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回顧:佛光照亮我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編者按:法輪大法於1992年5月在長春公開傳出,為甚麼短短七年時間內就吸引了一億學煉者?除了繼續發表正法修煉時期的修煉體會和見證文章之外,本網站還將陸續刊登1999年7月鎮壓開始之前大陸法輪功學員寫下的部份修煉心得體會。無論這些學員現在身在哪裏、是否安康,他們當年和平時期的修煉經歷和體會文章都不失為一段歷史的真實記載和見證。

* * * * * * *

我家住武漢市,今年五十二歲,學法輪大法已經兩年了。在修煉中我體會到,身體上的病業受點痛苦,忍一忍,咬咬牙,一般來說還容易消,也比較好過去,而在心靈上的考驗是很難過的。

有這樣一件事情一直壓在我心上。由於我的脾氣壞,爭強好勝,常常為了一點說不上嘴的小事與丈夫吵起來。吵架時,他嗓子高,我比他更高;他火氣大,我比他更大;他罵的兇,我比他更兇。我從來也沒有輸給他。這樣爭來鬥去,結果在十三年前造成一家人分成了兩派,他和大女兒是一派,我和兒子、小女兒又是一派,三室一廳的住房一分為二,他住前房,我和小女兒住後房,兒子另住一間;一個陽台被牆隔開,兩派各一半;吃飯各自起伙,各花各的錢,各做各的飯。有一次兒子和父親打架,打的滿地打滾,把屋子裏的東西摔的橫七豎八。就這樣夫妻之間、父子之間、母女之間、父女之間成了水火不相容的冤家對頭。十幾年來,這件事就像一塊石頭壓在我的心上,尤其煉功之後,總感到這一心病不去掉,家庭矛盾不解決,就會直接影響我的修煉。通過學法,我開始悟到這事有一定的因緣關係,也許是我前世欠他的債。

去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大女兒下班回家,為一點小事我說了她幾句,她不但不接受,反而暴跳如雷,說:「爸爸跟你離婚,多次要你滾,你老不要臉,硬是呆在這裏不滾……」她邊罵邊拿菜刀在桌子上拍,揚言把我殺掉。這時,我心裏忍不住了。我說:「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如今你卻要把我趕出家門,還要殺我!」我要和她拼了,我就打了她。那天,我丈夫也在家,可他不但不制止大女兒,當我要求女兒道歉時,他反而袒護說:「我們杜家沒有賠禮的習慣!」攔著我,不讓打。緊接著,兒子,小女兒也來幫我,一家五口,打成一團。我當時想:大女兒過去從來沒有這樣罵過我,她之所以有這樣的膽子,是丈夫支持她的結果,也是我倆關係不好造成的。樓上樓下的鄰居聽到吵鬧打罵聲都來了,他們說的說,勸的勸,看的看,屋裏屋外,亂成一片。

不知為甚麼,這亂哄哄的場面反倒使我清醒起來:再這樣鬧下去,怎麼收場啊!別人會怎樣看待我,議論我?要知道,我是一個煉功人哪!以往發生矛盾,我總是向外求,怪對方不好,這符合大法的要求嗎?大法一再要求我們向內求、向內找。這個家搞成這個樣子,我是有責任的。想到這裏,我也不考慮自己面子不面子的,就當眾向丈夫跪了下來,我邊哭邊說:「從現在開始我再也不跟你鬧了,以前的事,過去也就過去了,我再也不跟你鬧了。」我的兒子和小女兒見我這個樣子,也哭了起來,同時也向他爸爸承認了錯誤,說以前有錯的地方請爸爸原諒!接著我把丈夫叫到兒子房裏進一步談心交心。我說:「過去的事都讓它過去,不要再提了,都是我的錯……」我倆一直談到深夜兩點半鐘。然而十三年的矛盾絕不是通過一兩次談話就可以解決好的。

第二天我從煉功點回來,小女兒見了我就說:「媽媽,你不覺的昨天發生的事來的很突然嗎?姐姐從來沒有這樣罵過你,而且還拿菜刀要殺我們,樣子又是那麼兇,我看可能是李老師來考驗你的,看你能不能忍?」這時我猛然想起李老師的話:「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轉法輪》)我想,小女兒又沒有煉功,她怎麼會說出這些話來呢?啊!也許是李老師在考驗我的心性,借小女兒之口點化我。我為甚麼還不悟,為甚麼守不住心性呢?我難過的哭了。

我決心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一定要和丈夫和好,使子女們有一個安定祥和的家。兒子和小女兒也很支持我這一想法。第三天早上,兒子把他和爸爸之間的陽台隔牆拆掉了,小女兒也把她爸爸床上用品洗的乾乾淨淨。我正在打掃丈夫的房間,他回來了。一進門,不問青紅皂白的就是一個耳光打在我的臉上,還罵:「不要臉的,誰跟你和好呀?!」要是以前我早就和他幹了起來,現在我是煉功人了,要按照老師教導的去做,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看我不還手,就跑到陽台上大聲的罵我,罵的四周鄰居們都聽到了。正如李老師所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他罵些很難聽的話,句句刺激著我的心靈,他的罵聲傳到鄰居當中,聲聲都在敗壞我的名聲。幸虧我有大法在心,我要用大法的法理來指導我的思想與行動,我心裏只想到「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我感到昨天當眾給丈夫下跪,是委屈求全之舉,實質上還是常人之忍。想到這裏,任憑他怎麼罵,也不管他罵聲有多大,罵的多難聽,我都忍了。因為我認識到這是我自己造下的業債,應由自己承受痛苦,把業債還掉。否則師父給我設的關過不去,我的心性也提高不上來。如果我還像過去那樣與他扯皮吵架,那我就不是個修煉者了。見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感到很吃驚。慢慢的他的火氣也降了下來,就到單位上班去了。晚上回來,他又罵了很多難聽的話,我還是忍住了,沒動氣。最後他說:「你是不是脫胎換骨了,怎麼變了一個人了?」我說:「是的,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要做到「真善忍」。」他看我真的變了,真的忍了,沉思了一下,他翹起了大拇指說:「我真是服了你們法輪功了。」就這樣,我們十三年來的矛盾,在常人社會任何力量都無法解決的情況下,在法輪佛法的威德下化解了。

現在我們一家人從新在一起生活了,一起開伙,一起吃飯。從不叫爸爸的兒子,親親熱熱的叫爸爸了,小女兒熱菜做飯等她爸爸回來吃飯。我終於有了一個安定祥和的家了。更可喜的是,我丈夫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好,兒子、小女兒也走上了修煉之路。是法輪佛法改變了我這個人,也改變了我這個家。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佛光照亮了我的心,也照亮了我的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