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法弟子祝霞受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0日】祝霞,一個年輕活潑的女性,家住成都市光榮小區。99年後,祝霞僅僅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為大法講幾句公道話而多次遭受殘酷迫害。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新津洗腦班。

2000年元旦,祝霞懷著身孕與愛人王仕林(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申訴法輪大法的冤屈。王仕林被非法勞教1年,出獄後,為向善良的人講清法輪功真相兩度被非法關押,至今仍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遭受迫害。祝霞懷著小孩,仍被軟禁在阿壩州老家十餘天後才放回。

剛回成都光榮小區的住處,祝霞就被非法監管。光榮派出所讓戶籍李紅叫祝霞每天坐在派出所的值班室,從早上9點到下午6點,中午不准回家吃飯,除解便外,不准走動。知道這事的人說:大人不吃飯,肚子裏的小孩要吃飯啊。半個月後,杜所長才讓祝霞回家吃午飯。到了春節也不讓她回家,家裏只剩下文革時遭受迫害患精神病和肺心病的老父親獨自在家過春節。直到祝霞生小孩前一個月,派出所才同意回家,回家後,派出所沒有任何手續仍對祝霞母女進行監管,派出所不定時點名,出去買菜也要在電話中補假。

每逢春節、元旦等節假日等所謂敏感日期,別人都在歡天喜地過節、放假。祝霞一家卻在遭受迫害。每到這時,派出所就會來到家裏無端地要祝霞和母親寫不修煉的保證。金牛區「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機構)會舉辦「洗腦班」(非法強迫修煉者放棄信仰的監禁場所),強制灌輸報紙、電視、書籍中一面之辭的謊言,強迫修煉人看、聽,其目的是強制性地改變他(她)們的信仰,甚至威脅不放棄信仰就送勞教所。祝霞媽媽因為不寫保證就被送洗腦班兩次,共幾個月時間。祝霞生小孩才20多天,還在坐月子,光榮派出所杜所長、戶籍李紅迫不及待地到祝霞家來,不但沒有絲毫關心,還非法叫祝霞放棄信仰,甚至威脅:如果不寫就把小孩送福利院。此後,派出所又費盡心機想要將祝霞母女帶走,讓把重病的老父親送到阿壩州的小女兒處,遭到祝霞一家的強烈反抗,才沒有得逞。

2001年元旦,祝霞帶著8個月的小嬰兒到北京講大法真相,惡警用皮鞭打得小孩慘叫。祝霞被從北京非法押回光榮派出所。每天派出所用盡各種方法試圖強迫祝霞放棄信仰。光榮轄區610辦公室何元富安排了各種方式進行非法監視:祝霞出門有多人跟蹤,甚至跟到祝霞母親家。節假日、敏感日期,前門警車堵,後門有人守。

2001年3月初,辦事處又要祝霞參加洗腦班,祝霞為避免再次遭受迫害,不得已離家出走。4月初的一天深夜因出門撕毀污衊大法的標語,被派出所非法刑事拘留,拘留所拒收正在哺乳期的祝霞,戶籍李紅強迫對方收也未得逞。不得已,派出所只好把祝霞送回家,但仍派二、三十人非法看守。祝霞一家人受到如此迫害,仍善待監管人員,每天準備好兩瓶開水,凳子,告訴他們大法真相。小孩剛滿1歲,祝霞就被逮捕。

祝霞在寧夏街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的4個月中,就有1個月被強迫戴手銬、腳鐐,手和腳都腫得極大。光榮轄區610辦公室何元富給祝霞準備了送勞改的材料,經調查與事實出入很大,所謂祝霞與國外有聯繫也屬子虛烏有,結果由於證據不足,又非法改判為1年零6個月的勞教。

祝霞被轉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後,她母親多次找何元富轉交給祝霞的衣服、錢,何每次都找理由推諉,愚弄老人家,讓老人白跑路。例如:2002年7月中旬一星期五上午,何說下週一去看祝霞,下午就派人來說他下週要開幾天會,去不成,下週二,老人家再去,卻看見他坐在辦公室根本沒去開會。

祝霞在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更是受到非人的待遇。據從勞教所出來的目擊證人講:從2002年5月起,勞教所為逼祝霞放棄信仰就採用法西斯刑法折磨祝霞。迫害手段之慘烈,即使描述出來我們也無法深刻體會受害人所承受的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以下僅舉幾例,讓我們看看江××宣稱人權最好時期勞教所中的酷刑。

例如:1.勞教所七中隊隊長張小芳指使2名吸毒犯把祝霞的嘴用爛髒布塞緊,弄到沙石地上拖,拖到監控器位置時就放開又說又笑(怕被監控器看到),過了監控器又拖,這批人累了換下一批人接著拖。拖得祝霞的背部、臀部、腿滿是沙石,血肉模糊。張小芳見人不行了還不罷休,又換一種方式折磨,叫十幾名猶大一湧而上,扯頭髮的、吐口痰的、扯腳、扯手的、騎在身上打的,邊打邊罵都搞累了才算完。此時,祝霞已無法站立。張小芳就叫醫生來挑沙石,根本無法挑出來,還要叫祝霞自己付高額醫藥費。2.張小芳指使吸毒人員在地上放長條凳,凳上放磚,讓祝霞坐上去,又在雙腿上放磚,然後坐上人在上面來回搖擺,把嘴塞緊以防慘叫聲被人聽到。3.經常抓住祝霞的頭髮將頭往牆上碰,邊碰邊罵:「碰死你,碰死你,甩在山溝裏無人知道,把你碰成腦震盪,碰成瘋子!」它自己碰累了就換吸毒人員來接著碰。有一次,張小芳打祝霞把手鐲碰斷,說是祝霞折斷的,差點叫祝霞賠。4.常見的折磨手段有:不准大小便、洗澡、洗漱、洗衣,月經來了不准換紙,讓其他人故意在這些方面進行羞辱、謾罵。夏天曬烈日,冬天挨凍。每天只睡5個小時,或有時不准睡,站著面壁。白天整天坐軍姿,不准眨眼,張小芳經常在祝霞面前晃,指使猶大找藉口折磨祝霞,只要祝霞動一下不是打罵就是扯住頭髮碰牆。管教為讓猶大賣力地打,說:不用力打就是假轉化,就是沒和黨中央保持一致。有時,祝霞聽外面的同修被打得慘叫,衝出去制止,抓回來被用同樣的辦法來折磨她。如果絕食就更是殘酷迫害。

2002年10月27日,祝霞被非法勞教期滿,祝霞母親四處打聽被告知11月20日回家。到期後老人家去光榮轄區610辦公室,何元富等人先以祝霞不服管教為由,說勞教所不放,以此為超期非法關押找藉口欺騙老人,後又以工作忙為由推諉不去接祝霞。2002年12月30日晚,祝霞母親接到郫縣洗腦班消息說祝霞在郫縣,第二天,老人找何,何堅決否認,說是造謠。幾個月來,一直否認,直到春節前,何才承認祝霞被送到郫縣。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何不得不答應老人去看祝霞,多次與老人約時間又多次找理由推諉。直至2月22日,也就是非法勞教期滿後4個月,老人家才在洗腦班與祝霞見面。原來120斤體重的祝霞已皮包骨頭,不成人形。何說到3月18日,再接祝霞回去。為達到監控祝霞的目的,何先已安排了祝霞到老年活動中心收費。

祝霞回家後,家人才得知,洗腦班逼祝霞承認何元富報祝霞勞改時的材料,多次逼祝霞寫「保證」,威脅說否則永遠關在洗腦班。

四年來,祝霞全家都被以光榮轄區610辦公室何元富為首的一夥惡人愚弄。何說,對法輪功的人就要說假話。它自己幹的壞事全往上推,後來,在祝霞、區610辦公室、何三方對質時,何才承認是自己把祝霞送洗腦班。何在郫縣時對祝霞說:「為你我都花了兩萬多元了。」何為甚麼要在祝霞身上花這麼多錢?居然敢在祝霞身上「投資」兩萬多,不知何要得到多豐厚的回報才有這樣大的膽子?這筆資金是誰出的?又是誰許諾給何這樣大的回報?何為何有這樣大的權力想把人關多久就關多久,想怎樣整人就怎樣整人?偌大的中國又有多少像何這樣的「投資者」?又有多少像祝霞這樣無辜受害的善良普通百姓?多少這樣的受害家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