她的雇員。在我們後面排隊的一位美國婦女馬上把手伸過來說:也給我一份材料好嗎?我們趕忙把真象報紙遞給了她。當時我們深受鼓舞。為有這樣多的紐約人想了解真象,並在了解真象後還幫助我們向別人講真象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許多學員住在離曼哈頓時代廣場很近的一個旅館。在街角處有幾個攤位。攤主之一是個中國人。他在那裏用彩墨給遊客寫名字。通過過往的法輪功學員講真象,使他對法輪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於是他用中英文兩種文字寫了:法輪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並懸掛在他的畫板前。從早到晚在那裏經過的行人都能看到。

    有一天我們穿便裝路過42街上的一個攤位時,攤主對我們說:你們是中國人嗎?我們回答:是。他說:你們千萬不要回到中國去,請看這裏正在發生著迫害。說著就把法輪功學員給他的真象報紙給我們看。

    有一次我們舉著寫著「幫助停止在中國的迫害」的真象圖板走在紐約市政廳的公園附近,這時從我們身後走過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女士向舉真象圖板的德國同修說:請問,你會說英語嗎?同修指著我說,她會。那位女士又轉過身來問我:你會英語嗎?我回答她:會一點點。她接著說:我看過你們的真象資料。我怎麼樣做才能幫助你們停止這場迫害呢?我用自己有限的英語回答她:請告訴所有的人。讓他們都了解這場迫害。你也可以給有關人士寫信。那位女士一邊點頭一邊說:好。我知道了,我會做的。

    百老匯32街附近有許多韓國人和日本人經常路過那裏。酷刑展的最初幾天,這些人多數都是面無表情走過這裏,也不願接法輪功真象資料。也是在我們離開紐約的最後兩天,越來越多的韓國人和日本人駐足在我們的真人模擬酷刑展或真象展板前觀看。他們也開始接我們的真象資料。還有一次兩個商人模樣的韓國人見我在發真象資料,其中一人指著我對另外一人說:看,法輪功。然後他走過來對我用英語說:「I support Falun Gong(我支持法輪功)。」我用英語回答說:「謝謝你。」


    紐約行

    文/德州奧斯汀大法學員

    上個週末,我終於如願以償的和幾位同修來到紐約。我站在車水馬龍的華爾街道旁,開始了在曼哈頓講真象的歷程。我手中抱著一疊真象資料,另一隻手則忙碌的把資料遞給過往的行人。此時正值午飯時間,來往的人潮真是多,一波接一波的從未停止。人們大都很匆忙,有些人顯得冷漠。可是我並沒有太介意,反而我的正念更強。我清楚這趟紐約之行是要把法輪大法的慈悲帶給這裏的眾生,我有信心做好。

    可是在幾個星期前,我並不是這麼有信心的。在8月初的時候,我就想到紐約來,可是卻猶豫不決。我不確定我到紐約能做甚麼,也懷疑我是否能做好,尤其是在大街上發傳單及講真象的事一直不是我這種「臉皮薄」的人的專長。紐約的環境我也不熟悉,再加上我現在的工作也越來越忙碌,就在這舉棋不定之間,轉眼間個把月就過去了。我終於警覺到下定決心的重要,尤其在這關鍵的時刻,時機一過就不會再來。剛好最近還有同修也要到紐約,我就決定與他們一起去。一旦下了決心,所有的阻擾都迎刃而解,我終於踏上了赴紐約的征程。

    * 打開環境

    第一天我們是在華爾街附近的街道發資料。人很多,開始的時候接資料的人卻不多。我注意到其他街角的同修發資料的效果都比我好,於是我開始改進我發資料的技巧。我試著改變不同的地點及方向去發,慢慢的領悟到一些竅門。例如站在人群的右側,因人們習慣用右手來接,效果就會好些。我發現目光接觸是最有效的,再加上跟他們說「Hello (你好)!」,「你好嗎?」「你從哪兒來?」親切的打招呼,都能引起人們的注意。很多人都會接資料,或禮貌的說他已有一份了。還有些人會主動的與我交談,或問一些問題,像「這場迫害是真的嗎?」「我能為你們做甚麼?」之類的話。一旦有了接觸,我發現大多數人都是很友善的。真象資料也一份又一份的從我手中出去。每當看到有東方面孔出現時,我會特別的關照,因為他們可能是需要了解真象的中國人。我都會儘量的去捕捉他們的眼神,並且親切的問候他們。

    * 酷刑展

    我們的資料點旁邊都有酷刑展,一旁還有大法弟子在展示功法。酷刑展在人群中所展現出來的震撼力是相當大的,遠遠的就能吸引人們的注意。這個時候正是發資料及講清真象最好的時機。

    由於酷刑展需要人手幫忙,讓我有機會也客串了一下惡警的角色,戴上警帽穿上黑制服,手裏拿著警棍站在老虎凳旁邊,模擬中國惡警對大法弟子實施酷刑的樣子。我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那兒,這也讓我有機會去觀察過往行人的反應。有的驚恐,有的流露出不忍及同情的表情,有的仔細的看著展板上的說明,想明白更多。我也看到同修們忙碌的在發資料及親切的解說,整個的畫面是很感人的。

    我發現扮惡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是指靜靜的站上一兩個小時不動,我的腿已經感到不舒服。從我這邊看過去,另一位扮「惡警」的學員更受力,他要一直舉著手臂做出打人的惡狀。這令我非常佩服那位坐在老虎凳上的老先生及關在籠子裏的老太太,他們坐在那兒或蹲在狹小的籠子裏已經好久了,可以說是非常辛苦的。有同修不停的過來問候他們累不累,但這些老先生老太太都說不累,還要堅持下去。

    當接送我的同修送我到機場時,他問我此行有甚麼收穫。我想想,紐約行這麼多的人與事,件件都觸動著我的心靈,我的收穫簡直太大了。我感謝同修給我的幫助,真心的謝謝他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