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本溪威寧勞教院和瀋陽馬三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5日】99年「7.20」,迫害一開始,本溪市溪湖區火連寨派出所的惡警張志猛等就多次去我家騷擾,用車拉著我去拘留所繞一圈,企圖恐嚇我,讓我放棄修煉。他們這種不法行為嚴重地干擾了我和我家人的正常生活。

那時我修大法三年,也是受益者,我知道大法好!師父好!在世人受矇蔽的時候,我有權利和責任向國家、向政府反映情況,澄清事實,也有權利去維護大法的尊嚴。為了證實大法,為了受矇蔽的人們得知真相,為了儘快結束這場迫害,還數千萬大法弟子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我於99年10月19日去北京上訪,希望政府能從正面了解法輪功修煉的實質,給我們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

沒想到到北京後就被警察和便衣非法抓捕送往北京東城拘留所關押。10月31日被當地火連寨派出所、鎮、村等人劫回送彩北大白樓看守所非法關押。在這裏,我們每天遭受非人的待遇和超極限的勞動。我們抗議這種非法的關押和非人的虐待,集體絕食絕水,被惡警和犯人強行灌食。11月19日,由辦案惡警張志猛非法判我三年勞教,送往本溪市勞動教養院(威寧教養院)。在教養院裏,惡警不讓煉功,不讓說話,用盡各種手段、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我們煉功,惡警就強迫我們早上4點,在零下28度的低溫天氣雪地裏凍著,大法弟子有的手被凍破了,耳朵凍出泡了,手脫掉一層皮,已屢見不鮮。就是這樣,惡警還不放過我們,還用電棍電、飛人、跑500圈、手按地蹶著、有的大法弟子還被送進了抻房。惡警乘機恐嚇我們,叫我們認錯,說不煉了,可是這是不能說,不能承認的。在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下,堅定的大法弟子艱難地闖過了86個日日夜夜。

2000年2月15日,我們被非法押送至瀋陽馬三家教養院。表面文明籠罩下的馬三家教養院到處都是誣蔑師父、誹謗大法的東西,造假的錄像每天必放,污言穢語比比皆是。在編造的鬼話欺騙下,惡警又利用各種手段恐怖恫嚇,精神控制加上強制性洗腦。在高壓下,有的學員違心寫了「三書」,我也走了彎路,後來我又清醒了,明白錯了。看到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在各種酷刑的折磨下堅修大法不動搖,證實著大法,維護著大法的堅強意志和偉大壯舉,深深地震撼了我。

在惡警邱萍、蘇境的指使下,大法弟子鄒桂榮、蘇菊珍被殘酷地折磨。猶大把蘇菊珍的頭按到褲襠裏,用毛巾把嘴堵上不讓出聲,然後用針扎她手指尖,三根電棍電,殘不忍睹。惡警和猶大強制大法弟子鄒桂榮半蹲著,手和肩伸平,低一點就是頓暴打,五天五夜不讓吃東西,不讓睡覺。惡人看蘇菊珍、鄒桂榮沒有屈服,又把她們送瀋陽××地下醫院藥物折磨,最終也沒有使蘇菊珍、鄒桂榮放棄修煉。師父的教導和同修的堅強意志鼓舞了我,使我又重新站了出來,堅修大法、證實大法的信心倍增,我又被惡警、猶大嚴管一個月,三天三夜不讓睡覺,在走廊裏蹶著,惡徒搞車輪戰術,輪番的打我罵我,電棍電等,天天如此,但我心中只有一念,堅信師父沒有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終於堅定地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