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迫害大法弟子祝霞的主謀何元富曝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0日】何元富,男,成都市光榮小區惡人,迫害成都大法弟子祝霞的主謀,慣用欺騙、恐嚇等無賴流氓手段殘害善良百姓。2003年4月30日何元富等惡徒為了監視祝霞,以解決工作的名義叫祝霞到居委會老年活動中心收費,剛被洗腦班放回家不久的祝霞因身體還很虛弱就推辭了。可是惡徒的毒計並沒有因為祝霞身體不好就此罷手。5月14日上午,何元富派人查探祝霞的情況,下午何元富指使丁衛(男,610辦,迫害祝霞的惡徒之一)叫祝霞到光榮菜市場收費。祝霞考慮到孩子幼小,父母年邁,便於5月16日去上班。6月8日星期天丁衛派暗探江志蘋(女,原居委會副主任,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到祝霞家打探祝家情況。6月9日星期一,祝霞本應中午12:00下班回家,可是那天卻耽誤了很久,快14:00了才回家。祝霞說是辦事處叫她去郫縣有事,未去成,走了一段又回來了。祝霞匆匆吃了點東西就上班去了。祝霞剛走,居委會副主任王停萬到祝家說:「菜市場打電話給派出所巫戶籍,說祝霞未去上班,巫戶籍叫我來一趟。」得知祝霞已去上班,王主任仍不放心,他到菜市場去落實,見祝霞在上班才回去,自此祝霞失蹤了。

第二天,祝霞母親向所有單位報案。菜市場負責人余娟(女,何元富之妻,參與綁架祝霞)對祝母說:「下午祝霞來了一會兒就走了,我以為她上廁所。」祝母說:「祝霞在你單位上班時失蹤的,你有責任幫我找人。」(平時祝霞只要離開一步,余娟就派人跟蹤,上竄下跳整人。)祝母找居委會王主任,王主任只打了一個電話給何元富說:「祝霞不在了,你幫著找一下。」祝母到光榮小區派出所向應樊所長報案,應所長推說:「巫戶籍請假休息,上班再說祝霞的事。」

祝霞失蹤後,祝母四處打聽消息,其父思女心切有病倒在床,可憐的小孫子天天哭著要媽媽。一週後,祝母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原來祝霞失蹤是何元富等人策劃的一場陰謀。他們知道祝母老家在郫縣,哥嫂、弟弟等親戚也在郫縣,祝霞曾在郫縣讀初中,認識一些當地人。為了邀功領賞,想通過祝霞抓捕更多的大法弟子。於是在6月9日那天,何元富等人騙祝霞說是讓她到郫縣去辦事。)祝母得知此消息後,便又去找何、丁要人,丁衛聽了吃驚,何元富聽了,惡狠狠地說:「我的話就是聖旨,一切由我說了算。」

7月15日突然派出所巫戶籍電話告知祝霞在外地「作案」被抓。祝母說祝霞明明是6月9日被騙去抓捕的,怎麼可能在一個多月後能去外地呢?巫戶籍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是對方打來的電話,沒留地址、單位。」這又是何元富耍的花招。祝母去找何、丁給祝霞帶衣服。直到8月29日,祝母說無法找到祝霞被關押的地方,只有麻煩何主任幫忙給祝霞帶衣服去,何元富嫌祝母麻煩,於是順口說道;「對了,免得你天天跑。」事後何感覺自己說漏了馬腳。9月10日,他和丁衛又都說找不到祝霞關押的地方,並將責任推給派出所,說他們是執法機關,便於找人。

9月16日祝霞父親在病床上突然接到電話說祝霞在法制中心學習班(實質是成都市在新津辦的洗腦班,用各種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強迫人放棄信仰的法西斯集中營)。祝母回家後給洗腦班打電話,接電話的人說:「祝霞很頑固,又不吃飯,身體極度虛弱。但我有辦法叫她吃飯。」就掛斷了。得知女兒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祝母急忙將此事告訴派出所應所長,應所長說:「既然找到祝霞,還是叫何元富去送衣服。」祝母又將地方告訴何元富,何卻找藉口推脫不去。背地裏採用卑鄙邪惡的手段,用吃喝玩樂等方式拉攏新津洗腦班的管教,叫他們按照他的意思整祝霞:不准祝霞的親人去看望祝霞,凡是祝家打的電話就統一口徑說祝霞的事情找當地政府,即使要找管教談話也要經領導研究批准,才能回話。

就這樣祝霞又被關了半年多了。2003年10月31日終於接到祝霞的電話,她說話聲音非常微弱,很吃力才能說出一句話,從她的聲音能夠知道她的生命已經處在危險中了。

直到現在祝霞仍被關押在新津洗腦班遭受迫害。

這就是何元富一夥,在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指令下殘害善良老百姓的事實。請善良的人們關注此事,給予祝霞和祝家道義上的支持。

惡人電話:
何元富辦公室電話:028-87660510
小靈通:028-89826007
丁衛辦公室電話:028-87660283
小靈通:028-88083533
余娟辦公室電話:028-87642546
派出所所長應樊小靈通:028-88151930
戶籍警巫志強小靈通:028-88196133
金榮巷居委會電話:028-87649264
新津洗腦班總機:028-82461088分機電話:82461166
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電話:0832-5212600
埌塘縣縣委書記楊克寧辦公室電話:0837-2378306
手機:13909049976
埌塘縣委辦公室電話:0837-2378201
埌塘縣文教局電話:0837-237822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